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万联网> 资讯中心> 天下大势 > 专家观点 > 金融监管太严则水清无鱼 太松则市场动乱 > 正文

金融监管太严则水清无鱼 太松则市场动乱

【万联导读】金融监管太严则水清无鱼,太松则市场动乱,成功在用人得当。中国保监会、银监会在各自发展十余年后将画上句点,合手前进。

金融监管(图/东方IC)

金融监管太严则水清无鱼,太松则市场动乱,成功在用人得当。中国保监会、银监会在各自发展十余年后将画上句点,合手前进。

13日,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方案提出,将银监会、保监会的职责整合,组建中国银行(3.630, 0.01, 0.28%)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同时将银监会和保监会拟订银行业、保险业重要法律法规草案和审慎监管基本制度的职责划入中国人民银行。

组建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意味着中国的金融监管模式变化,从原来“一行三会”的分业监管逐渐走向混业监管。如何看待中国要在此时调整金融监管模式?会对中国金融业造成怎样的影响?日前,记者专访了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陈平,请他讲述了自己的看法。

记者:中国过去总的趋势是分开监管银行业和保险业。如今,中国要调整金融监管模式,从分业监管逐渐走向混业监管。您如何评价中国政府对金融监管的改革思路?

陈平: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以农业为例,农业从人民公社,化小到生产队和包产到户,是为了调动农民的积极性。但是规模经济和机械化的发展,又推动农村新型集体企业。金融业的发展趋势是从分业经营到混业经营,这必然要求金融监管从的五龙治水走向统一监管。

科技、教育、国家安全、军事战略的走向都是加强整合,而非“一包了之”。中国改革的大趋势从分到合,才能引领全球化。美国正在经历从“合”到“分”的反全球化进程,中国应该以身作则地引导由分到合。

统一的金融监管效果有待观察,目前至少方向正确。如果出问题,可能出在缺乏人才方面。金融监管的实质不只是制度约束,而且是人才竞争。

记者:您用“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来评价这次中国金融监管改革,请具体解释为何在金融领域也出现这种“大势”?

陈平:金融监管是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实际相当于“猫捉老鼠”的游戏。任何时候,猫都想立些规矩,比如老鼠只能在外面捡地里东西吃,不能进屋子。但老鼠一定会想办法进到屋子里。监管是事后应对,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目前能抓“老鼠”的“猫”多半被聪明的“老鼠”集团高价挖走了。

今天中国金融兴衰的关键不是什么保护私有产权,而是能否找到资本市场能挂帅的金融大鳄,放弃个人利益来主持国家的金融战略和金融监管。这才能扶持发展实体经济的企业家,抑制短期投机的金融家,造福多数人。

西方负责监管的头多是任命市场摔打出来的行家,让大老鼠改行当猫,抓老鼠。如果这个大老鼠钱已经够养家了,当官只是为名不为利,抓老鼠的经验和能力,比中国从官员与学者找来的羊去当猫,当然能干的多。

而在中国,实际上官员和学者待遇大多不高,提拔去监管部门位高权重,即使自己不接受贿赂或说情,老婆、孩子可挡不住引诱。对于类似情况,毛主席曾有过说法:“水至清则无鱼”。

总而言之,金融监管看中国领导人识别人才的眼光和运气了。如果没有金融监管出于公心的强力统帅主持金融全局,结果多半是中国的民间索罗斯用投机资本打垮央行的脆弱监管。

中国人大今年推出的国家机构体制改革,包括许多重复分散部门的整合,尤其金融监管部门的整合,世界最为关注。因为金融创新的规模和速度大大超越现有金融监管的能力,很容易造成制度套利,导致2008年金融危机式的大崩盘。中国股市和保险市场的种种乱象已经很严重了。中国把银监会和保监会合并为一,是金融监管整合的重大步骤。

记者:您说的很有趣,用猫和老鼠来比喻金融业监管人才和市场人才。您刚才的分析是否说明金融监管的不停变化恰是由于监管人才和市场人才不停博弈的结果?

陈平:金融监管完全是监管部门的人才和市场上要钻法律漏洞人才之间的拼搏,没有一定规矩。所以金融监管不停地在变,就是出了问题就堵一个洞,招儿一定有破绽,被对方抓住,大概就是这样的游戏规则。

如果监管规则太复杂,成本非常高,市场没法操作,那么市场就会被。监管层就会将放松一点监管,这下市场搞活了。等市场出了漏洞又乱了后,监管再收紧一点。金融监管就像中国对农业人民公社、市场上保健品的管理一样,全是这个思路。

搞活金融市场,往往伴随着所谓的金融创新。金融创新是什么意思呢?是法律规定的范围内,人们可以进入。

由于门槛较低、进入的人很多,利润会被摊薄。这时,就有人会钻空子,进入法律暂时没有规定的领域,比如前一阵的互联网金融。等到出现问题,不少人的钱被拐跑,银监会就开始监管。最初发现漏洞比较小,不采取措施,等到出现了大的漏洞,比如上亿的资金被卷走或者出了人命,就加强监管。采取发牌照的形式管理,没有牌照的企业就被禁止。

对于监管的程度,上市公司的监管比较严格,它要公开财务报表,人们可以核查。而没上市的公司可以隐瞒信息,作弊可能性比较大。代价是不上市的公司,借贷比较难、利率比较高,这都是一种博弈。

记者:很多人士指出,上一次美国金融危机和金融业混业经营、混业监管直接相关。对此,时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持否定意见。他认为,美国当时碎片化的分业监管才是危机发生的重要原因。对于这种说法您如何评价?对于中国即将要进行的混业监管,您认为是否有自己的特色,从而避免危机的发生?

陈平:伯南克说的东西不能全信,因为他有的时候在替自己辩护。监管的碎片化的确是可能的。但还有一个可能性,美联储是一个私有银行,它要为所有成员银行服务。所以它要做大市场,然后分配利润。

对美联储来说,有利润可分,这样它的预算就比较大,可以为员工涨工资。美联储职员的工资和美国政府是脱钩的,中国央行员工更没法比,比美联储员工低多了。所以,美联储是可以和市场共谋的,当然,出了问题美联储是受谴责的,所以也要避免翻船。对于这个更重要体制原因,伯南克肯定没有提。

当前世界经济的定时超级炸弹,是美国主导的虚拟金融市场。金融衍生品市场的规模约为美国GDP的50倍,世界GDP的10倍。实体经济运作没有钱,基础投资没有钱,虚拟金融的赌台上却热钱滚滚。如果不治理金融衍生品市场,盲目放开金融衍生品交易,其经济后果,必然超过苏联东欧市场转型期的十年衰退,经济损失可能超过两次世界大战加苏联的内战和饥荒。

任何国家的金融监管都不能避免问题发生。监管效率和资源、人才是很有关系的。用经济学话说,就是在博弈和演化。只要政府首脑比较保守或者安排的预算太少,招不到能干的人才,监管就不到位。目前,中国和西方都面临一个难题,民间市场对人才提供的薪酬很高,当然风险也很大。如果人才想过安逸的日子、稳当的日子,就去政府去工作,会比较稳健。如果进入市场,赚的比公务员高很多,但风险很大,弄不好可能会坐牢。

上一篇:全面库存管理更是一种流程思想
下一篇:陆金所CPO李宏:金融科技不能简单复制电商思维,核心仍是风控
万联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