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万联网> 资讯中心> 天下大势 > 企业动态 > 【机构风采】孔雀“东北飞”:闭环操作破解农村征信难 云南信托趟出农贷新路子 > 正文

【机构风采】孔雀“东北飞”:闭环操作破解农村征信难 云南信托趟出农贷新路子

【万联导读】1月11日,《证券日报》记者跟随云南信托创研发部业务人员前往黑龙江省宝清县,对该农业信托贷款项目进行回访,实地探访当地农户情况及贷款需求。

“我们合作社的农户今年借的钱一笔‘烂包’的都没有,”黑龙江省宝清县巨丰合作社理事长刘某骄傲地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近日,《证券日报》记者跟随云南信托实地走访项目所在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北安市、宝清县等市县,深入当地农村联社,走入贷款农户家中。在走访中,记者不仅感受到了现代农业的魅力所在,了解当地发展规模化、集约化农业对资金的强烈需求,也看到了信托机构在支持农业发展方面的诸多创新与尝试。

 

十九大报告指出,“要确保国家粮食安全,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完善农业支持保护制度,发展多种形式适度规模经营,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健全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而要发展现代农业,土地连片经营、规模集约化种植、大型农用机械的引进、高水平农资的更新换代等均是重要因素,而这些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金融机构的参与正当其时。

 

信托贷款“下乡记”

 

作为普惠金融的重难点,农业种植贷款由于收益率低、管理困难等问题,向来不被信托公司所看好。而云南信托则“不走寻常路”,发起主动管理农业贷款项目。2017年3月30日,云南信托成立“云南信托会泽32号农之家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发起农业种植贷款信托项目,以“线上”+“线下”的服务模式,为合作社、合作联社、农场及实业农民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提供资金信贷、农资销售、农技指导、农机服务和农产品销售等一系列服务,借助金融科技的优势将金融服务送到田间地头。

 

1月11日,《证券日报》记者跟随云南信托创研发部业务人员前往黑龙江省宝清县,对该农业信托贷款项目进行回访,实地探访当地农户情况及贷款需求。

 

自哈尔滨市区出发,向西南方向驱车500多公里,历经7个小时左右,《证券日报》记者与云南信托创新研发部信托经理一行终于抵达了此次云南信托农业种植贷款项目的落脚地之一——宝清县巨丰谷物种植专业合作社。

 

宝清县隶属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地处三江平原的核心。“四山一水四分田,半分芦苇半草原”的顺口溜精准刻画了宝清县的地貌特征和发展优势。据介绍,宝清县是典型的农业大县,有“植无不宜,种无不丰”之说。近年来,该县特色农业发展优势明显,宝清大米、红小豆、白瓜籽等多个产品种类被列入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

 

1月初的黑龙江是全年最冷的时候,正值数九寒天,然而零下30度的气温并不能消减当地农民的热情。得知云南信托工作人员前来回访的消息,十余名接受了信托贷款的农民赶到联合社办公室,对云南信托提供的贷款表示感谢,并对明年继续开展信贷合作表示期待。

 

“我今年种了30多垧地(注:30公顷,合450亩),今年一共贷了30多万元。”巨丰合作社农民李某告诉《证券日报》记者,他自云南信托取得的大部分贷款是用于包地,还有部分贷款用于购买种子及农药化肥等农资。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他所耕种地块主要是“老稻地”(注:指已耕种多年稻田地,与新稻地相比投入费用相对较少),每垧地种植成本在1.5万元到2.1万元左右,一年下来总投入超过60万元。“也不能一次性贷太多,贷一半感觉还能接受。”从收入的角度看,除支付农机手工资、刨除种子化肥等成本,今年收入将超过十万元。

 

美莱农业的总经理任艳萍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了当地农民的贷款需求:“对于农民来说,在春耕之前资金周转最为困难。都说东北冬天‘猫冬’,脑子不能闲着,在年前就要为全年(种地)做准备,需要准备包地、购置农资、添置农机,这些都需要用钱。”作为当地农资经销商,她与该县农民合作已有二十余年。“(向云南信托)贷款的农民都是我们本地会种地的,对于我信得过的客户,我才会给他们推荐(云南信托)信托贷款。”

 

“我们合作社的农户今年借的钱一笔‘烂包’的都没有,”巨丰合作社理事长刘某向记者表示,“好借好还,再借不难。像那些不是正经种地的人家,一开始就不贷给他,我也不可能给他们担保。”他向记者出示了合作社成员的入社合同和部分压在合作社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表示将采取一切措施确保农民还款。不过,他也坦言,这几年农业政策好,农业种植产量水平不错,农民还款的事没怎么让他操过心。

 

事实上,从此次记者在黑龙江宝清县、北安市等地区的部分合作社的走访中,也深刻体会到了现代农业的魅力。在今天,农业生产已不是过去“从种到收,天天地拢沟”的情景,土地连片逐渐集中让农业规模化生产成为可能。一台台大型农机替代了人力劳作,无人机撒药的方式也已经成为耕种日常,村里的大型米厂引入进口全自动化装置,从谷粒直接打包塑封即可上市销售……而这些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农村金融或将成为金融机构转型发展的“新蓝海”。

 

找准核心企业 促“内生增长”

 

农村信贷项目向来不被金融机构所看好,部分偏远农业地区甚至出现金融“无人区”的情况,究其原因,恐怕多数还是对农业项目的盈利性有所顾虑。

 

那么,农业项目真的“不赚钱”吗?这种看法似乎有些片面。云南信托研发部负责人王和俊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根据去年黑龙江项目的运行情况来看,在云南信托贷款的合作社农民经在过三个季度的辛勤耕作都获得了粮食大丰收,全部达到预期收益目标,种植收益在20%左右。而在发展特色农业、农产品深加工的地区,在提升农产品附加值的情况下,收益还将实现大幅提升。

 

“我们这个项目还是从‘内生造血’的角度出发,从客观上起到了扶持农业发展、扶贫助贫的效果。但从主观上来说,还是希望项目本身能实现内生增长,以钱生钱,这样项目才能具有可持续性和可复制性。从黑龙江项目一年来运行的效果来说,基本实现了上述目标。”王和俊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该项目公司收取1%-2%的管理费用,与一般主动管理信托项目相比差距不大,收益水平良好。“过去的一年还是试水阶段,规模并不大。预计今年将继续扩大规模,增加与核心企业的合作、增加资金投放量,稳扎稳打地持续推进。”

 

另外,对于大部分金融机构来说,征信问题也是农村信贷中较为困难的一环。由于农业经营主体小而分散,信息采集成本偏高,许多农户从未办理过信用卡,传统的信用评估手段在农村难以实现。另外,在贷款偿债能力评估方面,农村信贷往往面临抵押物缺失或难以执行的问题,而传统的“五户联保”在实践中也屡有违约事项发生,往往“一人失信,全村受累”,这大大削弱了金融机构提供资金的信心和积极性。

 

基于此,云南信托运用了供应链金融的原理,尝试通过控制购买农资和收购两大环节实现金融闭环操作。据王和俊介绍,此次在黑龙江进行的农业信托贷款项目,通过与熟悉当地种植情况的核心企业合作,再由核心企业推荐相关合作社、农户并为之提供担保。根据农户之前与核心企业的历史交易情况,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农户的经营情况。而在今后保持一段时间的合作后,历史交易数据即可勾勒出符合当地实际情况的农户征信图样。

 

核心企业对于项目成功的贡献有多大?以宝清县的宝清丰收农业为例,该公司是当地最大的农资经销商。在项目前期,宝清丰收农业积极向有贷款需求而富有种植经验的农户介绍云南信托的农业贷款项目。在农作物生长的每个阶段,宝清丰收农业会按之前的约定将预购的农资直接送到农户所在村屯,由合作社提供种植技术指导,并在种植季后回购粮食。核心企业的参与成为供应链模式能够实现的主要助力之一。

 

在整个放贷过程中,“专款专用”是保证农业贷款真正用于农业生产的核心。二要实现资金的线上闭环流转,确保“专款专用”,这就需要金融科技的助力。2016年9月份,云南信托自主研发的消费金融系统“普惠金融”正式上线,不仅在消费金融领域持续发力,更令此次农业贷款项目受益匪浅。

 

在这当中,云南信托与农加网合作,以普惠星辰系统作为核心交易平台,充分发挥电子签约、数据互联、资金清算等现代金融科技功能。普惠星辰系统的电子签章功能让借贷双方均能在网上进行电子签约,避免了繁琐费时的线下流程。同时,该系统不仅可以随时调取贷款人信息,而且能做到7*24小时实时放款。在系统对接之后,农民可从农加网上直接向云南信托申请贷款并提交审核材料。在符合条件的情况下,从申请提交到贷款发放仅需要短短两天时间,在保证资金安全的情况下更实现了放款的方便快捷。

上一篇:重磅!顺丰与同盾强强联手,助力供应链金融破解中小企业融资难困境
下一篇:易流I.T.2018战略发布会:透明和人工智能赋能供应链升级
万联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