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权过度分散制衡,供应商成了“公共草地”

供应链管理专栏 , 刘宝红 , 2016-11-28 , 浏览:7

  (2016年11月)有一次我访问一家大型本土企业,讨论供应商管理。我问,如果一个供应商的总体绩效出了问题,谁负责?答曰采购负责。采购这么多人,究竟是哪个采购负责?答曰采购的供应商管理部。再问:如果要落实到一个具体的职位、具体的人头上,哪是谁?答曰那就是xxx总。我说既然xxx是采购的老总,他当然得对采购的问题最终负责;但他就一个人,不可能管那么多供应商----他下面还有更具体的职位负责吗?答曰没有。为什么?这样的话这个人权力太大,容易造成腐败。

  原来如此。这就是为什么有些公司的供应商管理要"三权分立":质量归质量部门、技术归设计部门、寻源归寻源小组。有的公司甚至是四权、五权分立,比如为牵制寻源,设立一个核价组,寻源的专门找供应商,核价的专门谈价格、签合同。为了避免出现强权人物,或者强权职位,这几权之间互相制衡,“铁路警察,各管一段”,但不设总协调。公司这么做的良苦用心了,就是为了避免腐败。

  这看上去很完美,不是吗?其实未必。这样做的恶果有二:一是采购方没法形成合力,在博弈中容易被供应商各个击破,保证不了公司的应得利益;二是把供应商变成公司的公共草地,每个人都来索取,没有人维护,供应商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护,不得不通过非正常渠道找靠山,反倒系统地造成腐败。

  1968年,环境经济学家哈丁发表了《公共草地的悲剧》一文,阐述公共草地为什么长不好。因为公共草地归集体所有,人们毫无限制地在草地上放羊,人人都向草地索取,但因为是无主财产,所以没有人来维护,必然造成草地退化。或许有人会说,谁说没主人?这是国家的,公有的。要知道,公有制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人人都拥有,其实是人人都不拥有,就如人人都负责、人人都不负责一样。多权分立下,供应商就成了这样的公共草地。为了生存,作为公共草地的供应商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不做生意,要么找个后台。两种情况,都对采购方不利。

  先说不做生意。这主要适用于那些优质供应商,他们选择多,有资格淘汰劣质客户。结果是公司失去了优质的供应商。看看那些劣质公司,他们的优质供应商也少,这就是为什么了。劣质客户加劣质供应商,整条供应链就失去了竞争力。再说找后台。供应商为了避免成为公共草地,就通过非正常渠道在采购方找后台,这个过程本身就是腐败。这样的后台常常是技术人员或高层,在暗处,很难识别,很难监督,最大的腐败就是这样来的。

  这就是说,为防止腐败而进行的多权分立,恰恰是供应商有关腐败的根源。不信,你去查一下,看哪个多权分立的公司根治了采购腐败问题?

  那怎么办?很简单,就是给公共草地找个主人,即便是恶霸也比没主人好。比如一个恶霸占领了草地,坐地收钱,让来放羊的人都交点钱。作为草地的主人,这恶霸自然会考虑市场需求,制定适当的价格,让足够多的人来放羊,从而使他的收入最大化;为了长久维持收入,他自然会维护保养草地,这公共草地就绿起来了,给社会的效益反倒更大。退一万步,即便是恶霸管不好,草地退化了,这也没有更坏,公共草地的结局注定不就是这样嘛。现在你可能明白了,对于所谓的国有财产流失,其实根本上是个伪命题,是一帮既得利益者的托词----不管流失到多糟糕的人手里,只要有个主人,都比掌握在那些国营企业手里产生的社会价值大----捏在国企手上,最终就是一堆废铜烂铁。

  放在供应商管理上,就是设置专门的职位,对内负责协调各职能,对外代表公司维护与供应商的关系。在北美的企业里,商品经理、供应商业务经理、供应商关系经理就是这样的职位。这样做的好处是多方面的。一方面,供应商的合理需求有专人负责,背地里找靠山的情况就减少,客观上减少了腐败;另一方面,这个职位利于公司内各职能形成合力,一致对外,保护公司的应得利益----这对管理强势供应商尤其重要----强势供应商难于管理,一大原因就是技术、质量和采购形不成合力,让供应商各个击破。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职位的权力过大怎么办?我的个人看法是,权力大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约束的权力----没有约束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而这约束呢,就得从供应商的寻源与绩效管理体系说起,详细内容可以参见我的另一篇文章《根治采购腐败:光有分权还不够》。另外,以合法的方式把这个职位确立起来,出于避嫌,这个职位反倒会更加小心,努力维持公正,客观上也减少了腐败。这就如小时候上学,聪明的老师往往把捣蛋鬼任命为班长。一旦成了班长,捣蛋鬼们反倒不捣蛋了,事事争先,把才能用在管理班级上。相反,在没有这样的专门职位时,供应商就是无主的公共草地,就跟国有资产一样,是唐僧肉,人人都想咬一口,反倒容易滋生更多的权利寻租现象。这就如在没有黑道老大的码头,小混混们都想捞一把,反倒给小商小贩们制造了更多的麻烦一样。

  当然,企业是理性的:他们做什么、不做什么、怎么做,其实都是基于现有能力的理性选择——当系统、流程不健全时,采取多权分立、人盯人的组织措施就成了理性选择。如何理解这一点呢?拿我个人的经历做个解释。

  十几年前我刚到硅谷,第一份工作是管理供应商。作为供应商经理,我对供应商的整体绩效和管理负责,却不存在权力过大的问题:在供应商选择方面,公司有完整的选择流程,留给个人的发挥余地很小;在供应商绩效管理上,公司有健全的系统,能及时反映供应商的绩效。比如在供应商选择上,供应商必须通过公司的质量、生产和物料管理体系评估,每个评估都有七八十个问题,每个问题都有相应的打分标准,由三个不同的职能来打分,作为供应商选择的基础。这些有力限制了供应商经理的个人权限。另外,即使供应商经理选择了不合适的供应商进来,绩效达不到标准,那么他就每周聚焦在雷达上,在每周的供应商绩效会议上向高层管理解释,为什么他选择的供应商按时交货率、质量不能达标,并得提出整改措施。

  但是,在供应商管理粗放的企业,没有完善的供应商选择流程,就给人为操作留下过大的余地,权力过大者容易滥用权力,导入不合格的供应商;系统能力有限,绩效管理跟不上,没法让绩效问题及时暴露,给公司制造更大的损失。

  比如有个万亿级的大公司,供应商的按时交货率采取用户打分的方法来统计,每季度或半年统计一次。想想看,这么大的公司,那么多的业务,谁能记得两三个月前供应商有没有按时交货,所以这打分就纯属印象分。打分高,采购就当做自己的成绩——瞧,我的供应商多能干;打分低,采购就说是印象分,比如供应商的绩效一直很好,就因为最近一次送货不及时,得了低分。这样,有些供应商虽然明知是非正常渠道进入,绩效也不理想,但就是没法证明,结果成了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但就抓不了,除非这供应商捅出大娄子来,比如重大的安全事故。但那样的情况少之又少。

  在这种情况下,系统、流程的能力不足,企业就只有通过组织手段来解决问题,即在供应商的选择、管理上多权分立,寻源、比价、质量、订单处理、付款等由多个职能处理,就如前面所说,把组织手段作为应对系统、流程问题的邦迪。那真正的解决方案呢,只能从供应商的选择、管理流程和系统上来寻找。

浏览刘宝红的更多文章,请点击刘宝红-万联专栏链接:  
       
http://info.10000link.com/opinion_author.aspx?au=liubh  
  作者简介:
  
  刘宝红,美国注册采购经理(C.P.M.),"供应链管理专栏"(www.scm-blog.com)创始人,西斯国际(CSCSInternational)执行总监。他毕业于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MBA,专修供应链管理,并获得六西格玛黑带资格。他的专著《采购与供应链管理:一个实践者的角度》于2012年出版,连续7月占据同类书籍销售榜首。刘先生现旅居硅谷,经常往返于中美之间,培训本土采购、计划与供应链管理人才,并提供咨询服务,帮助本土企业提高采购与供应链管理水平。访问他的网站www.scm-blog.com查询最新培训计划。  
  刘先生现旅居硅谷,往返于中美之间,通过培训、咨询帮助本土企业提高采购与供应链管理水平。如欲联系他,请电邮至bob.liu##scm-blog.com(把##换为@),或致电13651271450(中国)/1(510)4565568(美国)。

本文为万联网(www.10000link.com)原创文章,欢迎各界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万联网
关注万联网公众号
上一篇:黄震:金融科技助力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
下一篇:2000亿市场规模;13省、21市出台扶持政策 | 说的就是新能源物流车!
订阅&推送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
QQ好友
在线留言
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
的供应链金融创投资讯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