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万联网> 资讯中心> 天下大势 > 热点 > 金融资本撤退,产业资本抱团,《战狼2》火了吴京,背后偷着乐的都有谁? > 正文

金融资本撤退,产业资本抱团,《战狼2》火了吴京,背后偷着乐的都有谁?

【万联导读】近日最火红电影《战狼2》票房不断喷发,截至8日下午已突破35亿元,打破周星驰《美人鱼》纪录,成为大陆影史最高票房电影,热度也撬动金融市场翻腾,除了吴京本人,也让投资方、发行方大赚了一笔,其中包含马云、王健林、邓超等人也都赚到了一笔不菲的收入。

而《战狼2》的绝佳票房连续创下多项纪录,包含从7月27日上映当天,4小时票房打破亿元大关;7月30日拿下3.597亿,刷新大陆影史华语片单日票房第一纪录。根据统计,到8日下午3点更衝破35亿元大关。

作为《战狼2》导演、主演的吴京,个人为该片投资8000万元。若以40亿票房预测计算,吴京持有的登峰国际,扣除2亿制作成本,最终净利有望超过10亿元。

实际上,《战狼2》的背后共有14家出品公司、7家发行公司,不乏大陆企业界巨头身影,包含万达影视的王健林;另一出品方橙子映像的投资者,则有知名演员邓超、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甚至上层母公司还可追溯到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所投资的阿里创业等,都成为这波直、间接的受益人。

巨额利润不单只是票房分红,更产生资本市场的拉抬效应。

背后相关产业资本

北京文化

目前已知的最大赢家应是《战狼2》发行方之一的北京文化,股价从7月27日上映至8月7日盘中,累计涨幅飙涨56.13%,市值暴增近60亿元,据北京文化透露,《战狼2》2亿多元的总投资中,实际只投了500多万,至今却带来超过1000倍的效益。

捷成股份

位列出品方名单第3位的捷成股份,从《战狼2》上映首日起算,股价从每股9.4元一路到8日收在10.24元,累计涨幅8.9%,中国电影上涨约5%。同样推升市值增加21亿元。

万达影视

同为出品方的万达影视,背后是王健林。《战狼2》大火,他们必然能够从中大赚一笔。

光线传媒

2016年光线传媒收入报1,731,311,632.22元,较上年增长13.66%。此外,公告还透露,韩寒的成名作《三重门》等大IP也在光线的未来计划当中。光线传媒的老总是王长田。

工商资料显示,杭州阿里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于2015年12月31日认缴了约2.57亿元,成为其股东。根据光线传媒2016年年报,在披露期截止日,杭州阿里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持有8.78%的光线股份,为第二大股东。因此,阿里也会从中受益。

橙子映像

天眼查的工商资料显示,橙子映像的董事长也是大家的熟人,“跑男”邓超。其中,持股比例26.88%的为上海彗形慧影影视文化工作室,而通过搜索微博发现,邓超工作室的微博认证与此同名。

另外,博纳影业、鹿鸣影业、聚合影联等影片参与方也是其中的受益者。

资本背后的电影产业链变革

对于《战狼2》背后多达21家出品方和发行方,无疑这是一个巨大的胜利。

按照猫眼给出的50亿票房预测来算,吴京的登峰国际等出品方除了提前获得的2.17亿的保底金额,超过8亿的部分获得的票房分成超过13亿,扣除2亿的制作成本,吴京等出品方获得的净利润也超过13亿。

保底发行方北京文化等拿到的票房分成和发行收入总计约5.3亿,扣除前期支付的保底成本2.17亿,三家公司(北京文化、聚合影联和启泰文化)获得的净收益超过3亿。

而在这一切背后,是过去一年中,电影产业投资发生的一系列深刻变化。影片参与方从过去的几家变成了十几家、二十几家。最终,《战狼2》由北京文化统筹宣发,聚合影联为主要发行方+营销协同,启泰文化负责商务部分。

类似启泰文化携带宣发资源进入到《战狼2》中的还有启迪影视。据悉,这种电影产业链上几家更紧密的合作,目的不仅仅是共同投资分担风险。实际上是几家价值观一致,资源和能力互补的团队组成了合作体系。

“如果只是出钱没有意义,能不能帮上忙,再去和别人谈(投资、合作)会更容易。” 根据双方负责人的说法,影联传媒和启泰文化已经是“背靠背”的战略合作关系。

显然,就宣发这个环节而言,这种团队形式比过去的单打独斗优势更大。某种程度上,北京文化+聚合影联+启泰文化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链抱团的出品公司“战队”。

这也是北京文化敢于多次出手保底的底气。2016年年底,北京文化董事长宋歌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这样解释保底《战狼2》的原因:“我们怎么确定要不要保底?第一,我们对这部电影有信心,判断它不会赔;第二,我们能通过很多手段把电影再分包出去,从而控制风险;第三,我们的发行实力强大,能够保证电影更好地推出。”

事实上,类似这种产业链抱团的出品阵容的“流行”,有着一个更大的行业背景,就是金融资本对电影行业开始显示出极为谨慎的态度。2015年电影市场高达40%的票房增长速度和2016年几乎停滞的增速,让此前疯狂涌入电影市场的金融资本整体吃了亏。

过去两年投资了很多影视项目的华盖文化基金就是一个代表。华盖基金合伙人陈春柳表示,参与影视项目投资之后,发现纯财务性资金并不适合投单独的影视项目。“发行方、营销方或者影视制作方可以通过其他渠道获得收入来去弥补未来可能承担的风险和损失,但对于财务性投资没有。这就让单个影视项目的投资是高风险低收益。”

有娱投资的负责人刘钊也表示,目前资本对于电影项目十分谨慎,相对于网络大电影和院线电影,基金更倾向于投公司而不是项目。

虽然有些仍然对影视项目有兴趣的财务投资者,但提出的条件也越来越苛刻。而业内对于追求短线收益的金融资本也开始具有一定程度的警惕性。

随着金融资本大规模撤退,产业资本抱团已经成为电影产业链发展的一大趋势,从越来越长的影视出品方就可见一斑。票房增速滑坡,金融资本退潮再加上资金紧张,以溢价转让投资权的方式对主控项目进行运作,成为影视公司转嫁风险和缓解资金压力的一种途径。

除《战狼2》之外,包括《美人鱼》、《中邪》、《绣春刀之修罗战场》在内的电影出品方名字都越来越长。

更重要的原因是,包括上游组局、中游宣发、后端放映在内的电影产业链上的公司已经趋近成熟,除了集体站队,这些公司的赢利模式也不再是单纯赚取劳务费,还要用各种办法获得后端的票房收益。

动辄20多家的出品发行方实际上是产业资源的进一步集中,每一部电影都集结了一个从制作出品、发行、宣传、院线、票务等各个环节的产业链,产业链的合力抱团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了票房的提升。《战狼2》的成功也使得“保底发行”这一曾被广泛运用甚至滥用的发行模式重新回归。

上一篇:(无)
下一篇:中国最大智能机器人仓库启用 拣货效率至少提升三倍
万联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