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解深业物流,宝能如何通过8个人的公司拿下百亿贷款?

风财讯 , 黄小妹 , 2020-01-14 , 浏览:32

距离申鑫徐国良发起对上海银行和宝能的“举报门”,已经过去三天,虽然目前只有“口水战”,但是真相在交易细节抽丝剥茧般逐渐曝光中开始露出端倪。


这个真相的突破口,可能正是处在此次风暴核心中的“深业物流”,一家参保人数仅有8人、2019年上半年亏损近5亿的公司如何获得来自上海银行120亿元的贷款?


 


8个人的深业物流




首先看,徐国良举报信中关于深圳深业物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深业物流”)的内容。

 

上海银行向宝能集团的关联公司深圳深业物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放违法贷款120亿元,该款项均来自上海银行的理财资金,通过平安信托,设立单一资金信托向深业物流发放,其中第一笔53亿元在2018年9月审批,然而,宝能集团提供给上海银行作质押的应收账款,数额如此庞大,你是如何审核的?该应收账款是否真实存在?

 

值得关注的是,徐国良在公开信中提到,上海银行向宝能集团的关联公司深业物流发放违法贷款120亿元。

 

换句话说,如果徐国良所说属实,那深业物流便是120亿元贷款的资金流向。

 

顺着思路,风财讯通过梳理深业物流,从中发现了一些端倪。

 

公开资料显示,深业物流为宝能旗下公司。深业物流于1985年1月20日成立,注册资本9.2345亿元,法定代表人姚建辉。经营范围:供应链管理,投资兴办实业,经营和自由物业管理,物流信息咨询等。其目前由深圳市钜盛华股份有限公司持股78.51%;创邦集团有限公司持股21.49%。

 

风财讯查阅深业物流年报发现,2016年以前该公司没有社保信息,但其2016年-2018年的社保人数从92人减少到8人,公开资料亦未有其相关活动。


2016年报年报


2017年年报


2018年年报


业绩方面,深业物流处于亏损状态。深业物流2019年中报显示,营业收入2.02亿元,同比增长0.30%,净利润-4.98亿元,同比下滑-474.11%,净资产收益率-1.75%。



风财讯发现,深业物流增收不增利的背后是营业成本和财务费用同比增幅均远高于营收增速。2019年中报显示,营业总成本10.86亿元(2.05)、财务费用9.18(1.31)亿元,分别同比增长429.76%、600.76%。

 

亏损的深业物流同时债务缺口大。2019年中报显示,深业物流短期借款33.03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5.87亿元。而公司手上的货币资金仅有5亿元,资金缺口高达33.9亿元。

 

现金流方面,深业物流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连续两年为负。2018年年报、2019年中报、2019年三季报显示的经营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32.79亿元、-12.40亿元、-16.34亿元。

 

就财务数据来看,深业物流目前的运营状态即为:亏损,债务高,账目上负支出。

 

值得注意的是,深业物流大幅度下滑的业绩,叠加社保在两年内从从92人锐减至8人,深业物流是否已经成为空壳公司?这样的公司如何获得百亿贷款?




宝能关键先生




一家参保人数仅仅8人,营收下滑亏损过亿的公司在整个宝能资本帝国中应该会毫不起眼,然而深业物流背后却是与姚氏家族的发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有一种说法,姚氏家族发家之前是“卖菜”的。公开资料显示,宝能集团前身为深圳市新保康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新保康”的前身则是设立于1997年的深圳市新保康蔬菜实业有限公司——这也就是外界传闻姚振华是“卖菜的”之说的由来。


然而真正让姚氏产业帝国腾飞的关键“先生”,正是此次上海银行放贷120亿元的深业物流集团。


据风财讯了解,深业物流集团前身为深圳市笋岗仓库企业有限公司,成立于1983年。2003年1月,“宝能”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深业物流集团股东名单中,持有25%的股权。


从2003年到2004年1月的1年时间内,宝能系通过各个身份的挪腾,在深业物流集团的持股已达46.52%。期间,宝能投资名字也变更为宝能集团,姚振华成为深业物流集团副董事长。2006年,姚振华出任深业物流集团总经理和副董事长,其弟姚建辉任董事兼任副总经理,同时董事席位也多由宝能集团高管担任。


不过此后,由于深业物流内部对于公司经营出现分歧,在经过两轮股东大会后,深业物流集团资产按照股权比例进行拆分:深业集团和内部职工股约占57%,宝能集团约占43%。


虽然表面上内部职工占了大股,但是聪明的姚振华在深业物流最后“分家”的资产分配上选择了土地和物业,这些在当时并不值钱的资产在之后获得了快速升值,这也是宝能集团完成资本积累最关键一步。可以说,近几年宝能系在资本市场异军突起,姚氏的“野蛮人”名号的起点,都是深业物流。


而直到今天,宝能集团总部依然扎根于笋岗的深业物流大厦。

 



桥 水




可以说,深业物流在宝能系的崛起中扮演者举足轻重的作用。尽管如今的深业物流在2019年上半年营收刚过2亿元,净利润亏损近5亿元。但是这家创业“老臣”依然在发挥着独特的光和热。

 

风财讯查询工商资料发现,截至2019年10月31日,深圳深业物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担保合计365.14亿元,占2019年半年度净资产285.02亿元的128.11%。其中对外担保365.14亿元。

 

截至2019年12月31日,深圳深业物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对外担保对象有12家公司,风财讯梳理了12家被担保公司名单,其中有10家被担保公司属于宝能系。

 

也就是说,脱离了实际的物流业务,深业物流如今的身份成了宝能系融资的“桥”和“水”。

 

其实企业为自身关联公司提供担保再正常不过。但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认为,深业物流有大量的对外担保说明宝能以深业物流的资产做了大量融资,深业物流成了宝能的融资平台,有壳公司嫌疑。

 

问题的关键在于,此次上海银行给深业物流的贷款是否都进入了宝能的腰包?

 

熟悉宝能的资深人士表示,宝能可能是通过设置结构化基金、以有限合伙方式获得上海银行的资金的,这样的话,就很难查出来宝能和上海银行的交易。因为中间有个基金,这个基金宝能还不是最大的出资人,而且可能用自己旗下的其他公司,隐藏的很深。

 



上海银行的态度




整体来说,据风财讯观察分析,本次“举报门”时间缘起“存在极具复杂债权债务问题的交易标的”,再加上徐国良本人资金缺口较大,从而使得交易标的再次“易主”宝能,期间产生的利益纠纷,成为本次“举报门”的爆发点。

 

但目前来说,还是“口水战”阶段,三方各执一词。


宝能也对外尚无明确的公开回应,此前其内部员工曾经向风财讯透露,已经在处理对接核实相关情况,相信清者自清。

 

而徐国良回应媒体称:“我可以很负责地说我们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是事实就行了。我希望在阳光下处理这个事情,相关部门都能介入调查。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只要经得起检验就行了。”据徐国良表示,公安部门已在调查。

 

而据风财讯独家获悉,此次上海银行对衡源三个资产包引入宝能,背后是上海国资委的牵线搭桥。

 

因此目前问题的关键在于上海银行如何回应。

 

就在1月10日,上海银行对外称,徐某某及其实际控制的上海衡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因严重拖欠巨额债务被我行及其他债权人依法诉至多家法院,其已深陷债务危机及严重失信局面。为掩盖真相、混淆视听,谋取不法利益,徐某某利用自媒体散布严重失实言论,恶意损害我行声誉,并严重侵害我行高管的合法权益。该行还表示,已在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案,后续将依法配合公安机关查证事实、还原真相。对恶意传播上述严重失实信息的网络载体,保留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局势虽最终明朗,但是显然上海银行和宝能形成了统一战线。

 

因此在一位内部人士看来,事情的来龙去脉很可能是处在蜜月期的徐国良从上海银行处获取了巨额融资,但是却未能通过衡源的项目一举翻身。等不及的上海银行无奈求助宝能帮助自己脱困。当徐国良发现这一块蛋糕自己难分一块,最终通过“举报”的方式让所有人都对蛋糕难以下刀。

 

或许事实如此,但是宝能依然需要回答一个核心问题——一家8个人参保、业绩下滑、亏损扩大的深业物流,如何能够匹配120亿元的贷款。

 

真相还未浮出水面,风财讯将持续关注。


INFO.10000link.com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文章来源于风财讯

关注万联网公众号
上一篇:首次承诺配送时效 快递企业开启春节模式
下一篇:11家物流企业入围胡润500强民营企业
订阅&推送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
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
的供应链金融创投资讯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