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邦股份业务转型弊端显现 扣非净利润仅剩103万元

《投资时报》 , 《投资时报》 , 2019-10-18 , 浏览:36

快运起家的德邦股份正拓展快递业务领域,虽然凭借“大件快递”在2018年取得了亮眼业绩,但2019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同比减少 65.61%,仅为1.05亿元,其中非经常性损益就贡献了1.04亿元


86天入账7086.35万元,从7月3日至9月25日,德邦股份收获颇丰。


9月25日晚,德邦股份发布公告称,自7月3日起至公告日止,公司及控股子公司累计获得与收益相关的各类政府补助共计7086万元,涵盖财税返还、标准化试点、网点补助、总部企业认定奖励和报废车补贴等内容。


事实上,不仅是德邦,顺丰、圆通、申通、韵达等快递企业均获得了相关补贴。随着快递物流业在刺激经济发展、服务民生、拉动就业等方面的作用日益凸显,各级政府正拿出“真金白银”支持行业发展。


尽管上述收入最终将计入当期损益,或冲减相关成本,不过若结合另一个事实—上半年德邦股份扣非净利仅录得103万元,就变得耐人寻味了。


从快运到快递,德邦股份目前正处于转型阵痛期。


2009年设立的德邦股份以快运业务起家,提供精准卡航(高时效长距离)、精准城运(高时效短距离)、精准汽运(普通时效)三类公路快运的标准化产品,还针对单票重量较大的快运货物提供整车业务服务,属于快运领域的领先企业。


随着各大电商平台崛起,传统商品渠道发生根本性转变。德邦股份在2013年决定以既有公路快运业务的运输网络为基础拓展快递领域,开创大件快递业务,并在2018年推出了行业内第一款真正意义的大件快递产品—大件快递3—60kg。


从无到有,“大件快递”的战略转向至少在营收层面取得了亮眼成绩。该公司的快递业务收入在2018年首破100亿,达到113.97亿元,同比增长64.5%。而该项业务2019年上半年的收入也实现了49.86%的增长,达到66.77亿元。


但新老业务往往难以兼顾。在快递业务崛起之际,德邦股份2018年的快运业务收入却同比下降13.76%,为112.06亿元,首次被快递业务赶超。这一下降趋势延续到了2019年上半年,当期快运业务的收入仅为49.92亿,再度同比下降9.70%。


同时,必须小心,在4000亿中高端快递市场称王多年的顺丰控股(002352.SZ),也已把目光转向20—100公斤的三四线城市大件货物快运市场上。早在2018年,其重货事业群即更名为快货事业群。


鱼或熊掌?熟稔于心的基本盘还是刚刚上手的新生意?对德邦股份而言,真成了问题。但最关键一条是—哪一个才能带来真正的净利润贡献。


归母利润降幅九成九


虽然快递业务与快运业务在操作流程上有较多的相同之处,二者也可共用主要的运输网络,然而在终端的揽投环节以及部分细节流程上,二者仍然存在较大的差异。显然,快递这一细分领域对规模的需求更为明显,人力成本占比更高,这也使得德邦股份在开展快递业务时需要投入更多成本。


具体来看,该公司2018年快递业务的营业成本达到103.3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64.50%,而快运业务的营业成本则为90.70亿元,同比下降15.25%。成本的差距同时反映在毛利率上,该公司2018年快运业务毛利率达到19.06%,而快递业务毛利率虽有所增长,但也仅为9.32%。


不过,大件快递业务的强劲发展确实使得德邦股份在上市首年交出了一份漂亮的成绩单。该公司2018年的营业收入达到230.25亿元,同比增长13.1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00亿元,较上年增长28.13%,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4.56亿元,增幅达45.29%。


但好景不长,从标点财经研究院携手《投资时报》根据2019年中报数据对A股上市公司扣非净利润降幅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来看,虽然德邦股份2019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6.65%,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较去年同期减少65.61%,为1.05亿元。更加糟糕的是,如果扣除1.04亿元非经常性损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只剩下103万元,降幅高达99.49%。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该公司2019年半年报发现,德邦股份的非经常性损益主要来自于政府补助和投资收益。其中,计入当期损益的补助达到7340.46万元,委托他人投资或管理资产的损益达到4607.73万元,二者合计值占到非经常性损益总额的114.37%,且超过了当期净利润。


“踩雷”风险


当然,这两方面的收益来源均不具有稳定性,即便是政府补助也存在政策变化风险。至于对外投资,除了收益率不固定之外,还存在“踩雷”的风险。


2019年7月16日,德邦股份发布公告称,其控股子公司宁波德邦基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自有资金认购的投资理财产品发生逾期,1.6亿投资资金存在延期兑付风险。这笔资金对于德邦股份来说并不是一笔小数目,占到最近一期(2018 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的22.86%。


进行理财投资的同时,德邦股份还在大量举债。年报显示,该公司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的短期借款分别达到10.01亿元和14.24亿元,应付利息分别为586.67万元和316.88万元。截至2019年6月30日,该公司正在履约的银行借款合同共计19项。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自德邦股份上市后,其控股股东已多次质押手中的股权以获取资金,但并非用于缓解公司日常经营的资金压力。据统计,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崔维星已经累计质押其持有的3440万股有限售条件流通股股票,占其直接持有公司股份数的79.98%,占公司总股本的3.58%。再加上德邦股份的控股股东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德邦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向外质押的9000万股有限售条件流通股股票,崔维星及其一致行动人已累计质押公司12440万股股份, 累计质押占一致行动人持股总数的16.95%,占公司总股本的12.96%。


公告方面称,上述质押融资的目的均为股东的个人融资需求,而且未写明具体的融资金额。尽管该公司表示,股权质押风险可控,不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但控股股东多次质押股权对于投资者来说无疑不会是“利好消息”。


截至10月9日,德邦股份大涨5.56%以13.47元/股收盘,但仍较52周高点回落了39.1%。



WWW.10000link.com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文章来源于《投资时报》

关注万联网公众号
上一篇:京东物流称将补贴3亿给员工 每月3000万激励快递员
下一篇:交通运输部调研满帮集团:科技创新推动交通运输高质量发展
订阅&推送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
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
的供应链金融创投资讯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