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万联网> 资讯中心> 天下大势 > 专家观点 > 看这些物流大咖如何看待“无车承运人” > 正文

看这些物流大咖如何看待“无车承运人”

【万联导读】2016年9月无车承运人试点推出是互联网+物流最重要的举措之一,无车承运人的推出被物流企业称为最为大刀阔斧的物流改革政策之一。2017年9月22日,在万联网成功举办的“第三届中国物流金融创新高峰论坛”上,钟鼎创投董事总经理董中浪(对话主持人)、金润保理总经理徐赛花、物润船联董事长朱光辉、天地汇副总裁陈琪、路歌金融事业部总经理王涤非、联盟速运董事长许文峰对无车承运人等相关话题进行了探讨。

2016年9月无车承运人试点的推出是互联网+物流最重要的举措之一,无车承运人的推出被物流企业称为最为大刀阔斧的物流改革政策之一。无车承运人平台试点一年下来得失如何?互联网+物流平台都有哪些做物流金融的机会点?针对散小乱的物流运力服务供应链市场如何做风控?

 

2017年9月22日,在万联网成功举办的“第三届中国物流金融创新高峰论坛”上,钟鼎创投董事总经理董中浪(对话主持人)、金润保理总经理徐赛花、路歌金融事业部总经理王涤非、物润船联董事长朱光辉、天地汇副总裁陈琪、联盟速运董事长许文峰等重磅嘉宾展开了精彩的圆桌对话。

 

论坛现场

 

以下内容圆桌对话速记的部分内容,万联网整理,有删改:

 

董中浪:今天上台的嘉宾有做运作的,也有做金融服务的,今天的议题是所有做金融的人想在互联网+物流之后都有一个非常单纯的想法,就是我们可能的变现途径。做互联网金融服务,烧了非常多的钱,没有大的流量,变现的途径可能是金融服务,可能是做保险,可能是做保理,可能是做小贷。总之,大家来看物流行业,是说物流行业是一个高度分散的行业,信用非常差,有很多中小微企业都需要金融服务,但是他们没有办法利用信用拿到更便宜的钱。所以组织他们就是互联网+最重要的任务,是想帮助资金端把风险降低。基本是两个维度,一个是资金端,一个是资产端。

 

怎样为资产端服务,把他们的资产打包成一个风险可控的,不可级别风险的产品,把这个产品卖给资金端。在这个过程里面,互联网起了非常大的作用,我们把信息透明化。过去可能信用比较差,没有办法定价,现在变成可以有信用的定价产品。在座的几位都是通过创造产品,做好互联网的服务,把数据透明化、在线化,然后再通过场景把我们的需求端的资产打包,再卖给银行或者保险公司。这里就有个抓手,其中有一个抓手现在是大家比较公认的,叫无车承运,我自己在这个概念上是有不同看法的。

 

如何看待无车承运人

 

在无车承运人推出之后,我们收到了很多BP,他们都希望融资,提到最多的是我公司已经被列入无车承运人名单,似乎明天就是光辉的未来,有了这个名单就得到政府支持,我的商业模式可能就能得到变现,就能得到验证。我当时一直告诫他,如果大家都拿到无车承运,就说明这个无车承运是有点问题的。经过这一年,我的观察是,大致上我们对于无车承运这件事还是要秉承一个公正的看法,它肯定推动了中国物流行业的进步。但是在具体的操作上,我要请教一下在座的各位,我知道有些人和无车承运人相关的。例如路歌,我先请教一下王总,您对这一年下来,对无车承运人是怎么看的?

 

王涤非:首先,无车承运人在政府不断的支持下,在过去一年发展得很快,各种各样的政策相继落地,作为无车承运人这个新兴名词,对于整个行业来说肯定是有很大的冲击。在座的各位可能大多数或者绝大多数都是在物流行业拼杀了很多年的前辈,就我个人的浅见,我觉得在过去传统的物流行业里面,在整个物流链条中,我们从最上端的货主、大三方,到最底层的卡车司机,是一个较长的链条,中间会有一些中间层,这个中间层可以简单的认为是中型物流公司或者中型偏下型三方和大型专线。

 

我们认为,它在整个链条中起到是什么作用呢?无外乎三个方面。第一,这些中型物流公司可以帮助上游货主方以及下游承运方,起到资金运作的作用。也就是中型物流公司有大量资金运作能力。第二,可以帮助上下游解决财税管理的问题,也就是票的问题。第三,中型物流公司可以帮助上游大型三方或者货主方企业解决货物调度和管理类的问题。钱、票和运力成为了传统物流行业中中间段的大量物流公司存在的价值。为什么我觉得无车承运人对于整个行业的冲击很大?因为无车承运人平台在一定程度上代替了中间段物流公司的价值,也就是说,通过无车承运人平台,我们的上游货主和大三方以及下游大量的卡车司机、经纪人或者信息部也好,都可以通过无车承运人平台直接去解决,对接资金,解决票,实现运力的调度和统一管理。这就是无车承运人平台对于整个行业最大的冲击。它通过电子化、信息化,来实现了效率的极大提升。这就是我们作为无车承运人在过去一年里比较大的感受。

 

另外一个感受是,我们的国家对于无车承运人的推动力度是空前的,不断有各种各样的政策能够落地,能够推动整个行业发展。但是唯一不足的是,政策落地和推动的效率还可以再快一些,能够让我们作为无车承运人平台能够更快更好的去发展。

 

董中浪:谢谢王总。王总有一个非常新的观点,无车承运人做的事情是把原来寄生在中小企业人上面,没有真正价值的空间,来作为中间商的角色,把它消灭掉。所以在这里做信息化服务的,而且是做园区的等等,以及最下面的中小微企业,还有中小微企业的专线联盟都有机会来替代这样的过程。这是王总的看法,真实是否这样?正好我们上面也有几位,先请教一下许总。针对王总的这个说法,从运作端来考虑,无车承运人到底给你们带来了什么好处?请谈谈你的感受。

 

许文峰:关于董总提的这个话题,无车承运人我们也在申请,但是牌照还没有下来。如果去除中间化来讲,我2004年就开始做传统物流,做了十几年,从传统的搬运工、火车司机、专线、大三方,都是自己操作过的。但是从联盟转型角度要借力于互联网+运营平台怎么去做,我们短时间没有收到什么好处,因为我们还不是无车承运人试点的企业。但是对于未来两三年,我们这个牌照会申请下来,因为我们的产品是移动货运APP,这套系统去除中间化,直接到企业和厂家手上。

 

所以对于这方面,我们对于物流领域这十几年来的总结,传统物流专线的老板都不是省油的灯,也没有那么好接触。作为一个平台来讲,我们这套平台去除了中间化,创造了一个新的网点,去除一些原来物流成本比较大的地方,就好比我做过专线,我原来高峰的时候设了几十个网点,但是我发现设下去都是中间成本,都是维护与差价,我们把这些都去除,转向物流APP。目前我们已经得到了有效的认可,因为我们从上线到现在,交易额已经得到很大的突破。所以未来无车承运人将带动物流和互联网平台更大的发展。

 

董中浪:谢谢许总,这里有一点点的悖论,我们看到无车承运人名单上有很多被列在名单上,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企业,从来没有做过实体运作,甚至不是行业里面的。但是真正像许总这样的人在做的事就是无车承运人的事,还没有拿到牌照,这里有多种原因,我相信其中一个原因是无车承运人的发放不完全是根据市场的规律在做。这个事我要请教一下徐总,假设现在有人来找你做保理,叫二当家也好,大当家也好,有人说我是在无车承运人名单上,有人说我没有在名单上,但是做得比那样还好,你怎么控制这个风险?而且无车承运人这个称号对你意味着什么?

 

徐赛花:福建省交通厅说我们要拿一张无车承运人,也有物流公司,也很小,是货运比较基础的运输车队。我准备了资料,福建省专家评审、答辩我们也都参加了,获得了最高分。我为物流服务了这么多客户,还有这么多车、故事,就可以拿过来,因为是体系内的。所以无车承运的第一批试点,信任度很重要,因为中国政府就是要找信任单位来推行,而不是最合适的企业。

 

为什么叫二当家的企业名字?我们不做大当家的活,大当家就是物流人,是非常落地的,信息系统只是帮助物流更高效的运行,物流本质是把货物从一个地方运输到另外一个地方,保证完整快速,需要实干的人才可以。我不是这类人,我把自己定义成二当家,可以帮助大当家,一是把整个模块通过互联网+的形式进行整合管理,把运行成本降到最低。

 

我们最看重的是什么?因为我们提供服务,谁在干活,谁有需求,我就提供服务。现在是提高附加价值的,所以我不太看重无车承运。例如今天的许总我们认识了,看到了一个专线开了,认为不错,就可以帮助他提供服务。ETC方面也是可以的,对于物流行业来讲,我们有非常多的定制化产品,可以帮助物流企业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董中浪:所以徐总的意思是真正在物流行业里面做风控的,是不用靠是否是无车承运人这样的空头支票来判断风险。她说得非常有道理,做金融的,信用、杠杆、风险是最关键的,无车承运人是连不到这些关健词上去的。但是无论怎么样,在政策上打开一扇窗户,大家去摸索、探索,从不同的渠道,有人从节点,有人从金融,有从技术服务,有人从信息采集,都会转入无车承运人商业模式,慢慢去迭代和完善,这还是有意义的。

 

这里要请教一下天地汇,陈总刚刚到天地汇半年。天地汇是一个从园区代管,到把园区串联起来,进行甩挂运输,规范化、标准化之后效率提升,再进行创新的平台。在平台里面,你们怎么看无车承运人,而且现在你们在无车承运人的试点还在探索中,有什么样在模式上的创新?

 

陈琪:天地汇是基于标准化的专业运营园区以及甩挂企业,无车承运是一个承接前期单纯信息撮合以及后期甩挂效率提升的桥梁,在这个过程中发挥了桥梁的作用。我对无车承运人的理解,把它落实在“承运”两个字,运营是关键,只有把运营做好了,效率提升了,才能落实。

 

从国家导向来看,无车承运人概念是一个经纪人概念,并不是新的概念。国家要对这个做法进行证明,它的目的是什么?是更好的规范物流企业。刚才也有嘉宾谈到,我们的效率比较低,怎么样能够通过政策的开放,把整个物流行业的效率提升?对于天地汇来说,它承接的是通过无车承运,把更多的会员能够沉淀到甩挂业务里面来。这是我们发挥的作用。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更多的会去重视无车承运的合规性的问题,我相信这也是国家希望我们企业来推动物流企业、产业以及效能升级的方向。我们会对四流合一的问题非常重视,所以我们可能不是无车承运这个板块做得最大的企业,但是我们敢说是在无车承运中四流合一,物流、资金流、票据流等几个流里面做到对齐的,比较规范的。谈到现在的痛点,我们可能在整个信息建设上需要有一个更大的投入。

 

第二个问题,现在做无车承运还是在国家财政税收方面,大家还是有比较大的压力,也希望能够有更好的一些政策落地,包括最近有一些政策的落地。实际上怎么样来惠及更多我们这样的企业。

 

董中浪:我们谈无车承运人这件事是一个惯性思维,中国的事都是制度红利,例如中国的二级市场都是制度红利,因为不让下市,所以就有卖壳、炒作等等事情出来。如果国家出台一个政策,不管有用没用,先抢到手,这就有机会,万一有用呢。所以大家是这种心态对待政策上红利的释放。我要请教一下朱总,您有一定的资格来说说无车承运人这件事,因为你在船这件事上基本把无车承运人整了一遍,您的看法是什么样的?

 

朱光辉:无车承运人的春天已经来了,在20日,18部委联合发文,国家税务总局已经出了30号文,前天又补充了一个14部委下发的文件,有十条。第六条提到单车开票,解决了无车承运人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当时认为是一地鸡毛,税没解决,拿到这个牌照也没有用。

 

无车承运人有园区型、平台型等等业态。平台型放在第一位,主要解决的数据流不在线。因为这三方面要对接,只要解决了真实性,同意让个体户开三抵三,平时司机可以到税务局开普通票。这次国家干脆说有这种平台,税务局已经跑起来的,就让你合法。我本身要票你没有,那算了,我给你约定,你不交我给你代交,直接在平台里和税务局对接,开专票给我们抵扣,这样就合法。这里允许第三方物流和无车承运人,可以用油抵扣的,原来这个东西不明确,现在30号文明确了。我们有个规则,从左侧交易链条里面交3个点,基本比14点要强得多,那是没办法做的。所以说红利政策一波一波的来了,无车承运人的春天已经到来了。大家要做好准备,税务局要一家一家的认定,看你是否已经跑起来,真实性能否解决。税务局也有一个内部的文件,可以开三抵三。281家中很多也是有车承运。

 

我是江苏省无车承运人会长,省试点15家,市试点24家。我在江苏看到有很多车是有车承运的。大家还在讨论,后面可能有智慧可以解决它。只有轻资产重运营的,我们不需要把那么多精力买车重资产,我们可以把精力放在链条通道里面的货源,还是要便宜。所以一便宜以后就能满足获取,最后就可以发生经营行为,因为物流就自带经营的。特别是传化智联股份,我们是和船打交道的,也有几个和港口息息相关的。我们是2014年在这个行业第一家挂牌,也很有争议,用了24个月。一路走下来,当时我们紧跟着,如果要做整个物流的大生态,我有工具怎么玩,肯定要拿到一系列的法律许可。我公司是三张牌照,无车承运人、无船承运人和联运承运人,这也是要试点的。所以这里都是联运。我们还是基于以物流为生态,通过这样的生态方式打成第四方服务。

 

董中浪:朱总说的都是干货,非常看好无车承运人,政府的红利在一波一波释放,但是核心还是要有重运营,要担保真实发生。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无车承运人是给大家提供一个机会,但是能否抓住还是你们的基础东西要上来。对于无车承运人的话题暂时到这里。

 

金融视角下的互联网+物流

 

下面转向另外一个话题,今天来开会的人多多少少都是冲着“金融”这两个字来的。我们大概在5年前、8年前,行业开会的时候,更多都说第三方物流、金融公司,都是做实体的。这两年开会角色逐渐躲起来了,交换名片的时候会发现很多互联网的人进来了,有银行进来了,有很多金融服务公司进来了。这说明什么?物流行业越来越从实体运作向更深层次,解决行业深层次的问题发展。行业的问题是因为整个行业的效率不高,整个行业的信用不好,比较分散。

 

在互联网方面,大家做的是基础建设,大家做的是水电煤的事。所以我们看到运满满、货车帮,这些互联网平台进入大量烧钱,所有互联网+物流的平台,大家一轮一轮融资,讲的故事最多的并线都是在金融上,大家都说只要把数据扫上来,只要把流量做上来,只要把规模拉起来,你不用担心,都会变现。但是如果仔细看,会发现这件事还很漫长,无论是一大堆互联网方式,或者轻资产重运营,还是重资产,最终在金融方面要变现。

 

大家故事讲得越来越像,无非就是ETC、有卡、保险。到底机会在哪里?作为投资人来讲,在过去投这些企业的时候讲一句话,相信相信的人。因为我们看到腾讯、阿里,大量的流量出来之后,我们看到美团,最终哪怕是在亏损,但是资本还是运营,还是相信他们有好的未来。但是在物流这样的垂直行业里面,是否这个规律仍然起作用?是否大家在未来在金融方面的机会诚如他们自己想象的那样?坦率来讲,我们也投了非常多的这类企业,再向下走面临严峻的挑战,因为拉得非常好。最终这些平台使得整个行业的资产效率提升了,你才能找到金融变现的机会。如果不能产生资产效益的提升,那么这是很难的。所以我要一个一个请教一下,先请教金融界人士,天地汇的陈琪,你是银行出身,为什么你选择去天地汇?还是相信他们做的事可以找到机会。

 

陈琪:原来我从事的工作全部都是小微企业,从2008年开始的一波金融风暴,所有银行的小威业务都在收缩,这就引发了我的很多思考,小微还是否要做?这是毋须置疑的,小微企业在国民经济中非常重要,但是银行是排斥的。这让我想到要用什么样的模式在做小微?我们看到市场中两种方式,一种是小微聚集,无论是链式还是块状。性质是交互,而不是零散的企业。二是在这种企业没有盈利或者看不清未来的情况下,资本要怎么进去?

 

2008年就有很多企业提到投贷联动。这两种方式可能是做小微的两种方向。但遗憾的是市场上投贷的人还没有开展,到现在已经十年时间了。反过来看唯一可以选择的是聚集企业。从这个角度来看,怎么样才会聚集?一是因为它有一定的场景。这让我跳出来去看,银行那种金融机构做法不可行,自己的收缩也是自然的。二是物流对我的吸引力在近几年是很大的,因为它是除了房地产之外的中国第二大经济板块支柱,物流是一个脏活累活,但是也是最干净的板块。

 

董中浪:谢谢陈总,您作为我们这个话题的开路先锋非常好,站在金融的角度来看物流,从为小微企业服务,从风险控制的角度。互联网作为金融平台,无论是水波这样的方式组织化,还是车辆组织化,还是其他非常多的组织方式,大家不需要去组织化大型企业,中远、中海不需要。通过这种组织化,我们去对接这些金融服务机构的风控体系,来控制风险。通过这种组织化去提升企业效率。

 

我要请教请教许总,就像您刚才说的,你们是一手自己做专线,扛包出身,一步一步脚印,一颗一颗汗水摔出来的,你们为什么做APP,来逼自己到不擅长的互联网平台上去,这样去组织化你的兄弟,你未来的变现逻辑在哪里?最后从哪里去转型?

 

许文峰:感谢董总的提问。从传统这十几年来对行业的了解,我们有深度的了解过,加上这三四年来我一直倾向于爱学习,敢于挑战,所以我来做了这个互联网+物流平台。但是这个产品的角度,我们的切入点也是围绕着物流、信息流、资金流方向来做。我们的定位是走资本路径,在互联网领域,在资本领域,我们还不是佼佼者,还要学习。从物流的数据化、信息量,我们通过独特的模型将这些信息部、三方物流企业,用独特的联盟模式串联在一起,就会产生很多机会点。

 

通过我们平台,我们企业货主一般有三种方式,包括现金模式、到付款模式,还有月结模式。为什么想通过平台来做?因为数据、流量、现金流等等,我们从行业角度了解到这个行业应对保理能否做。从专线来讲,目前很多授信公司、保理公司,没钱的时候你要他的命,他也不会给你。上游的运力达到我们的平台,我们有一个结帐周期,达到45天。对于这一块,我们敢创造授信给专线企业。包括货车司机,每个人都讲汽车后市场,汽车真正后市场就是零过路费。但是如果没有深度关系,凭什么要用你的油和过路费?所以我们要创造的是真正联盟,而不是合作式的,合作式的起不到作用。对于它的机会点,未来还是比较大的。谢谢。

 

董中浪:纯物流人来看互联网,可以看到在过去5年里面,用互联网+物流真正教育了整个行业的人。所以许总是代表相当一部分物流人的思考,我们一定要迎头去学习,迎头去赶上,也要把自己互联网化。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整个行业现在被互联网教育的,大家认为长远的发展出路一定是在线化。

 

接下来请教一下路歌的王总,路歌在许多年来一直在耕耘,在最初始的把车队互联网化,位置管理等等探索非常早。到现在为止面临的问题相同,就是在这次互联网进入物流行业之后,我们在金融方面有什么样的机会?路歌现在探索了什么比较成功的,找到了什么样的更好方式变现?王总你觉得像路歌这样的企业,也包括汇通天下等等企业,我们在接下来变现道路上到底有些什么样的成功经验或者挑战呢?

 

王涤非:谢谢董总。先抛一个我认为未来的发展方向,就是金融方面。我认为未来产金结合是趋势,是不可逆转的背景。为什么这么说?首先说产金,是产业和金融,一提到金融,作为传统金融的代表银行,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面,对中小微企业有过非常多的尝试,但是最终没有特别出色或者成功的路径走出来。我认为一个最大的问题是,传统的金融机构对于产业,对于行业本身是不了解的,或者是没有那么深入的去研究,了解行业的运行规律和发展趋势

 

董总对行业了解非常深入,但是这一点作为传统金融机构来说是不了解的,也没有那么多精力去了解。传统的金融机构拥有大量的资金,拥有很好的基础设施,想去深入到产业,应该怎样去做?只有一条路,就是产金结合。作为产业,特别是作为平台类产业,是可以通过平台,通过电子化,通过系统化,快速的去触达到产业内的大部分企业。而通过系统,通过数据,能够迅速去接触、摸索其发展规律和未来发展方向,这对于传统的金融机构来说是最最难能可贵的。所以作为一个互联网平台,作为一个互联网垂直在物流行业的平台,它通过平台化、系统化的方式,将整个产业的每一个细节、上下游进行了可视化、透明化。这就使得原来我们在传统金融机构看来非常难以去琢磨的物流行业显得更加清晰,在一定程度,或者在很大程度上,去降低了金融的风险,大大的激活了行业的金融快速发展。这是产金结合背景下的未来必然的发展路径。

 

再回答作为平金融事业部和纯正的金融机构的差别在哪里。一个最主要的差别在于:真正意义上的金融机构是以金融为主营方向的,但是平台的金融部门是支撑整个平台发展的。也就是说,在平台上它的金融事业部是支撑整个平台上所有用户、客户自身要发展的一个不可或缺的部,作为路歌来说,路歌金融在整个路歌体系内也只是一个核心支撑,它是整个路歌生态圈的一个部分。而路歌是致力于整个物流行业全产业链的大生态圈,全产业链生态圈的建设者和积极实践者。

本文为万联网(www.10000link.com)原创文章,欢迎各界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万联网
上一篇:区块链、大数据应用于物流金融风控靠谱吗?
下一篇:张景涛——易流11年积淀,物流透明“红透”物流圈!
万联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