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万联网> 万联专栏> 供应链公司未收回货款能否先向出保函的银行追讨 > 正文

供应链公司未收回货款能否先向出保函的银行追讨

【万联导读】关于供应链公司未收回货款能否先向出保函的银行追讨的实际案例解析

一、案例背景

 

1.Y公司与X公司签订合作协议,约定由Y公司向供应商Z公司进行货物采购及支付货款,X公司负责Y公司采购货物的销售责任;X公司应于该协议生效后、采购货物前向Y公司提供银行履约保函,Y公司根据X公司资信和保函额度给予其相应的信用额度,并按该协议约定执行开展双方的业务,双方结算事宜按照销售合同约定的方式或期限进行结算;按该协议第一条“释义”,“销售合同”指Y公司与X公司采购货物签署的合同。

 

2.合作协议签订同日,Y公司与X公司签订了供应链服务协议,就X公司向供应商Z公司采购电脑事宜,根据X公司出具的产品订货单,Y公司为其提供供应链服务。供应链服务协议约定:X公司应在下单后一定时间内将相应货款全额支付给Y公司,否则应按约定支付滞纳金。

 

3.GS银行向Y公司出具履约保函,以Y公司为受益人,就合作协议的履行为X公司提供不超过某金额的履约保证,承诺如X公司未按照主合同的约定履行义务,GS银行将在收到Y公司提交的书面索赔通知后5个工作日内,以该保函金额为限向Y公司承担担保责任。

 

4.后Y公司与X公司签订产品订货单,Y公司依约发货后,X公司未在合同约定的期限内支付货款,Y公司向GS银行发出索赔通知,GS银行拒付,Y公司提起诉讼。

 

5.问题:供应链公司未收回货款能否先向出保函的银行追讨?

 

二、法院观点

 

6.上海浦东新区法院一审认为:

 

1)GS银行辩称,Y公司对X公司的债权系追索代垫款,在Y公司未能证明其已实际代垫货款并交付货物的情况下,不应认定其债权成立。法院认为,供应链服务协议明确约定了X公司向Y公司支付货款的具体期限,该等付款义务并不以Y公司向任何第三方支付款项为前提,故不予采信GS银行该项辩称。

 

2)GS银行也辩称,供应链服务协议并非履约保函所担保的主合同,不应对该协议下债务承担担保责任。法院认为,根据履约保函担保的主合同即合作协议约定,Y公司与X公司之间的采购、付款按双方另行签订的销售合同进行结算。法院综合考量供应链服务协议的签订目的、时间、交货及付款方式等关键要素,认为供应链服务协议符合双方为履行合作协议而另行签订销售合同的目的,故不予采信GS银行该项辩称。

 

3)法院认定Y公司依约发货,X公司未在合同约定期限内履行付款义务,已构成违约,GS银行应当依照履约保函的承诺向Y公司承担相应的担保责任。法院根据担保法等规定判决GS银行支付Y公司索赔款项及利息,给付义务以保函金额为限。

 

7.上海一中院二审维持原判,理由包括:

 

1)供应链服务协议是在合作协议下签署的仅针对电脑一类货物的具体协议,与产品订货单及合作协议构成一个合同整体。供应链服务协议系主合同合作协议下的销售合同,属于履约保函所担保的对象。

 

2)Y公司依约发货,X公司未在合同约定的期限内履行付款义务,已构成违约,GS银行应当依照履约保函的承诺向Y公司承担相应的担保责任。

 

 

三、法律分析

 

8.从法院查明的事实看,本案交易原本由X公司向Z公司采购货物并付款,后来Y公司介入提供供应链服务,改由Y公司根据X公司的下单,向Z公司采购货物并付款,再把货物交付给X公司,X公司负责货物销售,并在约定期限内向Y公司付款。本案的履约保函就是针对X公司对Y公司的履行义务,包括支付货款义务而由GS银行开立。

 

9.本案Y公司与GS银行未就履约保函的性质发生争议,法院也未就履约保函的性质进行认定。法院认定GS银行是否承担担保责任时,是先认定X公司存在违约,再认定GS银行应根据保函承诺承担担保责任,并根据担保法的规定判决GS银行的给付义务。从审判思路看,法院是按照履约保函为非独立保函的思路进行。

 

10.GS银行拒付理由之一是,Y公司未能证明其已实际代垫货款并交付货物。两审法院均认为X公司构成违约,GS银行应依保函承诺承担担保责任。因此,银行出具非独立保函情况下,出现保函约定的违约情形,供应链公司未收回货款,可先向出保函的银行追讨。银行拒付理由则应紧扣保函约定,否则难以成立,并应按保函承诺承担担保责任。

 

11.如果银行向供应链公司出具的是独立保函,供应链公司未收回货款,同样可以先向出保函的银行追讨。而且,由于独立保函的单据性特征,满足保函的单据条件时,开立人即应履行付款承诺,除非存在欺诈例外。即使审理欺诈纠纷,法院也不是就基础交易的履行情况进行全面审查。以上这些都是独立保函与非独立保函的区别。

 

12.无论银行出具的是非独立保函还是独立保函,供应链公司未收回货款,在符合约定情况下都可以先向出保函的银行追讨,因此,银行保函是供应链交易的重要风控措施。

 

13.GS银行另一拒付理由是,供应链服务协议并非履约保函所担保的主合同。虽然法院未支持GS银行的主张,但该争议并非全无道理,毕竟本案并没有一份各方认可的文件明确约定供应链服务协议为履约保函下的主合同。考虑到供应链服务及合同特点,建议在保函或其他有约束力的文件中做明确约定或指向,以减少由于约定不明带来的争议。

 

上一篇:中通快递董事长赖梅松:巨头之间会洗牌,新入局者基本没有机会
下一篇:北京工商大学教授洪涛:电商法的实施标志着中国电子商务正式进入新电商时代

相关文章

万联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