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亚踩雷、年富破产、九有股份被“ST”......爆雷频发的供应链金融会成为下一个“P2P”?

万联网整理 , 叶秋香 , 2019-07-11 , 浏览:45

最近几天资本市场太诡异。

 

自承兴国际控股的实际控制人罗静被抓、关联公司惨跌,火烧到了诺亚财富,而这把火涉及金额高达34亿。【拓展阅读:资本市场“连环凶杀案”:诺亚财富踩雷承兴国际暴跌20% 应收款供应链金融来源指向京东

 

随着事件的进展,吃瓜群众们发现这场爆雷门并不只是诺亚和承兴的游戏,连京东也被牵扯了进来。

 

1

 

被坑34亿,股价暴跌20%,起诉京东,诺亚财富踩雷事件持续发酵

 

诺亚财富踩雷承兴国际事件的导火索是,旗下歌斐资产管理的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融资方实控人罗静因涉嫌欺诈被警方刑事拘留,之前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为承兴国际控股相关第三方公司提供供应链融资,总金额为34亿元人民币。

 

7月8日晚间美股开盘后,财富管理公司诺亚财富股价暴跌20.43%,市值损失约5亿美元。

 

如今事件仍在持续发酵。此前诺亚财富公开表示承兴国际供应链金融的上家是京东,并起诉京东;

 

事情发酵后,诺亚财富和京东方面频频对外发布信息。

 

京东官方称,“这个事情和京东无关。承兴涉嫌伪造和京东的业务合同对外诈骗,对于这种行为,我们非常震惊,并且已经配合受害公司进行了报案。”否认涉案。此外,京东还回应被歌斐资产起诉一事,称歌斐在被诈骗的过程中至始至终没有通过任何方式和京东进行合同真实性的验证,暴露了其自身在合规和风险管控上存在重大缺陷。

 

而诺亚对于旗下歌斐资产起诉承兴及京东相关事项的说明称,相信真相只有一个,相信相关司法机关会依法查明真相,在其公众告知信中明确提及:承兴国际相关方为京东供应商,双方存在大量长期交易。

 

据此前万联网报道,诺亚财富并不是第一次踩雷。在诺亚频频踩雷的背后,我们不禁想问:为何承兴造假诺亚没有发现?是国内财富公司投资逻辑本身有缺陷,还是我们对供应链金融类标的考察标准有问题?

 

2

 

供应链踩雷的何止诺亚财富,这些公司跨界染指供应链不是巨亏就是“披星戴帽”!

 

实际上随着商业保理业务的推出,前期不少私募机构以供应链金融作为融资方式,将募集资金投向上市公司甚至一般的中小企业获得高收益,然而在2017年下半年以来,涉足供应链金融的上市公司开始爆雷,而通过跨界染指供应链的部分上市公司掉入陷阱,使得公司遭受亏损,最终走向了“披星戴帽”之路。

 

而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投向中小企业没有抵押物的供应链融资产品却大多数以固收类产品形式出现。这些产品穿透之后来看,底层资产实际上相当于一笔较高风险等级的信用贷款。

 

应收账款债权造假,华业资本旗下医疗金融供应链爆雷

 

华业资本(现为*ST华业)过去主营业务是房地产,2015年公司推行去地产化,新引入医疗金融供应链业务。医疗金融供应链业务的运作模式是以资管计划、合伙企业、信托计划等金融产品以折扣价收购供应商向三甲医院提供药品、设备、耗材等产生的应收账款,三甲医院会于到期日将按应收账款原值归还资金,从而实现投资收益,而恰恰就是这业务后来让公司爆雷了。

 

2018年9月25日,华业资本公告称,子公司西藏华烁投资有限公司投资的应收账款债权出现逾期,合计应收账款逾期额达8.88亿元。后来华业资本派律师到债务人陆军军医大学第一、第二、第三附属医院去了解情况,然后发现债务协议是假的。对此公司表示,“公司关联方重庆恒韵医药有限公司涉嫌伪造印章,虚构与医院的应收账款债权交易,可能导致公司遭受重大资产损失”。公告显示,彼时华业资本医疗金融相关业务涉及应收账款存量规模为101.89亿元,全部为从转让方恒韵医药受让取得。

 

华业资本披露2018年年报,曝出巨亏,全年亏损额高达64.38亿元,该亏损额已经超过了公司当年的营收总额。当年度财报被会计师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由此公司股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更名*ST华业。公司股价更是拉开了暴跌模式,从今年4月底再度出现连续跌停,截至2019年7月10日,*ST华业的最新股价是1元,公司股价在2018年下跌69.46%,在今年截至7月10日下跌61.39%。

 

没吃上馅饼反掉入陷阱,九有股份供应链子公司被迫停业

 

九有股份(现为*ST九有)同样如此,由于对重要控股子公司润泰供应链失去有效控制,九有股份于2019年1月15日起“被ST”。实际上2018年下半年以来,九有股份就麻烦不断。今年1月13日晚,九有股份公告称,公司对润泰供应链失去有效控制,无法获得财务数据,润泰供应链生产经营业务停顿。由此九有股份不得不选择申请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原因是“生产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且预计在3个月内不能恢复正常,主要银行账号被冻结” 。

 

九有股份跨界没吃上馅饼反掉入陷阱,据了解,润泰供应链是九有股份于2017年8月现金并购而来。当时润泰供应链51%股权是九有股份以1.58亿元收购得来的。数据显示,润泰供应链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12.23亿元,利润总额3113万元。九有股份持有其51%的股权,其2017年营业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比例高达81%。

 

但是仅仅过去一年,黑天鹅事件就爆发。2018年9月,九有股份首次披露润泰供应链的相关风险,称润泰供应链法定代表人高伟因个人原因前往国外至今未归,润泰供应链业务被迫全面停止。此后九有股份要求润泰供应链提供相应资料未得到任何回复,高伟也长期滞留国外,无法正常履职。2018年11月,九有股份发现,润泰供应链办公场所已无人工作,大门已锁,无法进入。

 

实际上从2018年上半年开始,润泰供应链的经营就已经恶化,仅实现归属于公司的净利润326.60万元,这与并购时做出的2018年全年扣非净利润4500万元的业绩承诺相去甚远。此外,由于九有股份为润泰供应链的银行贷款提供连带责任担保,由于润泰供应链银行贷款逾期,受此影响,导致九有股份也被部分债权银行起诉。

 

【拓展阅读:供应链金融再爆雷 九有股份子公司失控被“戴帽”

 

(三)宁波东力跨界供应链管理服务被坑惨,标的申请破产

 

在装备制造业整体下滑的背景下,宁波东力已连续四年扣非后净利润为负,公司于2014年被“披星戴帽”。而对于公司来说,通过并购无疑是拯救公司最好的办法,而公司此次把并购标的投向了供应链管理服务企业——年富供应链,而对于当时的宁波东力而言,无异于一根“救命稻草”。2016年6月,宁波东力发布收购预案,以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方式,作价21.60亿元收购年富供应链100%股权。据披露,年富供应链的股东作出承诺,其2017年至2019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2亿元、3.2亿元和4亿元。

 

随着并购的完成,年富供应链确实对公司业绩有着明显的提升作用。据年报披露,宁波东力2017年实现营收128.70亿元,同比增长2399.8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59亿元,同比增长1277.33%。其中年富供应链2017年8月至12月的营收高达121.24亿元,占上市公司合并报表的94.20%;实现净利润1.49亿元,占合并报表的93.71%,成为宁波东力2017年利润的主要贡献方。

 

然而好景不长,2018年,宁波东力发现年富供应链原股东富裕控股、李文国等涉嫌在重大资产重组过程中进行合同诈骗和财务造假,随即向公安机关报案。2个月后,年富供应链相关负责人因涉嫌合同诈骗罪、违规披露和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批捕。2018年12月27日,宁波东力收到民事裁定书和决定书,称法院已受理对年富供应链的破产清算申请。

 

自此年富供应链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而据宁波东力发布公告显示,年富供应链2018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亏损17.26亿元,与该年3.2亿元的业绩承诺数相去甚远。

 

(四)金银岛暴雷背后:国投瑞银等知名金融机构均受害

 

去年8月初,金银岛实际控制的互联网金融平台金联储爆雷,被警方立案侦查。金银岛公司则同时人去楼空、业务停止运营,金银岛实际控制人王宏宇据受害投资人称已出走海外,即使金联储由恒丰银行资金存管且是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创始会员。

 

截至6月底,金联储累计出借金额达到176.48亿元,累计出借人数量超过48万,人均累计出借金额约3.68万元。

 

金银岛通过深圳市金银岛众商联合科技有限公司持有P2P金联储90%的股权。在此大背景下,资管产品的投资人及金联储的出借人四处追债,追讨对象就包括九州证券的母公司九鼎集团。

 

金银岛成立于2004年,是主营大宗产品的B2B产业互联网交易平台,先后获得达晨创投、建银国际以及阿里巴巴旗下基金的投资。

 

金银岛近年来为煤炭上下游客户提供所谓供应链金融服务,具体方式即金银岛通过各种形式融资后,再向煤炭供应商放款买煤提供给下游电厂等客户。但在实际操纵中,金银岛并未向债权人提供仓储或收益权抵押,变成了缺少质押措施的信用贷。

 

公司业务覆盖石油、煤炭、矿石、有色金属、钢铁等10余个大宗产品种类,拥有超过120多万家企业用户,平台GMV超过1000亿元,产业链金融累计投放近600亿元。

 

近年大宗商品市场不景气,特别是煤炭受到去产能宏观政策的影响,市场需求持续下滑,金银岛经营跟着出现问题。

 

金银岛暴雷背后,受害的不仅是网贷平台金联储的几万名出借人,还有包括国投瑞银、九州证券、财通资管等一系列知名金融机构。

 

......

 

近年来,“供应链管理”是个很火的概念,意在优化企业内部分工和协同。其中,一个重要的抓手就是供应链金融,目标是提升供应链内部资金效率。随着金融科技的发展,供应链+金融开始在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上也逐渐发力,供应链金融业开始备受推崇。

 

“我们不能否认供应链金融在经济运行中的强大赋能作用。”行业专家表示,“但供应链管理公司应该做的是基于供应链的金融,但实际上,很多都脱离了真实贸易业务发生。供应链金融的保证不如不动产,是动产质押或者合同性的担保性质。如果实体出问题,很容易带来资金链问题。

 

 

目前看来,供应链金融相关爆雷事件还只是几个个例,并非宏观经济原因造成,供应链金融还是有着很大的市场需求和成长空间,对于供应链金融,我们无需采取悲观态度。供应链金融平台在不同行业的应用,必然衍生出不同的行业特性,也将面临不同的行业挑战,这需要我们在发展供应链金融时要深入行业进行思考,促使供应链金融平台向更细分、更精准、更专业的方向发展,假以时日,中国的供应链金融综合服务将逐渐走向成熟。

 

但对于供应链金融,我们还是要采取一个审慎的态度,再一次思考是国内财富公司投资逻辑本身有缺陷,还是我们对供应链金融类标的考察标准有问题?以包容审慎的心去助推中国供应链金融发展。

 

来源:经网(记者杨建、创业邦、界面新闻、万联网综合整理

 

 

INFO.10000link.COM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文章来源于万联网整理

关注万联网公众号
上一篇:A股供应链金融兴起往事:核心企业的共谋与失控
下一篇:科创板首批25家公司发行价落定!平均市盈率49倍,共募资370亿
订阅&推送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
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
的供应链金融创投资讯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