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万联网> 资讯中心> 天下大势 > 专家观点 > 原银监会副主席蔡鄂生:新时代产融结合关键是如何提升核心竞争力 > 正文

原银监会副主席蔡鄂生:新时代产融结合关键是如何提升核心竞争力

【万联导读】由杭州市人民政府主办的“2017杭州湾论坛”于11月3-4日在杭州举行,主题为:新时代,新金融,新经济,南南合作金融中心主席、原银监会副主席蔡鄂生出席并发言。

由杭州市人民政府主办的“2017杭州湾论坛”于11月3-4日在杭州举行,主题为:新时代,新金融,新经济,南南合作金融中心主席、原银监会副主席蔡鄂生出席并发言。

我们一般理解的产融结合,可能是房地产拿金融牌照干一些事情,保险基金又去收实业,这些行为都引起了一些争议。蔡鄂生主席表示中国企业的历史因素和市场的变革使得公司在转型初期不具备融资能力,在这种条件下,财务公司这种产融结合的产物便应运而生。财务公司可以有效的帮助企业融资,并且免去了企业面对几个甚至几十个投资的者复杂场面。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这种现有的产融结合模式和目标需要改变,现在需要探索深层次的东西,如何通过产融结合推动整个经济体系和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提高他们的发展质量。

以下为发言实录:

蔡鄂生:关于产融结合这个话题,实际上我觉得我们还应该冷静点从中国的发展的阶段和历史的过程来去认识。

实际上,在我们产融结合最早,如果没有,在我的印象当中,应该是在上个世纪的90年代初,90年代的时候,根据日本的一些经验提出这个问题。但是现在到底说我们对于这个产融结合到底什么叫产融结合?这次十九大讲了,要建立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和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就把这几个板块放在一起,这种产业体系,就是现代金融里,在十九大讲的这四个方面已经变成了一个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

对于产业金融传统意义上,或者说我们约定俗成的讲法主要是股权之间的相互的,银行有企业的,企业有银行的。但是美国30年来的危机就是因为这个股权的麻烦才造成了后来的分业管理。

但是中国又有一个特点,中国最大的特点就是78年的改革开放,把高度、指令性的高度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在计划经济下,不要说资本了,由于这种体制的转变,就造成了我们的企业在发展过程当中,都存在资本不足的问题,再加上资本市场的发展有限,所以银行贷款就比较高。

我觉得从产融结合和金融服务这相互之间的关系上,所以说后来的发展,我也不是说我在银监会负责过,在人民银行也搞过金融监管,但是这个几个东西可以考虑,第一,当时90年代初,国家提出企业财务公司,然后是产融结合。因为我们当时企业在国外按欧美国家来讲,他的企业一开始就有融资能力,我们计划改革的企业没有这个能力,不可能的。现在才逐步发展了票据这些,市场发展了,当时就是企业向银行贷款才能拔款这么一个过程。所以我记得财务公司本身就属于产融结合的一个产物。财务公司最大功能,让企业集团能够把集团的资金集中起来,通过财务公司集中起来,而减少一个企业面对几十个,甚至更多的金融机构和社会融资。

另外一个发展,租赁。从租赁的本源,在最早欧美不作为租赁业务,但是租赁业务本身就是融资和企业发展,包括最早的世界上融资租赁的发展,就是创新、更新的问题,企业改革更新,价值折旧。就是这些比较传统的,或者有些适合我们国家的一些特点的财务公司的这种机构,在未来怎么发展。

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走过弯路的,比如说租赁问题就走过弯路,为什么走了弯路?就是因为制造业的发展和产业的发展有些问题,所以把它单纯作为一种金融机构来看。现在我们的政策,我们的要求办金融租赁公司的必须是制造业和金融的结合。

我觉得到后来的所谓产融结合,说是产融结合但是实际上思维方式有变,为什么?因为我跟大铁接触比较多,他们老拿GE来说,后来到了08年也铺拿它说话了。我们在产融结合的过程中,结合结合就结合成一个什么呢,结合成我这个企业集团金融板块,房地产板块,变成一个利润的东西,没有通过产融的结合,怎么提高这个企业集团的核心竞争力和产品的质量。这个我认为是我们现在首先在产融结合上要解决一个真正深层次的问题,不是说股权结合就好了,股权结合变种了,把利润主体来看是产融结合,银行有钱我去弄了。我觉得产融结合还要从我们,特别是十九大召开,我们怎么按照深层次的东西,建立现代体系和实体经济,推动整个经济体系和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提高发展质量上来去讨论这个问题。

 

上一篇:融资租赁企业借款利息抵减销项税的会计处理及税务建议
下一篇:风口正劲!信贷工厂与供应链金融如何“破”与“立”?
万联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