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的金融监管体系框架正在构建

中国网 , 张婷婷 , 2019-04-29 , 浏览:21

作为现代经济条件下促进资源配置的核心媒介,金融体系的效率性是实现资源有效配置的基本前提。“一带一路”涉及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资金融通、贸易畅通和民心相通五大领域,是一项全方位、系统性的建设工程。金融不仅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内容之一,高效的金融体系也是“一带一路”各种建设资源得到有效配置,降低建设成本,提高建设效率的保障。过去五年多,“一带一路”倡议建设取得了一定成效,这得益于金融在微观与宏观领域,发挥的有形与无形作用。


  双边金融合作成果显著


金融对“一带一路”建设的支持,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各金融要素发挥的作用。根据金融发挥的作用,金融要素主要分为金融制度、货币资本、金融机构、金融资本和金融市场。


从双边领域来看,首先,在双边金融制度建设方面,中国与俄罗斯在央行层面建立了两国金融合作分委会制度,这为两国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开展金融合作提供了政策沟通平台。其次,在双边货币合作领域,双边货币互换和双边本币结算也取得较大进展。2018年10月26日,中国人民银行与日本银行签署了规模为2000亿元人民币/34000亿日元,有效期为三年的双边本币互换协议。


目前,在中越双方双边贸易结算中,人民币的使用量高达80%。此外,在双边互派金融机构方面,目前中国国内银行已经和超过200家俄罗斯银行建立了代理行关系,俄罗斯也从2017年5月开始,在中国设立了海外第一个代表处。另外,双边金融机制构建也有效支持了双边金融合作,2015年,中俄两国在哈尔滨成立了金融合作联盟,截止到2018年,联盟成员已经有46家。


最后,双边金融资本市场也成为了新的合作领域,2017年3月,俄罗斯铝业联合公司在上交所完成首单“熊猫债券”发行。目前,莫斯科交易所也进行着人民币及其衍生品的交易,2019年4月1日,俄中凯德罗斯资本公司(Caderus Capital)经理安德烈?阿科皮扬指出,莫交所计划拓展人民币离岸市场,其中包括债券和股票等投资工具。


  多边金融合作推动资金融通


随着“一带一路”的深入推进,多边金融合作也取得初步进展。在多边金融机构建设方面,近年来,服务于“一带一路”融资需求的金融机构先后被建立起来。


2014年“一带一路”建设专项基金——丝路基金正式设立,丝路基金拥有400亿美元和1000亿人民币资金储备。截至2018年8月底,丝路基金先后为巴基斯坦水电项目、中哈产能项目、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等25个投资项目,承诺的投资金额超过82亿美元和26亿元人民币,实际出资金额超过68亿美元。2016年,亚洲投资开发银行成立,就在4月24日,科特迪瓦、几内亚、突尼斯和乌拉圭四个国家正式加入亚投行,截至目前,成员国已经从建立初期的57个增加到97个,累计批准项目投资超过75亿美元。


其次,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金砖国家银行和上合组织开发银行等大批金融机构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金融投资,也有力支持了“一带一路”项目建设。如下图1所示,自2013年以来,世界银行每年都对中国进行投资。


此外,离岸金融中心为国际贸易货币结算,跨境投融资,外汇交易,跨境担保,金融租赁等金融活动提供了方便,有效支持了“一带一路”投资、融资、贸易结算等金融活动。目前,香港、台湾、以及国外的伦敦和新加坡等金融中心都开展着人民币业务。此外,国内商业银行也积极参与到了多边金融合作中,截止2018年11月,中资银行参与“一带一路”建设项目2600多个,累计发放贷款2000多亿美元,有效支持了“一带一路”的资金融通。


  金融监管体系被逐步构建起来


随着人民币国际化速度的加快,系统性风险也在增多,危机传导机制和传递途径也相应增加。此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金融发展水平差异较大,一些地区还受到地缘政治、恐怖主义、政治安全因素影响,“一带一路”投资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风险。针对沿线的金融风险问题,我国不断深化与沿线国家开展金融监管合作,正在逐步构建“一带一路”金融监管机制。


通常情况下,国际金融监管包括日常合作以及危机应急措施,前者是在正常状态下开展的合作,主要分为三个发展阶段,第一阶段是合作双方以及多方签订谅解备忘录;第二个阶段是各合作方将通过协商,制定各谈判方共同遵守的统一的监管标准;最后一个阶段则是各成员国对金融市场实现统一的监管。而后者则是在非常规状态下采取的监管措施,如遭遇大规模金融波动,甚至全球性金融危机。


目前,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的金融监管合作多为日常合作,合作等级还处于初步阶段。从国内角度来看,2019年1月,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加强中资商业银行境外机构合规管理长效机制建设的指导意见》,要求境外设有经营性机构的政策性银行和境外设有保险类分支机构的中资保险机构参照执行。


从国际角度来讲,在“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与沿线国家也开启了金融监管合作。截至2018年12月底,中国证监会已同63个国家和地区的证券期货监管机构签署了66个监管合作谅解备忘录。银监会也与32个“一带一路”国家的监管当局签订了监管合作备忘录。因此,经过五年多的建设,“一带一路”的金融监管体系的框架也被逐渐构建起来了。


过去五年多,无论是在“一带一路”建设的战略规划层面,还是在具体建设项目中,金融都发挥着不容忽视的作用。可以说,金融贯穿“一带一路”建设的各领域和各阶段,通过提供融资服务、跨境结算等,较好地支持了“一带一路”在“设施联通”、“民心相通”和“贸易畅通”等领域的活动,需要重视并加紧总结建设成果,为“一带一路”的深入发展积累经验。


(张婷婷,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国际研究部助理研究员)


info.10000link.com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文章来源于中国网

关注万联网公众号
上一篇:全球物流50强:德邦顺丰皆落榜,榜首是京东“师傅”,市值6万亿
下一篇:比盒马鲜生还会玩?国美布局未来5G零售新生态
订阅&推送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
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
的供应链金融创投资讯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