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万联网> 资讯中心> 天下大势 > 物流企业 > 德邦更名后的新玩法 > 正文

德邦更名后的新玩法

【万联导读】毫无疑问,在德邦的发展历程中,已经开启了一个属于德邦快递的新时代。公司为何要从德邦物流更名为德邦快递?更名之后,德邦有哪些新玩法?公司未来的发展走向如何?针对业内人士的种种疑问,德邦董事长崔维星和公司轮值CEO韩永彦一一进行了解答。

“再见,德邦物流!你好,德邦快递!”针对7月2日德邦在北京宣布公司更名为德邦快递这一重磅消息,有媒体当晚采用此标题发布了简讯。当天,德邦官网同步更名为德邦快递,上市公司简称德邦股份则保持不变。

 

毫无疑问,在德邦的发展历程中,已经开启了一个属于德邦快递的新时代。公司为何要从德邦物流更名为德邦快递?更名之后,德邦有哪些新玩法?公司未来的发展走向如何?针对业内人士的种种疑问,德邦董事长崔维星和公司轮值CEO韩永彦一一进行了解答。

 

以快递为新引擎

 

“快递是物流领域的高端业务,快递做不好的,只是一个二三流的物流公司。”针对德邦物流更名为德邦快递的原因,崔维星回答很直白,“快递做好了,别的基本都可以做好;别的做好了,不见得能做好快递。”在他看来,“别的做好了都是小成功,而快递做好了就是大成功。”

 

崔维星进一步分析指出,快递业务的两大特点,一是规模效应特别明显,二是对管理的要求也特别高。首先,快递是规模越大、越有优势的行业。具体而言,快递做的差很快就消失了,做得好规模增长会很快。“一个人负责一栋楼的,竞争不过一个人负责一层楼的,很容易被竞争对手抛下。”比如,一个中型快递公司,一个快递员负责一个村的业务;一个大型快递公司,一个快递员负责一层楼的业务。对于大公司的快递员来说,负责一层楼每天送100件很轻松。但对中型公司负责一个村的业务员来说每天送50件都很累,不仅人累,成本高,并且客户还嫌慢,还得被投诉。

 

另一方面,快递对于管理的要求很高。“管理好了,客户体验好了,发展就很快;管理差、客户体验差的发展很快或者倒退。因为换快递公司太容易了!”崔维星进一步指出,“怎么叫管理好、客户体验好?绩效考核、人才招聘、科技、信息化等等,这些都要做,不做不行。”

 

正因如此,公司更名为德邦快递,“今后以快递牵头,全公司集中精力把快递做好,去带动其他业务。”崔维星给出的逻辑是:如果你是快递公司,零担也会做好;如果你是做零担的,那快递感觉就挺慢的。“所以,我把德邦物流更名为德邦快递,目的是把快递业务做的更好,这样公司在形象上有点变化,名称叫着更顺口,跟公司战略也匹配。实际上做的是物流(广义概念)的活儿,叫的是快递的名字。”

 

崔维星表示,目前德邦快递业务量平均大约每天130万票,业务量呈现快速增长。整个快递市场的增幅约为20%,而德邦的年增幅为50%~60%。“我希望能保持比较快速的增长,希望能够比同行增长更快,因为快递业务我们是后来者,不快的话生存就很难了。”他对记者透露,“今年的目标增幅是60%~70%,但如果是50%~60%也可以。毕竟,具体增速取决于经济发展、市场发展、行业竞争、企业自身的改善等多个方面。”

 

三年砸百亿元为大件快递赋能

 

当前,国内快递业发展强劲,但却存在着“大件歧视”现象。针对大件快递不能送货上楼这一业界司空见惯的现象,德邦轮值CEO韩永彦提出,快递员不想送,快递公司不能送,大件快递不好送这三大原因导致了“大件歧视”的存在。

 

“作为中国的零担老大,德邦做大件有22年的经验,我们有能力深耕大件快递,完善快递服务,消除大件歧视。为每个商家的承诺力赋能——这不仅仅是德邦的机遇,更是德邦的使命!”对此,崔维星慷慨呈词:德邦快递必须站出来,承担起使命,推动中国大件快递的发展,“让天下没有难送的快递”!

 

韩永彦介绍,德邦计划在未来三年,每年投入35亿元为大件快递赋能,为电子商务赋能,即用于构建德邦大件快递的运营配送体系,打造大件快递的核心竞争力。他向记者透露,接下来每年35亿元的投入,其中分别投资大约5亿元、28亿元和2亿元用于构建大件快递的IT能力、营运能力,以及后台管理能力。

 

未来,德邦砸重金赋能的大件系统要怎样做?韩永彦介绍,具体将打造三大系统,这是基于数字化双胞胎技术应用而打造的智慧系统,包含智慧末端、智慧场站、智慧运力,并且三大智慧系统均是基于大数据算法和IT技术来实现系统和数据提升业务。

 

一是智慧末端,主要通过智慧调度和智能路径,实现快递员效率更高、路径更优、客户体验更好。二是智慧场站,主要是通过AI和大数据等技术对车载货物信息进行深入分析,实现车辆停靠到最优,点位的距离,同时优化货物的分拣路径;大家都是为小件做配送的系统,在场内德邦与中邮科技合作开发国内首套多层立体分拣系统,实现大小件一体化高效操作。三是智慧运力,通过物联网、车联网技术的应用,运输车辆的转弯半径、时速、油耗随时在后台进行控制;通过全流程可视化对司机行为和车辆状态进行监测,保障车辆运行的时效与效率;通过智能调度实现全网车辆和线路多点多地循环运输,保障干支线车辆效率与时效达成。

 

“通过这三大系统技术,确保我们的运营是高效的、友好的。”韩永彦总结说,在快递行业,德邦和其他企业的差异还是很大的,赛道不一样,客户群不一样,追求的服务和客户体验也是不一样。“各个企业都有各自不同的定位,而德邦的定位是在服务品质上要给客户创造卓越的体验,所以在投入上也会着重考虑这方面。”

 

“爬楼机”减轻快递员负担

 

7月2日,在公司更名当天,德邦同步重磅推出“大件快递3.60”产品,即重量为3~60公司的大件快递。公司为何3~60公司重量级的大件市场?事实上,早在2014年,德邦进入快递行业不久便推出了“3.60特惠件”,直接带动了3~60公斤的大件商品快递需求。由此可见,德邦最新发布的本次发布的“大件快递3.60”可以说是“3.60特惠件”的升级版新品。

 

“德邦快递突破原有界限,将60斤重量段的快递服务提升至60公斤段,这不仅是对快递服务的升级,更有望前所未有的刺激大件电商活跃度。”韩永彦介绍说,3~60公斤的快递市场,传统叫法是“包裹”,在欧美国家也是比较胶着的市场。从全球来看,增长最快的也是包裹业务。如今大家在电商购物时也不难发现,每年货物的客单价越来越大,商品是越来越重。

 

对此,崔维星指出,可以期待,中国将诞生出“千亿级”的大件快递市场!“我们看好这块市场。”韩永彦补充说,在这块千亿级的市场,德邦获得几百亿不是很难的事情,这就是德邦选择此市场定位的主要考量依据。

 

众所周知,“让员工爽”是德邦的文化理念和特色之一,发力大件快递,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快递员扛重货上楼的负重场景。那么,德邦要求大件快递送上楼,会否让快递员不爽?对于这个问题,德邦将如何应对和解决?

 

对此,崔维星告诉记者,首先是要配“上楼机”,“不然快递员上楼太累,这是第一步。”他介绍,一台“上楼机”的价格是5000~10000元,如果大件快递配10000名快递小哥,那么就需要投入5000万~1亿元。“我准备过段时间自己先背一下试试,原来让公司高管也来背,观察一下具体操作中存在哪些问题,再去解决问题。”崔维星向来体恤一线员工,谈及这个问题非常暖心、接地气,“30公斤以上的货物一个人背上楼是很难的,所以全部要配‘上楼机’,但是配‘上楼机’我也要来试用,高管也要学、要试用,看看是不是还存在问题,有问题了继续进行修正。”

 

“‘上楼机’是减轻大件快递员负担的主要装备。”韩永彦介绍说,尤其在老城区,由于楼梯比较窄,大件送上楼很难,并且很多大件商品除了送上楼还需要安装,比如跑步机就是“送货加安装”的方式,对此很多加盟制的快递企业到了末端很难执行,而这一点正是德邦的差异化优势。

 

其次,提成要跟上。“肯定是要让送大件的快递员挣钱,这是硬道理,如果挣不了钱肯定不行。”崔维星说,在激励制度上,肯定还是钱最管用。具体怎么操作?“比如,让他多挣点,我少挣点,把服务搞好,这样我觉得是可以的,没有什么问题。”他表示,总而言之,在薪酬方面、考核方面、激励方面肯定都要跟上,具体激励方案可以先试点,看哪个效果好,然后在实践中不断加以修正。

上一篇:首发 | 快成物流完成亿元级Pre-A轮融资,目标不止于满帮集团
下一篇:重磅!圆通投资122亿元,在浙江嘉兴建全球航空物流枢纽
万联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