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万联网> 万联专栏> 杨达卿:丝绸之路与蛛网战略和稀释法则 > 正文

杨达卿:丝绸之路与蛛网战略和稀释法则

【万联导读】国家新出的物流规划首次提出物流业有战略性作用。在‘买全球、卖全球’地球村,中国仍像欧亚大陆上的一只困狮,物流腿脚被‘西山东海’地理大困境困住,还被复杂的地缘政治和经济困住,受制于三重‘羊圈困境’。

   (2014年7月)6月23日电据悉,由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交通运输部及地方政府编制的“一带一路”(即陆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总体规划或在本月底上报国务院。6月1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物流业中长期发展规划》并部署了长江经济带建设。

  一系列涉及物流政策的出炉,有哪些背景和战略意义?就此话题,中新网财经频道采访了长期关注国家物流战略的物流畅销书《羊圈困境—中国大国崛起的物流“短腿”》作者、现代物流报副总编辑杨达卿。

  经济发展面临的“三重困境”

  国家新出的物流规划首次提出物流业有战略性作用。而“一带一路”规划相对于国家经济发展的战略性价值在哪里?“中国在2013年首次跃居全球最大贸易国,但在"买全球、卖全球"的地球村,中国仍像欧亚大陆上的一只困兽,物流腿脚被"西山东海"的地理大困境困住,还被复杂的地缘政治和经济困住,受制于三重"羊圈困境"。”杨达卿如是说。

  第一是陆海地理羊圈。中国处在欧亚大陆东端,处在“地理羊圈”中。(1)向西看,中国西南、西北、北部都被绵延的山脉环抱。西南有世界海拔最高的山脉喜马拉雅山山脉等。西部及北部的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等山脉和沙漠夹杂,全球前五大沙漠中的四个塔克拉玛干沙漠、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巴丹吉林沙漠、戈壁沙漠,围困我国西北和北部边疆。为打破西边陆疆困境,2000年前,汉朝张骞通西域。中国1992年与中亚五国建交,强化商贸合作,复兴丝绸之路。(2)向东看,中国被渤海、黄海、东海、南海组成的辽阔海洋围困。明朝航海家郑和七下西洋,疏通了海上丝绸之路。目前,全球贸易逾90%仍依靠海运,但在钓鱼岛附近的宫古海峡和联通南海的马六甲海峡,都存在不安定因素,在“全球采购、全球运销”的大环境下,中国迫切需要保障海上战略物资通道安全。

  第二是地缘政治羊圈。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全球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也常因此遭“特殊待遇”。(1)为构筑“海上羊圈”,1951年,美国国务卿杜勒斯提出“岛链计划”:构筑由阿留申群岛、千岛群岛、日本群岛、菲律宾群岛、印尼群岛等组成的海上岛链,扼住中苏出海咽喉。2012年,美国国防大学黑姆斯教授提出“离岸控制”战略指出,在非常期间,美日等可联合控制马六甲海峡等,以掐断中国战略物资供应使经济上瘫痪。(2)为构筑“陆上羊圈”,1997年日本首相桥本龙太郎(曾任日本右翼团体遗族会会长和“大家都来参拜靖国神社会”会长)提出“丝绸之路外交”,渗透中亚地区。日本从1999年到2000年是丝绸之路上最大资本输入国(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的最大捐款国,土库曼斯坦的第二大捐款国)。但日本援建交通网极力绕开中国。2013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掀起“包围中国”外交—围着中国兜圈,遍访中国周边邻国。1999年,美国制定了《丝绸之路战略法案》。2006年,美国再次推出《丝绸之路战略法案》。丝绸之路与美国和日本几乎毫不相干,美日推丝绸之路外交战略的用意不言而喻。

  第三是商贸流通的羊圈。(1)第一层羊圈TPP同盟:由美国主导的TPP覆盖的地区的经济规模占全球总量的40%,把日本、越南、新加坡、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太平洋地区国家都覆盖在内,唯独排除该地区中最大的贸易国中国。(2)第二层羊圈TTIP同盟:如果仅从东半球构筑太平洋大羊圈,还不至于困住中国,中国自2001年底成WTO成员后,到2004年,欧盟成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成仅次于美国的欧盟第二大贸易伙伴。于是,美国在2013年与欧盟开启跨大西洋自由贸易区谈判(TTIP),欲构筑全球最大的自由经济区。TTIP同样排除中国。(3)第三层羊圈PSA同盟:如果TPP和TTIP仍不能围困中国,美国还有一张王牌。2013年1月,美国联合英国、法国、德国、日本、韩国等启动“多边服务业协议”(PSA)谈判。美国却没邀请全球第二大服务贸易进口国中国。服务贸易恰是中国经济的短板。从1992年到2013年,中国已20多年服务贸易逆差。

  TPP、TTIP、PSA意在架空WTO,既可捍卫美国主导,日本和德国扈从的全球贸易“金三角”,还可遏制后发经济体。2012年,德国贸易顺差成功超过中国位居世界第一位。2013年蝉联世界第一。中国“一带一路”规划也是在这个大背景下的突围选择。

  “蛛网战略”建利益共同体

  对新形势下的丝绸之路,杨达卿表示,“"一带一路"始于交通物流,兴于商贸流通,强于互融共赢。新海陆丝绸之路需要构筑商业、物流、金融和信息等多维一体的主干道,建立与全球互联互通的服务网络体系。”

  “海明威在《老人与海》中说,"你可以消灭他,就是打不败他"。面对周边美、日、菲、越、印等的近邻或远邻的遏制或抵制,中国的问题则是"你可以打败他,但不能消灭他”,因为他们是永远的邻居。”杨达卿如是说。

  今天的“一带一路”建设需要什么样的新思维?

  “蛛网战略”联通周边

  面对美日等在东海及南海构筑岛链,强势围困中国,美国军事专家詹姆斯·霍姆斯2012年撰文建言,中国可采用拳王阿里的“依绳战术”。在1974年的世界拳王争霸赛上,阿里一上台就遭遇身材高大的拳王福尔曼的轮番攻击,阿里依在擂台围绳上,直挨到第八合的时间,他瞅准机会给福尔曼一记重拳,当即击倒。霍姆斯主张中国要用退守,消耗强大对手的力气,瞅准时间关键一击。

  “在地缘政治上,中国与美、日、越、菲等并非一对一的拳击赛,中国海陆邻国多达21个,是世界上邻国最多的国家。”杨达卿在即将推出的修订版《羊圈困境》首次提出物流“蛛网战略”,在生物界能以一攻防多个对手,并能保持优势的智慧物种不多,而蜘蛛是一个典范。蜘蛛一旦布局出一张网,能把周边草木为我所用,还不伤害周围邻里,结成利益共同体。也因此,蜘蛛不惧四面八方的袭击者,哪怕是大个头—澳洲的捕鸟蛛还能用蜘蛛网捕捉小鸟。

  中国与周边国家印度、越南、印尼等不只是对手,还是都曾遭遇殖民历史受害者,都是后发经济国家,彼此利益相互交织。因此中国要学蜘蛛,善于用蛛网般的利益结盟,把沿线邻国织在一个利益共赢网里,建立利益共同体。

  如何编制这张蜘蛛网,基础在铁路、公路、海运、空运等容易实现区域利益捆绑的交通物流网,这张网要以核心物流枢纽为点,以交通干道为主线,链接成陆运、水运等紧密连接的立体物流网。“蛛网战略”一定要兼顾沿线国家的利益和需求,实现区域利益生态链的交融。互融共赢是这个蜘蛛网的最粘性部分,可以粘住周边国家,结成利益共同体。

  “稀释法则”淡化混水

  “一带一路”对中国来说最难解决的是一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问题。“一路”问题也最亟待解决,因为全球贸易90%仍靠海运完成,东海钓鱼岛附近的宫古海峡和连接南海的马六甲海峡,都是中国海运物流要道。中国如何与相关国家携手共建“一路”?

  面对东海和南海复杂的地缘经济和政治形势,杨达卿在修订版的《羊圈困境》还首次提出了“稀释法则”,“如果是一杯水,被人搅入混水,我们能直接倒掉;如果是一池水,被人搅入混水,我们可想法抽掉,但中国今天面临的是一洋海水,被人搅入混水,既不可能倒掉东海水、南海水、更不可能抽干它们。轻易诉诸武力解决,就仿佛”倒混水思维",难免伤及朋友和自己;轻易撤资相关国家,就是“抽混水思维”,反而给美日提供机会。但我们能注入中国清水稀释。中国清水越注越多,混水或者被溢出,或者被稀释得越少。美国才3亿多人,日本1亿多人,而中国是13亿人,有能力和智慧让清水注入超过混水”。

  杨达卿指出,张骞两次出使西域带去的是和平,郑和七次下西洋带去的也是和平。如今,中国推行“一带一路”战略也会给相关国家输入和谐共赢元素。“一带一路”应是一个“点线面”结合,并实现商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互联互通的供应链服务体系。稀释策略可从四个方面着手:

  一是商权稀释,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长期是美国和日本企业唱主角,中国企业需要积极以资本介入,或者参股或者合资等形式,逐步稀释混水企业的影响力;二是金权稀释,全球贸易主要以美元、欧元等货币交换,也因此全球贸易和物流受制于美国金融霸权,中国要在沿线国家推行货币直换,推行人民币国际化;三是物流权稀释,中国要在沿线国家和区域,积极投资港口、铁路、公路、机场等交通物流设施,为中国物流赢得立足地;四是信息权稀释,中国相关信息服务和装备企业、互联网企业协同起来,积极投身沿线国家和地区,实现信息互联互通。

  浏览杨达卿的更多文章,请点击杨达卿-万联专栏链接:

  http://info.10000link.com/opinion_author.aspx?au=yangdq

  作者简介:

  《现代物流报》副总编辑兼北京新闻中心主编。上市公司独立董事、电视及网媒特约评论员、撰稿人。《前沿讲座》特约专家、东北亚煤炭交易中心特约专家。个人专著:《供应链为王》(中国发展出版社)和《羊圈困境》(中国财富出版社)。另参与《中国反围堵》物流章节写作。

上一篇:汇丰PMI重上荣枯线 专家:稳增长政策需持续发力
下一篇:另类世界杯:平台与专线如何踢场好球

相关文章

万联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