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批虚拟银行即将落地 金融机构、科技公司谁更容易拿到牌照?

万联网 , 李梅  , 2018-08-18 , 浏览:60

从未来互联网支付的趋势来看,适应“互联网+”时代发展的新形态、新业态,实现多屏全网跨平台用户场景结合,迎合更多年轻互联网客户需求,是商业银行业务创新的发展方向,而近期众安在线、百仕达及中信银行(国际)已组成合资公司“众安虚拟金融有限公司”,并计划申请虚拟银行牌照加速了虚拟银行的发展。据传新公司将于2018年8月底前递交申请,希望成为首批虚拟银行,推进了虚拟银行的落地。

万联网记者多方查询了解到,众安虚拟金融有限公司的确已于2018年8月8日在港成立,目前处于注册状态,编号为2731942。该公司共有7名董事,包括区啸翔、柏立军、柯清辉、欧晋羿、肖风、许炜和章晟曼,个个都是来头不小。

其中,区啸翔为香港证监会非执行董事,柏立军为中信银行(国际)替任行政总裁,柯清辉为恒生银行前副董事长兼行政总裁,欧晋羿为众安董事长欧亚平的儿子,亦是众安保险董事、百仕达控股非执行董事,章晟曼为前世界银行常务副行长,许炜是众安保险副总经理。

虚拟银行究竟是什么?

虚拟银行,泛指不设实体网点只依靠网络或手机提供服务的银行,普遍针对个人及中小企客户,德国、英国及日本等海外市场早年已有相关银行面世。

虚拟银行电子空间中,可以允许数以百万计的银行客户和金融客户,面向银行所提供的几十种服务,根据需要随时到 虚拟银行 里漫游。当客户进入虚拟银行 “大门”之后,所得到的接待和服务与真实的银行一样的。因为虚拟银行 是用逼真的银行大楼 . 服务大厅 . 办公业务房间和走廊通路等 三维立体空间概念设计而成的。

虚拟银行服务最初主要用于企业客户,这是因为企业有主动获得 虚拟银行高质、快速、准确,方便的服务的积极性。随着虚拟银行的发展和完善,人们正在向银行金融业零售业领域发展业务。

据了解,中国内地已经存在多种银行业务模式,微众银行、网商银行或其他直销银行被视作与虚拟银行经营形式相似,虚拟银行通常也须遵守适用于传统银行的相同法律法规。但目前内地尚无监管虚拟银行的具体规定或条例,“虚拟银行”有时作为服务模式之一出现在条例当中:

技术和互联使得互联网上新生了一个不同于传统市场的新天地和新生态,客户行为和需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也意味着线上拥有非常大的金融创新空间。目前众安的互联网保险业务盈利模式遭受资本市场压力,股价已从去年上市发行价59.7港元/股下行至8月15日的34.3港元/股。对于众安来说,此次若能申请虚拟银行成功,将是其科技金融布局的重要一步。

在香港金管局今年2月发布的《虚拟银行的认可》指引(下称《指引》)修订本草稿中,虚拟银行则被定义为,要透过互联网或其他形式的电子管道而非实体分行提供零售银行服务的银行。

香港金融管理局总裁陈德霖表示,在香港推动虚拟银行发展已经得到广泛支持,金管局希望在今年年底或明年第一季度向虚拟银行发放牌照。在完成公众咨询后,金管局于5月30日正式发出《虚拟银行的认可》指引修订本。

需要指出的是,尽管虚拟银行不被要求开设实体分行,但《指引》修订本称必须要在香港设立实体办事处,以作为主要营业地和客户咨询的联络点,并且在港保留完整账簿、账目和交易记录。在旧指引当中,香港仍然容许虚拟银行设立一间或多间本地分行。

设立资质

修订《指引》的消息发出以来,最引人注目的一条莫过于“银行、金融机构及科技公司均可申请在香港持有和经营虚拟银行”。官方文件显示,原指引要求在港注册成立的虚拟银行,必须由一家受官方认可且信誉良好的银行或金融机构持股至少50%;新条例则建议非金融机构在成立虚拟银行时,先注册一个“中间控股公司”,再由此公司控股虚拟银行。

这也就是意味香港当局放开对虚拟银行申请者金融资质的限制,包括科技公司在内的非金融机构同样可以在香港申请拥有和经营虚拟银行。

据了解,在审批虚拟银行发牌申请时,金管局会优先考虑具备以下条件的公司:

具备足够财务、科技及其他相关资源经营虚拟银行;

业务计划可信可行,能提供客户新体验,并有助促进普惠金融和金融科技发展;

已建立或有能力建立合适的资讯科技平台支持业务计划

获发牌后能较早开始营运。

互联网时代商业银行的服务变革

互联网科技的迅猛发展,正在改变传统金融生态和商业模式:虚拟银行兴起并互联网思维适时调整经营方式,将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和人工智能等引入金融创新中,以此来重构业务流程、驱动产品研发、增强风控能力和改善客户体验,重塑其难以撼动的资产组织、风险管理和综合金融服务等优势。

互联网金融对商业银行所带来的影响,与其说是冲击颠覆的挑战,不如说是转型升级的机遇,它加速了国内传统银行业的变革与重生,虚拟银行让人充满期待。

虚拟银行能通过互联网为个人和企业提供全部银行服务,这就要求经营者需要有很强的金融科技能力,包括大数据分析、eKYC、人工智能等等的全部金融科技能力。分析认为,企业持有香港虚拟银行牌照,具有国际资本市场和吸引海外资金优势。

在产品和服务方面,除了自营金融产品,金融科技公司也会与其他金融机构进行合作,拓宽产品范围,为客户提供更多的创新金融服务;在技术方面,进入虚拟银行业务能拓宽平台金融科技的应用边界,充分发挥大数据、数据分析、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等基础技术的应用,提升金融科技能力。

金融机构、科技公司谁更容易拿到牌照?

对于金融机构和科技公司在申请牌照时的竞争优势,WeLab创始人龙沛智认为金融机构胜在对监管政策的熟悉,但由于机构庞大,导致其在效率和响应速度上相对缓慢,其次,银行与金融机构对大数据的掌握不够,导致其对客户缺乏深入了解,需要花时间积累了解客户。

相比之下,科技公司在运营效率和成本上占据比较大优势,利用大数据分析手段进行风险定价,无论是小额或者大额的产品都能灵活覆盖,更快更新迭代,以服务更多普惠客群提升用户体验;同时,虚拟银行需要花费大量资金开发技术搭建网络基础,科技公司在这一点上天然优势。

龙沛智表示,“科技公司利用大数据分析,从产品体验入手开展业务,灵活提供更符合用户期待的产品与服务。但是,由于科技公司缺乏银行运营的经验,初期需花费更多力气配合法规与监管。”

金管局方面透露,自去年9月宣布引入虚拟银行以来,共接获逾50间海外及本地机构查询及表示有意经营虚拟银行,全部符合3亿元最低股本要求;当中有数间具海外虚拟银行经验的金融机构及科技公司,已先后向当局提交业务计划、控股结构等具体的初步申请资料。但实际上,金融科技公司和传统银行对牌照的“脸色”不太一样。

最先对虚拟银行牌照“表白”的是网贷平台WeLab(我来贷)。这家创立于2013年的香港金融科技初创企业,于2014年开始进军内地,当下正积极研究牌照事宜。

WeLab的创始人龙沛智表示,虚拟银行无须开设大量分行实体网点,在成本上更具优势;开户门槛也更低,能够投资更多在技术上,提供更方便的服务体验。

WeLab创始人兼CEO龙沛智认为,金融机构及科技公司在港申请虚拟银行牌照是各有优劣。

金融机构的优势在于对监管政策的熟悉,但由于机构庞大,导致其在效率和响应速度上相对缓慢;其次,银行与金融机构对大数据的掌握不够,导致其对客户缺乏深入了解,需要花时间积累了解客户。

科技公司则在运营效率和成本上占据优势,龙沛智表示,“科技公司利用大数据分析,从产品体验入手开展业务,灵活提供更符合用户期待的产品与服务。但是,由于科技公司缺乏银行运营的经验,初期需花费更多力气配合法规与监管。

本文为万联网(www.10000link.com)原创文章,欢迎各界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万联网
关注万联网公众号
上一篇:数字经济迎来新风口--2018新富资本年中高峰论坛在深举行
下一篇:货运行业寒冬降临,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买车?
订阅&推送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
QQ好友
在线留言
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
的供应链金融创投资讯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