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万联网> 资讯中心> 天下大势 > 趋势研究 > IMF全球大宗商品发展报告暨全球粮食市场与粮食安全研究报告(三) > 正文

IMF全球大宗商品发展报告暨全球粮食市场与粮食安全研究报告(三)

【万联导读】研究全球粮食市场的未来发展走势,需要从全球粮食市场和粮食安全的角度,回溯过去几十年来全球粮食市场的发展演变。其中,最早的研究可以追溯到1798年,马尔萨斯所提出的《人口论》。其中,一个核心观点是,经济的发展带来人口的提升,人口的增加反过来又稀释人均资本占有量,并进而使人均产出继续维持在一个较低水平。此外,还包括全球粮食安全的四大支柱:供给、获取、利用和稳定。

前言

研究全球粮食市场的未来发展走势,需要从全球粮食市场和粮食安全的角度,回溯过去几十年来全球粮食市场的发展演变。其中,最早的研究可以追溯到1798年,马尔萨斯所提出的《人口论》。其中,一个核心观点是,经济的发展带来人口的提升,人口的增加反过来又稀释人均资本占有量,并进而使人均产出继续维持在一个较低水平。此外,还包括全球粮食安全的四大支柱:供给、获取、利用和稳定。

研究报告供包括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对2016至2017年度,全球商品交易市场的回顾与展望;第二部分是对全球粮食市场以及粮食安全的分析与研究。第三部分对跨国土地交易及其背后的关键性决定因素的研究。

 

(三)全球粮食贸易将会如何发展与演变?

在过去几十年里,全球粮食需求模式的转变比供应相对更多。由于人口增长的差异,以及影响需求构成的收入变化,粮食需求正从西向东转移。而粮食的供给从北向南的转移比其他商品的变化更加明显,如矿物和金属。

全球粮食贸易中的大部分仍然来自发达经济体,虽然一些新兴市场的份额有所增长(表1.SF.2)。尽管在许多发展中经济体中农业部门的资本回报率很高(例如,见Gollin,Lagakos和Waugh2014a和2014b)。

e是指每单位土地耕作的作物产量,这是土地生产力的衡量标准(表1.SF.3)。这些差距反映了发展中经济体农业部门,在投资和技术转让中存在多方面的障碍。e是在发达经济体和低收入国家之间追赶生产力的重要证据。玉米的例子,显示了北美洲和撒哈拉以南非洲之间农业产量的巨大差异(图1.SF.5)。虽然粮食价格上涨之后大规模跨境土地收购的最近爆发,表明资本已从北向南开始流动,但它也揭示了投资者和受援国之间的重要断层线(见专栏1.SF.1)。

e是影响农业投资的重要因素之一。阻碍农业投资原因很多,其中也包括这些国家在政府机构调整中所面临的挑战。e充分证明了技术采用(或其缺乏)的作用,以及农业发展中的人力资本和信贷约束的作用。其他因素,如缺乏足够的基础设施,征收风险和土地权属问题也是影响农业投资的因素。

(四)粮食安全的风险是什么?

AmartyaSen(1981)首先指出,饥饿不一定是由于缺乏食物,而是由于缺乏购买这种食物的能力。粮食安全是一个多维的概念。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粮农组织)(2015年)确定了粮食安全的四个支柱:

供给--在实物上有足够的质量/营养够高的粮食可向人们提供;

获取--个人买得起有营养的粮食;

利用--人们有能力不仅通过适当的膳食,而且通过清洁的水、适当的卫生条件及粮食安全的其它非粮食性因素来利用粮食;

稳定--人们在包括突发危机在内的任何时候都能够获取粮食的保障。

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和亚洲,由于快速的城市化和快速的人口增长,与国内粮食供应增加不相符,这也导致其对进口的依赖日益增加(表1.SF.4)。目前,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是粮食净进口国(表1.SF.5)。自1990年以来,有27个国家从净出口国转变为进口国。这些国家主要在东亚,拉丁美洲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包括洪都拉斯,菲律宾,越南和津巴布韦。这些国家的净粮食出口量大幅下降超过GDP的7%。

这些情况也导致了世界对粮食安全的进一步关切。各国可以通过进口,实现粮食安全,只要它们能够为进口提供资金。经济繁荣的国家能够为其粮食进口提供资金,而贫困国家则难以这样做。在过去几年商品价格(粮食除外)的暴跌中,发展中经济体国家调节国内粮食价格所受到的冲击的手段,主要是通过进出口和财政政策。

气候变化对农业影响很大,平均气温和降水模式的变化以及极端天气事件,如热浪,都会导致包括作物产量和牲畜生产力的减少,以及大幅经济损失。e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其他还有许多,包括害虫,疾病和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一般来说,与较高纬度国家相比,接近赤道的国家更容易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例如,埃塞俄比亚最近经历了几十年来最严重的干旱之一。引人注目的是,该国的两个主要雨季提供了超过80%的农业产量。农业部门雇用了85%的人口。因此,与厄尔尼诺天气现象相关的降雨缺少,随后的干旱,也造成人道主义需求大量增加,预计在2016年大部分时间内将继续下去(见埃塞俄比亚政府2015年)。

这种极端天气事件,及其对粮食安全的威胁,预计将继续恶化和频率增加。气候智能型农业将有助于减轻气候变化对农业的影响,并为农民提供和创造更多营养作物,以及可持续和高效的生产。此外,粮农组织和美国国际开发署建立了早期预警系统,以预防和预防饥荒。粮农组织驻地办事处设有全球信息和预警系统,监测190个粮农组织成员国的世界粮食形势,并警告各国即将出现危机。美国国际开发署设立的饥荒预警系统网络也有助于预测和为29个国家的人道主义危机提供援助。

粮食价格波动所带来的粮食短缺,是贫穷国家在维持其国民基本生存福利中的关键。如表1.SF.6所示,许多低收入国家的粮食消费在总消费篮子中的份额非常高。对于几内亚和布隆迪等脆弱国家来说,情况更是如此。对于中等收入国家,其份额有所降低,但仍然很大,每个国家高达总消费量的约50%。现有的计量经济证据表明,粮食价格波动可能在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造成巨大的分配挑战,并导致冲突(图1.SF.6).现有的粮食不安全指数(图1.SF.7)表明,作为一个区域,非洲最容易受到这种粮食不安全的影响,但亚洲,中美洲和南美洲也存在脆弱性。

政策干预有时会放大粮食价格高峰。发达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都倾向于每年改变其贸易和国内政策,以稳定国内粮食市场的价格和数量,这也加剧了粮食等天气依赖商品的价格波动。在粮食价格上涨的时期,如2008年,净粮食出口国经常实行出口限制,净粮食进口国降低进口壁垒。这两项措施都旨在增加国内粮食供应。总之,这两个政策反应,也加剧了粮食价格的上涨。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确保更高的农业部门生产力和改善的供应链以及区域协调,通过维持和管理区域粮食储备,以及期货套期保值来应对粮食价格波动,这在亚洲国家中被证明是有效的。

综上,由于贸易政策对价格的扭曲、对农业的投资、粮食市场分割、人口增长所带来的对食物需求的快速增长、收入增长对粮食需求构成的影响、非洲和亚洲的快速城市化趋势将使更多国家的农业主要依赖贸易。为了应对这些挑战和减少粮食不安全因素,所有国家都必须继续消除贸易壁垒。低收入国家还应通过吸引资本流动来提高农业部门的生产率,但要实现这以目标,还需要多方面的制度改进。

上一篇:区块链在征信业应用的探讨:切中了痛点,但也面临四大挑战
下一篇:IMF全球大宗商品发展报告暨全球粮食市场与粮食安全研究报告(二)
万联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