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业复工,打开物流通道是关键

《财经》杂志 , 《财经》杂志 , 2020-02-11 , 浏览:10

疫情之下,科技公司还能借助各种技术手段在家云办公,而离不开工厂的实体制造业,面临的困难就复杂的多。


各类制造业普遍有复杂的产业链,一家企业只是产业链上的一环,如果企业上下游没有复工,那么单个企业就很难有复工的条件,而疫情阻断的各类交通也中断了产业链企业间的物流,这正在成为制造企业复工的第一大挑战。


防护物资短缺是另一大困难,为了满足当地复工的防疫要求,如口罩、消毒液、测温设备等各类防护物资目前还普遍存在储备不足的问题,不过《财经》记者接触的多家企业而言,或者通过自己想办法找各种渠道,或者通过高于平时价格购买,甚至有地方政府可以调配当地产能来服务当地制造企业,这一问题虽然紧迫,但并非完全没有办法。


此外,疫情还未缓解的当下,许多地区依然对人员流动控制严格,且要求外地返工人回需要先自我隔离14天。这不仅阻断了人员的流动,即便能回到企业的员工,短时间内也无法回到生产一线,当前能够复工或者部分复工的企业,都需要依靠本地员工。而许多企业的管理和技术人员都并不在当地,这也给企业带来了困难。


多重因素下,许多制造企业的复工前景目前仍不明朗。


以制造业的代表汽车制造业为例。汽车制造业体量巨大,国内汽车制造业产业总产值占GDP将近10%,且产业链长,分工细致,产业链上集中了大量的中小民营企业。当前汽车制造业基本处在待命状态,在等待整车主机厂的复工指令,而主机厂何时能够复工尚无明确消息。


“如果这个月底还不能复工,这个行业就要垮了”,一家江苏的汽车零部件一级供应商企业负责人对《财经》记者表示。


据他介绍,过完年后很早就曾接到几家下游整车主机厂的调查信息,询问供应能否有保障,虽然此前主机厂计划在2月17日复工,但需要根据产业链的保障情况来定,目前仍然没有确定的消息。


该负责人表示,下属的几家工厂利用当地员工可以部分复工。不过关键是汽车零部件行业产业链长,很担心如果自己复工,产业链上游的原材料供应不了怎么办,其部分原材料需要从长三角和海外进口,但现在物流渠道基本完全中断,何时恢复没有定论,如果开工,后续没有原材料能够生产,而且即便自己做出来供了一批货,如果产业链其他公司没有复工,车厂做不出来车,接下来还是要停工,而且资金也无法周转。


国内疫情对海外市场的的影响也将逐渐显现。以该零部件厂商为例,其有特有零部件也供应海外知名车企的部分车型,且全球仅此一家供应商,要寻找替代零部件厂商需要重新进行相关开发、检测流程,至少需要半年,因此,该零部件厂商供货的海外车企部分车型已经确定将在几个月后出现缺货。


疫情稳定地区,体量更小且有出口业务的公司相对好调头,辽宁的一家小型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对《财经》记者表示,当地疫情相对平稳,员工都是本地员工,员工数量只有十余人,因此对防护物资需求不大,储备足够使用一个多月,目前生产的零部件可出口日本韩国,且国际物流将在10号后恢复,在此前向政府提交相关审批材料后,今日已经如期复工,且园区内大部分企业都已经复工。不过,即便复工,该企业当前生产的零部件全部供应日本、韩国的海外客户,国内客户仍在等在主机厂的消息。


车厂让什么时候复工就什么时候复工,是目前汽车制造业面临的基本现状。而让整个产业链恢复运作,物流渠道打通必不可少,但疫情之下,《财经》记者采访多家企业的反馈显示,目前国内只有与防疫物资生产相关的物流渠道可以由政府开辟绿色通道,其余行业物流几乎陷入停滞。


前述江苏的零部件商负责人因此对《财经》记者表示,控制客运可以理解,但希望政府能够放开企业生产的货运物流。现在物流停滞,只能逼企业自己想办法出去采购,也增加了风险,而大的物流企业更有能力集中做消毒防护工作,“让大卡车跑起来”,该负责人表示。


物流中断的影响,已经成为多个领域制造企业复工的头号难题。一家浙江的电气制造企业负责人对《财经》记者表示,目前企业储备的原材料只有三四天的库存,未来出货肯定有问题,原材料运输主要靠公路,但目前高速公路都封锁了,司机出去一趟回来还要隔离十四天,进出物流都有困难。


即便是防疫物资相关企业,复工也受到物流影响。一家长三角的口罩设备供应商对《财经》记者表示,当地的元器件市场还未开门,现在虽然已经申请复工,但产业链不恢复无法开工,此外,也有不少上游原材料是温州的供应商提供,当前温州疫情严重,物流渠道也非常困难。目前只能希望2月下旬市场恢复之后可以快速投入生产。


不过另一问题是,疫情之下政府的审慎管理,也是企业复工必须迈过去的坎。


前述电气制造企业负责人对《财经》记者介绍,目前已向政府提交了审批材料。但何时能够获批并无明确消息。他表示,政府人手有限,而现在几千家企业等着排队。


基层政府加码的疫情控制,也让企业面临困难。该负责人戏称,“现在是村长比区长还大”,当地不少企业在地方乡村,为了确保本地疫情的控制,人员流动控制和复工审批在基层政府往往更加严格,“村里的制度和上面完全不一样”,企业复工面临更大的困难。


多家企业都希望政府能有更明确的复工要求和时间预期,建议根据疫情有更精细的管理。该企业负责人表示,当地目前根据企业的重要性对复工批次有大致的先后要求,除了防疫物资企业外,首批企业是当地的重点大型企业,但后续其他企业能不能开工,何时开工,还没有明确信息。他建议,地方政府掌握疫情发生的具体信息,能否做一个区分,没有发生疫情的园区、开发区先开工,而不是现在一刀切全部停掉。


亦有制造企业负责人对《财经》记者表示,目前基层政府出台的复工相关措施,几乎要求企业法人承担无限的防疫责任,但企业本身也做不了严密的预先排查,还需要政府的防控部门来共同配合。


info.10000link.com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文章来源于《财经》杂志

关注万联网公众号
上一篇:疫情拖累银行信贷?银行:影响节奏 总量无虞
下一篇:需求旺管控严 物流转型快马加鞭
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
的供应链金融创投资讯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