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综合服务平台:光鲜的背后却是万丈深渊

【万联导读】自综服企业诞生以来,因其一站式服务切实给中小企业带来实惠而广受欢迎,特别是在李克强总理两届政府工作报告支持综服企业发展以来,这种外贸新业态更是得到迅猛发展,但是,貌似光鲜的背后却存在不为人知的艰辛和隐忧:用一达通总经理魏强的话来说,那就是“已经到生死存亡的时候了”。

(2016年12月)今年是个寒冬,对于外贸企业来说,冰点则到来的更早。  

  据海关总署发布的数据,今年前三季度中国进出口总额为17.52万亿人民币,比去年同期略低,而去年已是“外贸寒潮年”,全年进出口首次跌至7%的负增长。今年以来,整个外贸服务行业步履艰难。有数据表明,未来半年到一年,整个市场或将淘汰掉70%—80%的同类企业,可谓处处“哀鸿遍野”。

  天气寒冷时,背靠大平台抗寒就显得尤为必要。于是,外贸综合服务平台(以下简称“综服企业”)这个新业态显得尤为火热。   

  崛起的新业态

  吕磊是宁波诚士通国际物流有限公司的副总,诚士通在去年选择了与阿里巴巴旗下的外贸综合服务平台一达通合作。去年12月份,诚士通物流公司在风控过程中发现绍兴一家进出口公司的产品价格与实际货物有差异,“布很薄,但是卖到十几块钱一米,我们判断是有问题的,”随即反映给一达通后台,结果查实这家公司确实存在骗税的事实。吕磊表示,“一达通有完善的风控体系,每次出货前都会了解客户的货物产品是否与申报一致,甚至了解到税则、开票情况以及其上游工厂信息,对客户信息了解程度加强,风险就少了很多。”  

  像诚士通这样背靠综服平台取暖的企业不在少数,一达通作为全球最大的综服平台,在2016年财年出口额就突破了150亿美元,预计2017年将达到500亿。通过平台,一方面,中小外贸企业可以在通关、退税等方面享受到大企业的服务;另一方面,打一个形象的比喻,贸易便利化的政策和中小企业,一个相当于“高压电源”,另外一个相当于“低压电源”,有了外贸综合服务平台这个“转换器”,政策才不会仅仅落到大企业身上。   

  但是,令人尴尬的是,综服企业虽然能帮助外贸企业走出困境,自己却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已被逼到生死边缘?

  10月25日,国务院第三次大督查来到深圳,召集企业家展开座谈会,深圳一达通总经理魏强就抓住这个机会,大胆向督查组诉说了企业因现行政策面临的发展困境。  

  魏强说,虽然国务院已经肯定了综服平台是新业态,但是监管部门目前并没有专门针对平台的管理政策,通过平台进行的外贸流程中,一旦有企业存在不合规行为,风险都由平台承担。“今年平台预计申报157万笔业务,如果万分之一出现问题,都有157笔,平台将面临各种补税、罚款乃至降级。”  

  魏强所提到的症结是所有综服企业都正在面对的问题。厦门嘉晟集团是全国首批外贸综合服务试点企业,但是谈及这一问题时,厦门嘉晟副总裁姜嵘也深有体会:“我们可以把握供货方,可以把握票、款、物的一致,但是,我们并不能控制供货方进项的真实,也就是说供货方如果收到虚开的进项,即使我们前期已经做了非常多的风控工作,但还是无法完全识别的。”  

  像一达通、厦门嘉晟这样的综服企业所收到的税票对应的退税款,包括已经从国家取得的退税款,一旦出现什么问题都有被税务收回的风险,也就意味着,综服企业收的是服务费,但要承担的却是税款上的风险,“这其中的收益与风险并不对等,如果这么算的话,行业里其实并没有多大的生存空间了。”姜嵘说。  

  除此之外,根据国税机关通知,外综服企业只能服务中小企业(年销售额在4亿元以下的企业),否则不能按照外综服业务进行申报。但是,这个规定实施起来有两个问题。首先,企业根本无法完全了解上游企业的规模;其次,聚焦核心业务外包非核心业务已成全球产业分工大势,生产企业选择外综服企业的服务,是一种市场行为,并不应该根据其大小而受限。   

  制度障碍或是主因

  一达通副总经理肖锋认为,制度障碍是综服企业遇到这一系列问题的主要症结所在。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周其仁有一个“制度成本”说法。在制度经济学看来,一切制度都是有成本的,建立任何一项制度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周其仁教授认为,中国经济目前的症结,在于制度成本过高。“现在经济运行的制度成本像所有成本曲线一样,在高歌猛进创造奇迹的同时重新掉头向上。”

  肖锋认为,按照周教授的制度成本说法,套用到我国外贸现有制度,海关只能处罚“经营单位”即平台,则违法主体的成本几乎为零,犯事暴露了最多被平台驱离,几乎毫发无损;而平台的成本则巨大,被处罚,被降级还有严重影响平台信誉,银行都会吓跑了。

  “退一万步讲,在国税上即便平台仅‘千遇一案’、‘万有一失’,但所缴纳的巨额罚款也可能让平台一夜回到解放前。”在肖锋看来,综服企业作为服务主体,在通关过程中出现申报不实等异常案件时,海关把综服企业当作唯一责任主体对待,服务主体承担了实际贸易主体的责任,责任主体错位。而真正的过错方(生产销售单位)却不被处罚,甚至对于少数明显存在故意骗税嫌疑的客户,大多数基层海关执法人员也认为海关无权处置,任其逍遥法外。

  权责利的严重失衡,使得中电投、信利康等平台纷纷缩小业务规模,甚至像怡亚通这样的老牌外贸企业也已经暂停了综服业务。

  呼吁监管者释放制度红利

  企业的无奈折射出对降低制度成本的渴求。互联网新业态,不管是外贸,或是金融、医疗等改革,都必须市场和监管两头一起抓。正如周其仁教授所说,中国经济能成功跻身世界前列的真正秘密,就是通过改革开放,系统、大规模地降低了我们的体制成本。外贸也是一样,外贸综合服务作为一种新型的外贸发展模式,已经连续两年写进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这让外贸企业进一步坚定了加快发展的信心。

   今年9月份,商务部等五部门将中建材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宁波世贸通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厦门嘉晟供应链股份有限公司、广东汇富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纳入外贸综合服务试点企业。开展综服企业试点,将有利于推动监管模式创新、提高贸易便利化水平,有利于促进外贸稳增长、调结构。

  对此,我们希望在综服企业加强对客户分类分级管理,做好内部风险防控的同时,监管部门也能够最大限度地释放制度红利,早日制定关于综服企业的具体试点政策,界定权责利和管理规则,通过制度创新、管理创新、服务创新和协同发展,逐步形成适应综服企业发展的管理模式,为推动综服企业健康发展提供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让外贸新业态覆盖并惠及更多中小企业,我们相信,这不仅是综服企业的愿望,也应当是监管者的目标。

本文由INFO.10000link.COM转载,并不代表万联网观点

上一篇:快递业在提速中变革
下一篇:最严限超载令这事儿,货车之砒霜,铁路之蜜糖
万联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