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天下无难做的中小企业转型!谁能成就工业“淘宝”

齐鲁晚报 , 蔡宇丹 , 2019-06-04 , 浏览:44

2019年贵州数博会,工业互联网论坛火到连论坛大门都挤不进去。

 

你在贵州的小饭馆吃酸汤鱼时,都能听见旁边的人在大谈工业互联网。

 

即将冲刺科创板的浪潮云掌门人、浪潮云董事长兼CEO袁谊生怎么看工业互联网?浪潮云工业互联网平台是国家8个“双跨”平台之一,在贵州数博会最火热的工业互联网论坛上,袁谊生在发表演讲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工业互联网建设目前进入深水区,步入落地阶段,下一步是互联互通,构建生态,形成工业“淘宝”,为中小企业赋能。而浪潮的定位是成为新型的工业互联网运营商。

 

 

中国又创下一项“世界之最”?其实这是“盲人摸象”

 

 

截至去年底,中国已经有269个工业互联网平台,超过世界所有其他国家总和。

 

看到这个“世界之最”,你什么感想?

 

先听一位日本专家的感受。这位专家专程来中国开一个有关工业互联网的会议,结果遭遇两个“没想到”:一是没想到中国有这么多工业互联网平台!二是没想到啥样的企业都在做工业互联网平台。

 

你能说,中国走的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工业互联网吗?

 

浪潮云董事长兼CEO袁谊生在贵州数博会“工业互联网与智能+”高端对话上指出,中国工业互联网建设已到深水区。

 

“我要烧煤气,我不一定要自已架设管道;我要卖东西,不一定自己再开个淘宝,我上淘宝开店就行。”袁谊生说,中国不需要这么多工业互联网平台,广大中小企业需要一个“工业淘宝”。

 

在工信部公布的国家扶植的93家工业互联网项目中,有做传输协议标准的,有面向数据采集、集成、分析的技术产品和解决方案的;有做大数据存储分析与工业APP的。平台厂商一共20家,其中阿里云、东方国信、浪潮、海尔、航天云网、用友、徐工、三一这8家被认定为双跨平台厂商。

 

按照工信部规划,到2020年,这8家中将有3-5家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工业互联网平台。

 

不管是“钦点”还是自封,谁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工业互联网平台?

 

“工业互联网是大象,不是大象的耳朵,也不是大象的腿。”袁谊生说,现在大家都只做了工业互联网某一部分,就以为“摸着了整条大象”,但却摸不到“大象”带来的效益。正是因为只做了一部分,还不到见效的时候。只有筑起一个底层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在这个平台上长出生机勃勃的应用时,那时候才会见到收成。

 

“你不能让一个才2岁的孩子,立马长成18岁的样子。”袁谊生说,现在这个状况意味着工业互联网进入深水区。大象的鼻子做出来了,耳朵做出来了,腿做出来了,下一步最重要的是整合,是各系统的互联互通,是构建生态,是赋能增效,让大家真正看得见工业互联网带来的效果,这才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工业互联网平台要做的事。

 

步入深水区另一层含义是:这个时候,企业战略、组织构架、企业文化、IT的研发,产业结构、格局都要随之调整,这样一个系统化转型才能支撑整个数字化转型。

 

 

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靠什么?这里有“工业淘宝”

 

 

 

现在,山东上下都在新旧动能转型,如何赋能广大中小企业是转型根本。谁能往这个“上甘岭”插红旗?浪潮云工业互联网平台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改造机床产业。

 

滕州有“中国中小机床之都”之称,截至2018年底共有机床企业752家,规模以上企业143家,2017年主营业务收入突破700亿,利润17.3亿元。

 

在滕州这个“中小机床之都”,钻铣床产量占到全国总产量80%。别小看“滕州造”,这些机床在全球都有销售,有的还卖到欧洲,制造厂商后期维护成本很高。

 

去年,鲁南机床、威达重工等多家滕州当地机床龙头企业签署服务协议,浪潮依托工业互联网平台,围绕滕州机床产业集群构建了机床云平台,链接上研华、斯木信息等这样的平台服务商,承载了滕州100多个中小企业,机床云为这些机床企业提供设备联网、上云、远程监控、故障预测、能源管理等服务。

 

工业现场数据采集。

 

把“毛细血管”再放大一下,看看工业互联网如何为机床“号脉”——

 

每台机床都会抖动,反映机床健康状况,通过专业设备把这种抖动接出来,转化成IT信号,再转化成数据,这个“跨界翻译”的过程是既懂自动化又懂信息化的专家做的;再通过IOT设备传到云上。经过授权后数据采集商采集数据,通过智能工具进行分析,找出影响成品率关联因素是什么,这就形成了一个机床故障诊断的模型。通过这个模型来诊断机床存在的问题进行预测性维护,以减少维护成本。

 

这就是工业互联网了吗?袁谊生说,这还不是。

 

当第三方合作伙伴把提炼出来的模型放在机床云平台上,新的商业模式诞生了,另一个企业只要上了平台,就可以调取模型进行故障预测诊断。企业调用模型需付费,提供数据的企业,专业数据采集商、开发模型的第三方、平台运营都能分成。

 

而平台运营商要做的事,让这个平台承载更多的APP,工具、模型,让更多企业服务于它,同时又有更多的企业调用这些APP、模型、工具,这就逐渐形成一个工业互联网的淘宝平台。

 

淘宝的口号是什么?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而浪潮要做的是一个“万能的工业淘宝”,让天下没有难做的中小企业转型——不管是要个钻头模型,还是拧螺丝的工具,还是降低能耗的算法、预测故障、提高精度的APP,在这里都能找到。

 

袁谊生说,这就是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最重要的能力——可推广性。

 

通过机床云建设,营造一个开发者生态,为当地企业提供高粘性、高价值工业APP,这对滕州机床产业集群转型升级意义重大。

 

这也是一个产业聚集过程,通过工业互联网平台,把产业链每一个环节聚集起来,为中小企业服务。

 

大企业在这里充当什么角色?以浪潮为例,在济南打造了高端装备智能工厂“样板间”。只要两条柔性生产线,就能应对BAT的10万台服务器订单,上百款个性定制要求。

 

行业龙头在数字化上的探索——自主研发了各种工业设计软件、工业APP、各种工具、模型、数字工厂解决方案……都可以放在“工业淘宝”上,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输送到更多企业,“国家打造双跨平台的目的,希望有个工业领域的淘宝,把各行业的好东西都拿到这里,这会加快中小企业转型速度,降低转型成本。”袁谊生说。

 

这样一个生态体系,也会倒逼上“工业淘宝”上的企业卖家产业架构发生变化,这一效应已经在首钢身上显现。

 

浪潮现在和首钢旗下的首钢自动化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合作(简称首自信)。首自信原本给首钢一家提供信息化支撑,现在要转型成为IT服务型公司。首自信把产品放在云上,提供线上服务,但它没有公有云平台,首自信需要自己再花钱建商店卖产品吗?它只需租浪潮的柜台卖产品即可。

 

在工业互联网建设中,像首自信这种既懂自动化又懂信息化的角色非常稀缺。首自信原来只服务首钢,现在面对工业互联网平台上的10000个客户,既扩大市场,又能带来产品创新,何乐不为?

 

 

工业互联网平台三大能力:懂制造、能增值、可推广

 

 

袁谊生说,工业互联网是一个慢热过程,光搜集数据进行预测分析,就要三到六个月时间。这个慢热过程,也是树立行业门槛的过程。

 

2017年11月,阿里云宣布在广东建立工业互联网云平台,招募1000名云计算和人工智能工程师。2018年11月,阿里云在广州发布飞龙工业互联网平台。

 

互联网巨头精准聚焦广东这个“世界工厂”。但在工业互联网这个赛道上,已经没法跑出消费互联网上的速度了。

 

西门子成都的工厂SEWC基地,有5公里地下元器件输送带和磁悬浮输送带,这家工厂只有1/4的工作需要人工完成。

 

很多企业到西门子成都的工厂SEWC参观,回来后还是不知道工业4.0怎么落地。工业大数据的有效埋点在哪里?传感器怎么布置?没有老司机指点,一般人摸不着门道。

 

只玩算法的,弄不懂工业。你拿出一个智能工厂整体解决方案,不单意味着你要具有软件开发能力,还包括给企业设备改造,设备连接,得有对工业控制场景的深入了解,最好的办法就是亲自实践。

 

浪潮在济南打造的生产高端服务器的智能工厂,就是把自家工厂作为工业互联网平台的“第一试验场”。

 

所以,“懂制造”就成了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又一大能力。

 

但光懂制造就能够了吗?

 

海尔把自家工厂改造成互联工厂,但怎么把这种能力变成标准化解决方案输出,海尔首先要将“互联工厂”云化,还要打造信息化咨询,输出能力,这和卖冰箱、彩电完全不是一回事,海尔同时要学会N条腿走路,首先要具备公有云平台的支撑。

 

袁谊生用了一个比喻来形容这种转型——从烧柴,到烧煤、煤气罐,这是技术升级,卖的是产品;从煤气罐到集中供气,专业分工变了,输出的是服务,这是一个商业模式的变革。

 

“客户不是要买电钻,而是要买墙上那个洞”。道理都懂,但挑战的是制造业的传统思维,做着做着就变成做项目了。

 

袁谊生说,做工业互联网,企业不需要做一个示范工程,你真正帮它降本增效了,让它的赢利能力增强了,它才愿意买单,这个市场才能真正转起来。这就是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又一大能力——“能增值”。

 

在工业大省山东,像滕州机床、烟台汽车制造、宁津电梯这样的省级产业集群有152个,营收过百亿的235个,过千亿的20个。这些产业集群聚集了大量中小企业。开发大量的工业APP帮助他们解决痛点,让他们上“工业淘宝”上即取即用,见到效益。

 

目前,国内工业APP不超过1万个,工信部目标是6年后形成百万量级APP。

 

2018年,浪潮与欧洲最大中小企业软件厂商Odoo成立合资公司,重点发展中小企业PaaS业务。现在,浪潮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上“长”了一个开源PaaS平台,以吸引更多开发者,支撑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需求。

 

袁谊生透露,浪潮云工业互联网平台聚焦了发工程机械、电子信息、电力等10大行业,目前机床、钢铁、化工、能源管理类的APP调用量最高。

 

 

上工业互联网,第一件事做什么?

 

 

 

来自德勤的调研显示,在中国高端企业家中,87%已认识到工业互联网对企业的影响,但真正采取行动的只有百分之十几,一是“我不知道怎么干”,二是干这件事投入大产出慢。

 

正是因为不知道怎么干,很多企业才掉进工业互联网的坑里,花钱买了一大堆设备,却用不起来。

 

对此,袁谊生说,企业要部署工业互联网,第一件事就是做好咨询,做好顶层设计。平台运营商扮演咨询公司的角色,帮企业搞清优势和劣势,找到现阶段急需数字化转型的点,制定分布实施的计划,让企业搞清楚会带来哪些受益,避免重复建设和信息孤岛。

 

袁谊生说,浪潮最大的优势是一个全能型选手,懂制造,有智能制造的实战经验;有云平台,有支撑云服务的能力;懂信息化,有开源PaaS平台,在这些优势下浪潮要加快成为具备综合服务能力的工业互联网运营商。

 

文章最后,再回到“GE之问”——

 

GE七年烧掉40亿美金做工业互联网平台,回报没有达到预期,反而拖累GE股价,导致GE被踢出道指。GE拥有最深厚工业积累,拥有最强核心技术,投入不惜血本,战略明确。那么,伊梅尔特这场数字化豪赌究竟哪出了问题?

 

这也给269个奔向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厂商提了个醒:这是一个重技术、重资本、持续投入、长线回报的领域。那些无法咬紧牙关持续投入的企业,将被大浪淘沙。

 

袁谊生判断,2020年行业会加速洗牌,更大的可能是制造业巨头和互联网巨头将以各自的优势联合起来,浪潮目标明确,就是要做工业互联网的淘宝平台,做工业互联网的运营商。

 

 

www.10000link.com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文章来源于齐鲁晚报

关注万联网公众号
上一篇:国内首家要素交易平台区块链认证应用实践——前交所打造“智能保理服务系统”
下一篇:黑龙江自贸区即将批复 专家称将有力带动边境贸易发展
订阅&推送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
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
的供应链金融创投资讯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