您现在的位置:万联网> 资讯中心> 天下大势 > 专家观点 > 转型升级,刻不容缓——香港贸易及物流业之探讨(上) > 正文

转型升级,刻不容缓——香港贸易及物流业之探讨(上)

【万联导读】香港传统的贸易及物流模式存在弊端,增值不高,容易被替代;加上货源地发生转移、传统市场增长不足、来自周边城市的竞争等因素,使香港的中介地位不断减弱,企业经营环境转差,盈利空间亦开始收窄;故需要积极探索新商业模式应对未来挑战

  (2016年11月)贸易及物流业对香港经济及就业举足轻重。然而,无论是转口、转运还是离岸贸易模式,香港在大多数货物的供应链上的介入不深,带来的增值并不高;加上越来越多货源从生产地直接付运、传统市场增长不足、来自周边城市的竞争、自身设施不足等因素,香港在贸易和物流方面的中介地位不断减弱,企业经营环境转差。更重要的是,跨境电子商务的浪潮席卷全球,正对传统商贸模式带来颠覆性挑战。对香港贸易及物流业而言,探索新商业模式和新经营领域,推动行业转型升级,已刻不容缓。   

  贸易及物流业对香港经济举足轻重

  贸易及物流业是香港四大支柱之中最大的行业,2013年占香港GDP23.9%及就业人数的20.6%。目前,香港共有逾10万间进出口贸易公司,大多为中小型企业,共僱用约48万名员工;物流企业亦有逾万间,共僱用逾18万名员工。

  由于香港几乎没有制造业,本地产品出口极少,本地消费市场亦不大,因此一直扮演转口港的角色。对大部分经香港流通的货物而言,香港既非货源地,亦非目的地,而是作为货物流通的一个中间环节。

  香港地方小、成本高;货物之所以选择经香港流通,端赖货物流经香港时所遇到的摩擦阻力最小、通达性最好、服务齐全及优质,可以协助企业降低整体流通成本、提升货物的流通效率。这一优势,使香港得以成为亚太地区的贸易和物流枢纽。

  而货物经香港进行流通,亦为香港带来金融、工商业服务等多种服务需求,带动其他产业的发展。可见,贸易及物流业对香港经济和就业举足轻重。

  贸易及物流业近年出现就业萎缩

  然而,香港的贸易及物流业近年正面临严峻的挑战。2001至2013这12年间,贸易及物流业的增加值年均增长率低于总体GDP的年均增长率;更重要的是,该行业的就业在这12年间完全没有增长,导致其在总体就业中的比例从23.4%下降到20.6%。尤其2008-2013年这五年间,贸易及物流业的就业人数减少了5.3万人,出现就业萎缩的情形。

  在香港的四大支柱产业中,我们可初略地将金融视为高增值产业,旅游视为低增值产业,贸易及物流、工商业服务则属于中等增值产业,是香港的产业结构的中坚,为香港贡献了不少中层就业岗位。贸易及物流业在过去几年出现就业萎缩,无疑直接导致了香港中产阶层的萎缩,收窄了年轻人向上流动的渠道。   

  贸易及物流业面临多方面挑战

  深入分析,可以看到香港贸易、物流业正面对多方面的挑战。

  其一,香港的贸易和物流模式存在缺陷。贸易和物流业依托实体经济而发展,而香港实体产业薄弱,本地生产极少,本身无货源,贸易及物流主要是依赖转口和转运。而在这两种模式下,产品流经香港时,在香港本地进行深加工或深度增值的活动很少,香港本地并未能深入参与产品的价值链中,为产品带来的增值有限,且容易被替代。

  尤其是转运活动,占香港港口吞吐量约70%,但货物仅仅是经过香港,完全不会在本地进行增值,对本地经济的贡献更少,却带来污染、航道拥挤等问题,并不值得大幅度鼓励。

  即使是转口贸易模式,不少货物事实上也仅仅是短暂在香港仓储或进行拼箱,增值不高。

  近年,亚太区运输基建不断完善,市场日趋开放,区内的经济体及城市越来越多直接开展贸易和运输,需要经第三方转口/转运的情况减少。与香港货源重叠度很高的珠三角城市,其港口、机场渐趋成熟,早可以在技术层面胜任很多流通的功能;不少城市在边境管理、海关手续等方面不断创新,对新技术的应用已超越香港,效率提升很快。加上这些城市贸易网络不断扩展、服务业日趋成熟,越来越多企业直接与海外开展对外贸易,很多货物不再需要借助香港机场、港口流通。

  而且,内地与周边国家签订了多个自由贸易协定,协定成员国之间直接付运能享有关税优惠,因此越来越多由香港企业作爲中介人的货物贸易从内地直接付运,香港进行的离岸贸易的模式正逐渐取代转口贸易。

  简单来说,离岸贸易的产品并非香港生产,亦不经香港转口,仅仅是贸易合约和单据经香港处理。据政府统计处的资料显示,香港离岸贸易总值在2008年已超越转口货值;2013年香港的离岸贸易总值达49,544亿港元,高于同期的转口贸易货值35,053亿港元。

  而在离岸贸易模式下,本地增值就更低,对产业、就业的带动作用也更少。2010年,离岸贸易当中的「商贸服务」涉及的毛利比率为6.1%,「与离岸交易有关的商品服务」涉及的佣金比率为5.5%,而同期转口毛利比率达15.9%。近年,离岸贸易毛利率更有进一步下降的趋势,企业利润率不断下降。

  其二,由于完全依赖中转,行业容易受外界的影响而大幅波动。2014年,香港本地产品出口只占总体出口的1.5%(新加坡本地货物出口占总出口的52.7%)。在货源方面,近年,内地制造业成本不断上升,全球生产基地有从内地向东南亚及其他地区转移的趋势。而香港的腹地主要集中在内地的珠三角地区,与周边、尤其是东盟国家制造业的联系不够紧密,货源出现萎缩的迹象。

  在市场方面,香港贸易商的传统销售市场集中在欧、美等发达国家,但这些传统市场自金融危机以来消费不景,直接影响贸易及物流业。

  其三,香港自身容量(capacity)的不足亦制约了行业的发展。以物流业为例,香港在过去10年仅仅增加了几个有规模的仓库,租金飙升,业界甚至存在有业务也无容量的情况。此外,大多数中小型企业依赖临时租用的仓库来运作,在土地长远用途不明确、租约不稳定的情况下,不敢做长远投资,只能沿用成本最低的原始模式运作,在今日的环境下难有竞争力。

  跨境电子商务崛起对传统商贸模式带来颠覆性风险

  然而,更重要的挑战,来自于跨境电子商务崛起对传统商贸模式带来的颠覆性风险。

  过去十多年,电子商务在全球、尤其在内地经历了爆发性的增长。2015年,内地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商市场,网购零售额接近6,000亿美元,比2014年上升了三至四成。

  同时,电子商务的热潮从内贸燃烧至了外贸,跨境电商(cross-bordere-commerce)成为全球热点。在进口电商方面,内地不断扩大的中产阶层藉助互联网平台(如天猫国际、亚马逊中国、京东全球购等)从全球购物,出现海外直邮和保税集货等进口电商模式;在出口方面,中国卖家亦通过Amazon、eBay、速卖通等电商平台,直接将产品卖给全球买家,出现了海外仓、跨境邮政小包等物流模式。

  据预计,到2017年,中国整体对外贸易中将有超过1/5是通过电子商务实现的。而中国是全球第一贸易大国,这一发展无疑将带来极其深远的影响。

  跨境电商发展的一个直接结果,可以视为贸易的「新中介化」:一方面,消费者和卖家在互联网平台上直接对接,传统贸易模式下的很多中间环节,包括出口商、进口商、分销商、甚至零售商,都被省略掉了;但同时,很多类似阿里巴巴、顺丰这样的「新中介」,在互联网经济的大潮中应运而生。

  根本上,在互联网平台上,跨境电商推动了新的全球化趋势的形成和演变,正从根本上颠覆传统的贸易和物流模式。

  马云在2015年的APEC峰会上提出了“eWTO”的概念,他指出,WTO及政府间的各种贸易协定基本上只有大企业才能享用;而在互联网平台上,中小企业正自己开拓出自己的跨境贸易渠道和网络;因此,未来应该在互联网平台上,由企业主导,签定eWTO协定,促进全球中小企业开展跨境电子商贸,推动新的全球化。

  姑且不论马云的eWTO建议是否可行,但互联网所推动的新「电子全球化」(e-globalization)浪潮已见雏形。

  而香港在电子商务方面一直处于落后,在新商业模式中的参与严重不足,未能充分争取到新经济模式下的货源。香港逾10万间贸易公司,过往一直扮演着内地或亚洲的生产基地与欧美品牌商和零售商之间的桥梁,在这种“新中介化”的趋势下,无疑面临被颠覆的危机,从而危及香港作为国际贸易、物流枢纽的角色。   

  贸易及物流业的升级及模式创新,刻不容缓

  总体而言,香港传统的贸易及物流模式存在弊端,增值不高,容易被替代;加上货源地发生转移、传统市场增长不足、来自周边城市的竞争、香港设施容量的限制等因素,使香港的中介地位不断减弱,企业经营环境转差,盈利空间亦开始收窄。

  更不可忽视的是,跨境电子商务的发展和「电子全球化」(e-globalization)的浪潮席卷全球,正对传统商贸模式带来颠覆性的挑战。香港若不积极探索新商业模式和新经营领域,贸易及物流这一的核心支柱产业在未来数年可能会面对危机。

  转型升级,已迫在眉睫。

  作者:利丰发展(中国)有限公司, 利丰研究中心副总裁 洪雯博士

上一篇:新角色、新模式、新领域——香港贸易及物流业之探讨(下)
下一篇:分享经济新玩法:“捡”辆单车骑走它!
万联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