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万联网> 万联专栏> 杨达卿:物流 “土狼”待进化 > 正文

杨达卿:物流 “土狼”待进化

【万联导读】物流行业有两个知名狼群,一个是来自南方浙江桐庐的快递商帮,走出申通、圆通、中通、汇通、韵达等;一个是来自北方黑龙江佳木斯的公路商帮,走出华宇、佳吉、佳宇、佳加、通成等。这些从“野蛮生长”中杀出的物流商帮

    (2013年11月)有一条狼叼着一块肉过河时,看见水中也有一条狼叼着一块肉,就张口欲夺水中狼的肉。可惜,一张口不但一无所获,还丢了嘴中那块肉。狼很懊丧,但当它游到岸上看见了更多的狼,对着一面面镜子做着奇怪的动作:一类狼个头较大,对着镜子顾盼自雄;还有一类狼个头较小,对着镜中狼厮打。

  上岸狼对着群狼说:“别犯傻了,镜子中的是你们自己!”可是大家各忙其事,没人理会它,没人明白“吃一堑,长一智”的话。上岸狼抱怨:“天地不仁,以镜戏狼。”这时候一匹神马跑过来,飞奔的马蹄把镜子踢破,只剩一地碎片。饿狼一哄而上追起神马。

  不是这样。看着那一地碎镜,看着千百个自己,群狼或者顾盼自雄更深,或者厮打得更厉害。而神马一跃跳到浮云上,对群狼说:“云物流会颠覆你们这些物流土狼,看看菜鸟如何迎接云物流吧。”

  两个物流狼群

  物流行业有两个知名狼群,一个是来自南方浙江桐庐的快递商帮,走出申通、圆通、中通、汇通、韵达等;一个是来自北方黑龙江佳木斯的公路商帮,走出华宇、佳吉、佳宇、佳加、通成等。这些从“野蛮生长”中杀出的物流商帮,对商业模式的简单复制很明显:你把申通看作一面镜子,就能照出圆通、中通、汇通等;你把佳吉看作一面镜子,也能照出佳加、佳宇、华宇等。

  桐庐快递商帮已长成体型较大的那群狼,他们占据国内快递市场一半以上的业务,占据网购快递市场80%以上的业务。谈中国快递必谈“桐庐帮”,他们有资格顾盼自雄。但是照出他们庞大身躯的是松散的加盟模式,衬出他们行业领头地位的是千万个克隆化的中小加盟式快递商。相比基础稳扎稳打的顺丰速运,桐庐快递商帮中的一些企业,还像由松散管理的加盟商沙子堆起的金字塔,而非靠强大管理和科技金砖堆砌的金字塔。

  佳木斯公路商帮是体型较小的那群狼,但包括华宇、佳宇、佳加、通成等也都成为公路货运市场的领跑者。但市场无序竞争,利润微薄,这类企业被路桥费、燃油费等成本压榨成瘦狼。价格战在这个市场屡见不鲜,但价格战不过一场和自己影子的战斗,因为利润率本来已经跌到3%~5%,再价格战无非是一场让自己和对手都自相残杀的战斗。虽然这个市场走出一些创新型企业如德邦、安能等,但多数企业还是一群土狼。华宇和佳宇被欧美企业收购、通成日前破产都显示出该市场微利生存的艰难。

  9月初,由华宇物流创始人王振华二次创业组建的华驰物流宣布解散。据媒体报道,王振华解散才成立一年的华驰主要是其健康原因。但笔者认为,也许不仅仅如此。从商业模式等方面看,华驰物流缺乏适应新市场的基因,还是一头土狼,而不是一头健壮的狮子,这或许才是华驰被迫解散的根本原因。

  王振华二次创业失败和宅急送创始人陈平二次创业(成立星晨急便)失败,虽然原因不尽相同,但有许多相似性——他们都是过河丢肉的狼。他们虽有趟过物流新时代大河的激情和雄心,但却都不自觉地和水中的倒影战斗——陈平复制了四通一达式的加盟模式,还复制了宅急送核心的COD业务等,连星晨急便的商标和宅急送的商标都相似,这是一种倒影。王振华的华驰物流也被称为“再造华宇”,不也是在看自己的倒影?

  陈平“再造宅急送”,王振华“再造华宇”都无可厚非,但如果他们不是看过去行业大潮中的自身倒影,而是看不远处物联网时代的灯塔,面向创新的未来稳步战斗,也许可以走更远。和王振华年龄和遭遇相仿的任正非,在进行创业时选择了走创新发展,创立了华为。任正非曾提到“革自己的命”,也是面向未来抛弃过去的自我。到2008年华为的专利申请数已经位居全球第一,华为也成为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

  王振华、陈平等早一批物流创业家,凭借着市场嗅觉灵敏和勤奋执著,实现了成功。他们创业的时代还是一个市场不成熟,信息不对称的时代,但今非昔比。信息技术正在给物流业带来几乎颠覆式的产业革命。

  物流业新活法

  今年初,马云整合各方资源,以3000亿豪投物流与供应链服务体系菜鸟网络,借助电子商务平台及大数据,借助资本猎手和金融大杠杆,像飞奔的神马呼啸而来。传统物流企业还没看清这类神马,自己用以或顾盼自雄,或自相残杀的镜子已被踢破。

  新的商业竞争已经来了!从中央政府到领先企业都已经在行动。

  新一届政府提出的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不是一个简单的概念,而是依托新技术、新服务、新管理等打造的新经济生态,各类经济动物都要进化。9月29日挂牌的上海自贸区显示出政府在营造新的市场环境,这也在吹响中国物流产业升级的号角。

  中国高速公路和高速铁路等交通硬件设施都已经位居全球第一,改革开放30多年,中国物流在这个环境上赛跑。今年8月,国务院发布了“宽带中国”战略及实施方案,未来中国物流还将在信息高速路上赛跑。我们物流业的土狼是否已经准备好了?

  在大数据等技术打通的产业生态圈上,物流企业需要转变思维往前看,积极调整自己。信息技术带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产业融合,模糊了产业边界,改变着资源开发方式,改变着企业经营模式。

  在新的环境下,依托信息技术的大平台将主导物流协同生态。苦逼的物流企业不能再重复过去单打独斗的活法,要么搭建平台,要么借助平台。目前,细分领域搭建平台的企业不再少数,而企业可借助的平台也有不少,诸如国家平台“全国交通运输物流公共信息平台”等及民间菜鸟网络等。

  在新的环境下,企业对物流资源要的不是独立占有而是驾御,借助资本纽带和技术手段进行的驾御。这对许多民营物流企业家来说,可能是个艰难选择,但也是不得不面对的选择。

  一些家族化物流企业已经开行动,如申通快递和圆通快递都先后在经营层面推行“去家族化色彩”,聘请职业经理人打理公司,分化企业的所有权和经营权。而顺丰也在今年大举引资,吸引战略投资者入股,同时借助社会资本和信息技术撬动大市场。

  这些举措都将改变物流行业的土狼生态,并接轨升级版的中国经济。

  浏览杨达卿的更多文章,请点击杨达卿-万联专栏链接:

  http://info.10000link.com/opinion_author.aspx?au=yangdq

  作者简介

  《现代物流报》副总编辑兼北京新闻中心主编。上市公司独立董事、电视及网媒特约评论员、撰稿人。《前沿讲座》特约专家、东北亚煤炭交易中心特约专家。个人专著:《供应链为王》(中国发展出版社)和《羊圈困境》(中国财富出版社)。另参与《中国反围堵》物流章节写作。

上一篇:王国文:物流规划需向城市倾斜
下一篇:刘宝红:供应商管理不能像唐僧管徒

相关文章

万联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