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兴资本包凡:产业互联网如何创造价值

华兴资本  , 包凡  , 2019-05-05 , 浏览:4

2019年4月23日,华兴资本集团董事长兼CEO包凡受邀参加2019贝壳新居住大会。会上,包凡以投资人的身份发表《居住产业互联网的未来》演讲,分享了投资链家和贝壳的初心和逻辑,以及对中国产业互联网和数字化价值的认可和期许,以下为演讲全文。

 

我们是链家、贝壳最早期的投资人之一。三年前投资链家的时候,大家都很奇怪,说你们一个干互联网的投资人,为什么去投一个房地产中介?

 

其实我们的逻辑很简单。如果看衣食住行四个大领域的话:衣,阿里已经创造了一个很好的平台;食,我们投了美团,我们认为美团已经改变了“食”的产业格局;行,我们投了滴滴;而在“住”这个赛道里,我们断定随着互联网的演进,会有颠覆性的重大变化,于是我们就开始在市场上看各种各样的投资标的。

 

我们当时面临一个选择:到底是支持互联网背景的公司来改造“住”这个行业,还是押注一个拥有相关产业背景的公司来改造行业?后来我们分析了整个房地产行业,明确了一个基本原则:这个行业的龙头企业必须要建立在深厚的产业基础之上,所以这是为什么我们投资了链家。

 

今天的贝壳之所以那么成功,背后离不开产业背景的演变——中国互联网正“由表及里”,从消费者端向产业端渗透。

 

过去,我们中国的互联网,主要服务终端消费者。改善衣食住行、精神和物质生活,重在连接、呈现,是为消费者的精神和物质生活提供便利未来。由于互联网在消费者端的渗透率已经大幅提高,互联网的增长点将转向产业端。“改革进入深水区”,互联网技术将会深入改变全产业链、全价值链的方方面面,从根本上提高全产业链运转效率、生产效率——此时,融合、打通是重点,“数据”的获取、传输、分析,将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我们认为产业互联网在研发、制作、组装、服务、营销、流通这6个比较重要的环节里面,都需要先完成数字化的改造,再完成一个数字化的升级。当数字化改造完成之后,就产生了五个核心的生产要素,或者说是核心的能力——数据的采集、数据的传输、实时的决策、资源的调配和供需的匹配。当这五个核心要素综合产生互动的时候,那么我们就开始创造价值了。

 

我们总结这类价值一共分为四类。

 

第一类,聚合价值:通过资源的调配,提高企业内部的运转效率。举两个例子,美国第一代的SaaS公司SalesForce,很大程度上解决了企业内部的一个对于销售团队的管理能力,最新上市的一个公司Zoom也是解决了企业管理问题,整合了企业内部资源调配。

 

第二,释放价值:通过企业之间的产业链协作,提升产业链各类资源的匹配效率,比如美国的商品现货市场IT化程度很高,IBM等公司提供了大量成熟的供应链解决方案,Bosch等公司作为产业链整合者创造了巨大的价值,中国也逐渐出现找钢网、巴图鲁这样的供应链企业。

 

第三,流通价值:通过数据采集和实时决策,提升流通效率。这里面很重要的一点,去中介化。为什么有经销商?因为产业链相当长,下游的可预见性、透明度相当差,所以经销商承担了对未来预测的风险缓冲,但随着数据采集、实时决策技术的完善,供应商的核心价值——对市场需求的预测和风险的承担,将会被弱化,电商已经干掉了很多FMCG的经销商,未来还会在产业链上干掉更多的中间环节。

 

第四,回到企业本身,通过在研发环节、制造环节,就深度嵌入实时数据采集、传输、决策,整个生产力将实现根本性的提升,这些本身就是在创造价值。

 

但更大的方向是,当产业互联网已经完成了自身的改造,再跟消费互联网再融合发展,就会创造更大的价值。

 

一方面,整个产业互联网的发展,将推动整个经济的运转效率,由于生产力从根本上提高了,因此经济能够为消费者提供质量更高、价格更低的商品和服务;另一方面,整个消费互联网,也会反哺产业互联网,通过需求对接、数据和技术的连接,持续帮助互联网向产业端渗透,驱动产业互联网发展。

 

从中美之间比较来看,过去的20年里我们已经在消费互联网领域全面超过美国。举例来看,中国新服装款式个数远远超过美国;在餐饮领域以美团为例,每天超过两千万的定单,美国同样的公司可能也就两三百万。

 

但从产业互联网看差距还是相当大,比如工业传感器渗透率,中国4.6%,美国已经达到12%;在数据领域,美国有超过80%以上的企业上云,中国只有30%。从2007年到2018年,美国有超过5000个通过数据分析申请的专利,而中国连1000都不到。在自动化、工业机器人领域,我们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中国的产业互联网发展,既面临机遇,也充满挑战。挑战可能体现在几个方面:

 

第一,我们的人力成本还比较低,这就导致企业主不愿意投资于技术,长期依靠低成本、低效率的,基于人工的管理方式。

 

第二,早些年,中国的整个IT行业中软件发展相当落后,企业端的标准混乱,使得今天去IOE等一系列举措导致中国IT基础设施标准不统一,大规模铺开同一种技术的环境不成熟,跨平台开发成本居高不下。

 

第三,宏观经济及去产能、降杠杆等一系列措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企业大举投入产业互联网的资金实力和信心。

 

第四,在产业互联网领域,中国尚且缺乏消费互联网那样的高质量开发者/创业者群体,来推动行业迅速发展

 

当然,产业互联网发展的机遇也非常大。

 

首先,无论是通过投资、收购还是战略合作,多家消费互联网领军企业,正努力向产业互联网方向转型,并且已经在云计算、零售/医疗等行业解决方案领域产生推动作用。

 

其次,消费互联网的发展构成了一部分产业互联网基础设施:智能手机和4G/5G网络的普及、用户使用手机进行工作和生活的习惯、面向消费者的互联网产品设计和开发模式,将有助于产业互联网的迅速渗透。

 

第三点,由于中国消费互联网的领先性,我们可以很大程度上通过消费者需求来引领、聚合产业互联网发展,我们目前提出很多新概念,C2M/made-to-order等形式,从过去“以产定销”的方式转为“以销定产”,大幅提高产业链运转效率和反应速度。

 

然而目前很多传统企业互联网化还是存在很大的风险,普遍来看痛点主要集中在:

 

第一个,传统企业不正视产业互联网,包括对外声称要转型互联网,但只是形象工程,赶个热闹而已。或者存在救世主幻想,有不少企业家把互联网当做“万能药”,认为有了互联网就可以把之前主业存在的问题都解决掉,这是不现实的。

 

第二个,传统企业不会建产业互联网,没有梳理清楚未来业务策略,盲目的先把互联网搭建起来,或者产品的设计不切实际,不符合用户需求。

 

第三个,传统企业不会用产业互联网,这是一个普遍问题。传统企业线上线下能力不匹配,但急于推进;速度太慢,以传统决策机制来运营,难以跟上节奏;摇摆不定,对互联网的盈利和持久战预期不足,错过机会。

 

因此,只有极少数的企业家才能够真正地拥抱互联网。

 

坦率说,贝壳过去一年的发展是非常惊人的。我们很欣慰看到,贝壳正以现象级的速度,重塑整个中国居住服务行业,今天贝壳平台上的非链家门店占比已经超过了链家门店。这主要取决于贝壳团队的卓越战略眼光以及优秀的IT架构和运营能力。

 

我们长期看好贝壳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在于我们看到了很多创新点,比如ACN网络、业界领先的楼盘字典,对VR等新技术的积极运用等等,这些创新点背后,核心是贝壳的产业互联网DNA以及长期的价值创造能力。

 

如何理解贝壳的长期价值创造能力?我认为有以下几点:第一是战略能力,战略上通盘考虑清楚再启动;第二,超强的执行能力,从产业互联网转型角度看,可能很少有比链家更重的企业,几十万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完成转型,跟执行力有直接关系。

 

当然最主要的,我个人认为,还是大家共同认可的使命感。每个企业转型都会碰到巨大挑战,因为大家有极强的使命感,知道这是正确的方向,即使没有路也硬闯出来,这就是我们看到贝壳的DNA,我相信这个DNA在未来能够创造更大的价值,谢谢大家。

 

info.10000link.com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文章来源于华兴资本

关注万联网公众号
上一篇:叱咤全球的电商巨头亚马逊,为何玩不转中国市场?
下一篇:突发事件!优速快递董事长余联兵意外身亡 创始成员莫浩强接任总裁
订阅&推送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
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
的供应链金融创投资讯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