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万联网> 资讯中心> 天下大势 > 市场观察 > 2000亿美元贸易大棒之下,跨境物流驶向何方? > 正文

2000亿美元贸易大棒之下,跨境物流驶向何方?

【万联导读】中国物流学会物流规划与咨询专家王永强撰文指出,贸易战将直接冲击传统B2B大宗贸易,出于规避贸易壁垒的考量,传统B2B集装箱贸易将会加速往跨境B2C碎片化贸易转变。他说,“跨境物流的变局将影响到跨境电商的走势。”

“如果中国采取报复行动伤害‘美国农民和其他产业’,美国将对另外中国产2670亿商品加征关税。”特朗普表示。

该决议在公布后引起轩然大波,来自美国的商业机构代表已经开展了名为“关税伤至核心地”的游说活动以反对特朗普的行为。美国众议院候选人阿奇•帕内尔在社交媒体上公开表达不满,“您难道不知道这会对数百万供应链工作岗位造成影响么?”

美国全国零售商联合会会长马修•谢伊说:“正如数千家企业在给特朗普政府的意见中作证和解释的那样,关税是对美国家庭征收的一种税。”

这是继对华500亿美元商品征税之后,另一次更为激进的贸易摩擦。其超过以往数额及商品种类的特性,或许将对双方产生难以预料的影响。

中美航线承压超预期

“对于利润本身就不高的航运公司来说,加征10%甚至25%的税收是非常难受的。”清华大学工业工程系物流工程实验室主任蔡临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今年上半年对美出口数据下滑可以被看做受到贸易战影响的一个反映。”

根据海关总署在7月初的统计公布,今年上半年,我国对美出口增长5.4%,增速较去年同期下降13.9%。其中,6月份对美出口增长3.8%,增速下降23.8%。几天之后的7月6日,美国突然宣布对价值34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25%关税。

笼罩在中美头顶的贸易战阴霾在去年8月14日开始聚集,彼时特朗普签署行政备忘录授权贸易代表对中国开展301调查。今年4月4日,美国政府宣布对我国输美的1333项5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25%的关税。

中远海控、上港集团、中国外运分别在去年8月份、今年3月份(中国外运)之后,遭遇连续的股价下跌,至今没有回升迹象。

美国进出口数据公司PIERS的数据显示,跨太平洋贸易运力下降了6.7%,货量将减少30%。今年4月份,美国从亚洲的进口量比同期下降了2.7%。越来越多的海运联盟逐步取消跨太平洋地区的服务,这使得闲置船舶的数量被迅速推高。

“贸易战给航运业带来了痛苦的不确定性,因为它扭曲了货物的自由流动,改变了贸易通道,使船舶经营者和船主难以在市场上有效地定位船舶。”来自波罗的海国际航运公会的分析师如此表示。

贸易战对航运的实际影响可能被低估了。7月,在2000亿美元的建议征税清单被公布后,综合外贸物流服务商——乐舱网副总裁林上茂曾乐观地表示“短期内对集装箱运输货量的影响不大”。

他认为,加征关税涉及的商品规模在中国出口中的占比并不是很大,即便未来美国再对额外的1000亿或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不幸言中),最多占目前中国商品出口额的11%。

事实上,这份价值近2000亿美元的商品清单涉及5745项产品,占据了中国2017年向美国出口总额的38%~46%。

今年3月,一份来自天风证券的报告认为贸易摩擦有“雷声大雨点小”的嫌疑。报告指出,“我们判断对实际货量的影响可能并不大,更多是心理和信心层面的影响。”理由是,“2018年集运供需面并不算乐观,本轮贸易摩擦对贸易及货物代理商的信心方面可能会产生负面影响。”

不过2000亿美元关税被正式确定后,航运困境是否会继续加剧还是未知数。“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课题,里面牵涉的行业和利益方非常复杂,最终走向还需要观察,在这之前,各方博弈还将继续下去。”蔡临宁说,“但有一点是确定的,对那些大部分业务在中美航线、并且运输货物在征税清单之列的贸易公司来说,日子会很难。即便出口订单在之前签好,那也现在也面临赔付违约金或者征税压力,哪个选择都不轻松。”

相较于最初版本,美国方面列出的最终征税清单扣除了近300个关税细目,包括智能手表、蓝牙设备等特定电子消费品,最典型的是苹果公司的产品。而这与那封来自苹果的公开信内容不无关系,信中说“我们希望您(指特朗普)重新考虑这些措施”。可见,贸易战对中美双方来说都是一把双刃剑。特朗普政府很难不顾忌来自美国内部的反对声音。

跨境物流驶向何方

中国物流学会物流规划与咨询专家王永强撰文指出,贸易战将直接冲击传统B2B大宗贸易,出于规避贸易壁垒的考量,传统B2B集装箱贸易将会加速往跨境B2C碎片化贸易转变。他说,“跨境物流的变局将影响到跨境电商的走势。”

关于具体形式,王永强告诉记者,过往走集装箱贸易的货物将化整为零,以跨境B2C直邮小包的形式来往于中美之间。不过,有人对这种转变持怀疑态度,快递专家赵小敏认为这从根本上是两种模式,不存在谁取代谁,相互转换更无从谈起。

“以集装箱为代表的传统海上贸易,大都以企业件为主,而非普通消费者。另外,这些货物从尺寸到体积都不太可能用航空件运送。即便之前的条件都成立,那B2C跨境电商主要以直邮小包形式,你的人工和运输成本都要上升。中国出口的商品利润本来就不高。” 易客满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市场负责人黄伟强告诉掌链记者,“我们不做海运,速度慢,并且入港后的手续比较复杂,时效无法保证。运输上我们一般有航空公司的代理价,今年以来价格比较稳定,国内配送最后外包给快递公司。”

如果并非直接在运输形式上转换,而是国内航运公司将出口方挪至美国以外市场,然后中美之间逐步变为征税清单以外的商品以跨境电商为主的形式。首先要考虑的是,国内航运公司能否在美国以外的市场站稳脚跟。

“短期来看,其实很有机会。”蔡临宁表示,“这么大量的出口商品,在短时间内倾销至其他市场,中国企业会在短期内拥有价格优势。不过一旦平衡关系被确立,这些商品就要和竞争对手在同一起跑线上赛跑了。”

值得注意的是,在2000亿美元征税清单中,不少出口水产品是先由美国进口,国内加工后重新出口美国。对这部分商品来说,能否短期找到替代品还是未知数。这是九爪鱼物流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罗丽的观点,她认为“临时性替代产品是有限的,短时间也很难找到可以完全取代原有美国份额的资源”。

至于跨境电商,黄伟强告诉记者,贸易战目前对他们没有产生任何影响。“即便政府对美进口征税,也不会涉及电商品类。”黄伟强还以亚马逊中国为例,他表示在由亚马逊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商品大部分都会回流到中国市场,但是通过出口退税以及跨境电商的优惠政策,成本很理想。“我们今年还有30%的增长,到现在还要到处扩租办公室。”

“电商平台和跨境电商卖家以及物流服务商的成长根本上还是依托于整个跨境贸易产业链条所依附的行业、时代以及政策红利。”王永强说,“2018年注定成为跨境电商的一个转折点。野蛮铺货跟卖模式逐渐终结,税务合规和尊重知识产权势在必行。那些没有长期产品和线路的投机物流公司也会越来越少。”

上一篇:大环境不好?海关总署最新数据显示:22.28万亿,增长9.9%,前3季度增长强劲!
下一篇:26家上市银行至少110位高管变动,起底金融高管大调整
万联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