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交锋:物联网金融重塑数字信任与智能风控的真知灼见

万联网 , 万联网 , 2020-09-25 , 浏览:798

(圆桌现场图)


万联导读:9月17日,由万联网主办的“第六届中国物流金融创新高峰论坛”在深圳正式举办,论坛现场还发布了《中国物联网+供应链金融白皮书(2020)》。作为国内最具影响力和关注度的产业+物流金融行业盛会,论坛线下汇聚业内权威专家和行业精英围绕“推进物流数字化 助力产融一体化”主题解析物流与供应链金融热点难点痛点问题;线上直播分享现场嘉宾精彩演讲内容,线上与线下结合,聚焦物流数字化创新实践与转型机遇,推动行业共襄盛举,合作共赢。


为方便业内人士对与会嘉宾们的分享有更深入的了解和思考,万联网将逐步发布嘉宾速记内容,以下为论坛下午场围绕“物联网金融:重塑动产融资数字信任与智能风控”话题展开的圆桌对话的观点整理,内有删减,仅供业内人士参考。


主持人:国物流学会兼职副会长 天津德利得供应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运营总监 恽绵


嘉宾:物易云通总经理 龚晓斌、狮桥运力CEO司楠楠、中融泰隆创始合伙人&CMO王志达、中信银行深圳分行交易银行部总经理 彭嵩




恽绵:未来是一个我们过去从未经历过的线下操作、线上数据、虚实结合的世界,依靠过去的经验,我们已经无法走到未来。那么未来的发展怎么办?我们又如何去知道未来的方向在哪儿?过去一个战略管五年十年,现在哪敢做五年、十年的战略?你根本不知道后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网络货运供应链平台如果和网络交集,在大势之下的供应链金融服务和未来的金融服务又有什么样的关系?网络货运服务的增值发展趋势是什么?场景化的金融化探讨会是哪些呢?这是今天蔡总给出的题目,就此想和各位嘉宾聊聊天。


首先我想请各位嘉宾就“网络货运平台创新升级与场景金融探索”,谈谈您的观点和您的想法,什么都行,什么都能谈。


彭嵩:感谢恽绵总。听了嘉宾们的分享我非常有感触。其实金融机构大部分信贷投放还是依赖于传统金融服务,银行在物流金融这个领域的信贷投放占比目前是不高的,造成这种现状的因素是什么?要做过供应链金融的都会有些顾虑,因为以往我们的技术手段不足导致这个业务其实有很多的风险点没有办法规避,而我们服务的对象它的特点是自身的信用资质偏弱,同时是轻资产,针对这类企业我们要服务它,我们就需要用更有效、控制力更强的一些手段。我们以往做供应链金融,最后我们的着力点重点是监管、看我们对实物的控制,但是最后往往发现,所有这些都是皇帝的新衣,真正出现风险问题的时候,过去的控制手段都没有什么效果。所以我认为,供应链金融发展到今天,随着物联网技术、区块链技术的进步,其实到了可以回归本源、抓住供应链业务本质的时机。抓住供应链业务的本质是走了一些弯路,我们过多注重重资产、货物质押等,而到了今天,我们应该可以回归到物流、信息流、资金流三流合一的本源。


刚才说的物联网、区块链实际上解决的是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就是解决如何掌握信息流的问题。中信银行在如何解决供应链核心问题上有哪些方案和产品呢?今天这个场合我想站在银行的角度和大家做一个分享。银行最信任的是通过我的账户进行的所有的交易,就像刚才有位分享嘉宾所说的,把客人请来银行的厨房吃饭,这是我最放心的。中信银行做的这项业务方案是什么?第一,帮助网络货运平台的结算,所以我们推出了物流宝,通过这个产品一端向货主收款,另外一端向承运人付款;针对后端消费市场的加油、保险等,我们也提供相应的结算产品,也可以解决后端的一些进项税抵扣的问题。通过物流宝结算的产品,我们把网络货运平台所有的资金交易都锁定在我们银行,而基于结算基础我们提供了非常丰富的物流产品,比如针对车险这一端的车险分期,我们已经在全国推开了,目前业务规模已经达到了10亿以上;另外还有针对运费、加油、ETC等等,我们都应运而生、相辅相成地推出了配套的融资产品。所以我们的思路就是将结算和供应链金融相结合,最后落实到锁定供应链闭环的资金流、信息流和物流,做好网络货运平台的金融服务。


恽绵:现在任何一个平台上拥有十几、几十万辆车,一年有上亿的订单都是很有可能的,那么这么复杂的真假判断、现金流的最后确定支付、还款都由银行负责吗?平台需要做些什么事儿呢? 


彭嵩:平台一是给我提供数据,二是在我这儿建立一套完整的交易结算的体系。我们银行是有一套风控模型针对单个借款人,对风险肖像进行刻画和筛选,几种方式结合在一起,最终形成风控的模型。这也是一个大数据法则下锁定一定的违约概率发展的逻辑产品。




恽绵:王总,中融泰隆是新兴的专线平台,把各个区域的专线的小霸王整合起来做的一个品牌,您怎么样看网络货运的平台的创新?

王志达:我们也是最近申请了两块网络货运牌照。国家这几年在推无车承运人,现在叫网络货运,正在做试点。以下是我个人观点,不一定对。

首先,原来市场太散乱,国家税收找不到纳税者,乱象丛生,所以第一要解决的是数据真实性问题,确保交易是真实的。第二,要通过真实、大量的交易数据和轨迹搭建一个信用体系,这个信用体系不仅涉及到从业主体、第三方物流公司、专线公司等,同时涉及到个体,这是我们非常缺乏的。这样的系统性的网络货运信用体系的搭建,也是为将来的稳定发展奠定基础。第三,归根到底要降本增效。网络货运的核心目的是要推动行业降本增效。  


我们的态度也很明确,首先是绝对合规合法地按要求做网络货运。无论是数据还是材料,完全合规化操作,踏踏实实做事情。你做的数据越真实,将来的基础就越扎实,你就越能赢得金融机构的信任。


金融对物流来讲,把物流比作一个人的话,科技驱动的是大脑,金融一定是我们的血液,推动这个人能够有活力地快速往前走。网络货运平台核心的几个点是:保险是必须要上的,规范金融产品基于场景化的大数据,然后通过算法,出来的这种供应链金融产品就是大数据法则下的,一定是可信的;信用会和我们的授信额度、主体的财务成本直接挂钩。目前来看,将来价值相容、多平台镶嵌的趋势确实是不可逆的。


恽绵:谢谢王总。我们知道中融泰隆合作的很多是专线公司,实际上你们平台是在和很多小B在合作,实施过程中,您这一套供应链金融服务体系在设计的时候,对银行来说,面对法人、自然人、企业是不一样的,您需要关注它们每一个不同的小B的特点,那您是打算给银行做一个标准化产品对这些小B提供服务,还是帮他们一个个对接银行?或者是您有什么新的打算?


王志达:这个问题太好了。我们本身也做了十几年物流,我们基于经验认为,S2B2C的模型才是对的。虽然我们是B2B的平台,但是还是要透过小B深度服务于C端。对企业来说,特别是专项企业还是很规矩的,中国公路物流里最早做的是专线,这些人很在意在行业圈子的口碑,也很在意企业的征信如何、个人征信如何,因为他维护的客户比较稳定,所以非常在意和客户的关系如何,平时做生意的时候程度如何。所以我们和这些企业合作,其实还是蛮放心的。大家以诚相待,通过搭建这个平台,真正为大家通过打通线上高速公路,做数字的初始化,把业务流、信息流、现金流、票据流和物流合一,各个环节降本增效,大家真正享受到平台带来的利好,它就会真心实意跟你走。整体是面对不同的用户采取不同的解决方案。




恽绵:司总,您怎么样看网络平台创新思路?

司楠楠:感谢蔡总邀请,让我有机会在今天下午和大家做这样一个分享,也跟在场的前辈和高手们进行学习。我对网路货运的认识是“一大一小”,大是大机会、大行业和大趋势。现在网络货运趋势下,我们发现了这是个大机会,也就是雷军先生提到的“风口来了以后,站在风口上的猪都会飞”。目前货运已经到了3.0时代,经历了“票贩子”第一个时代,大家解决进项税的问题,合不合规都在于发票,经历了无车承运人试点的2.0时代,现在到了网络货运的3.0时代,我们会思考,我们能在网络货运经营范围上延伸出各种各样的金融服务,此外,“营改增”这个大事件的背景引发了增值税的连接,让大家更积极地开发系统。


大家知道这个市场很大,但对于行业的另一个普遍认知就是“小”,连接的是大市场和小服务。其实我们现在做网络货运无非是连接一大一小的问题,把小的卡车司机终端怎么样和大市场做连接,而一大一小中间的连接需要工具和价值,连接的工具就是大家现在做的系统,也就是服务化的产品;另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连接就是金融,金融的本质是一个资源的分配,就是社会的杠杆,把资源分配到各行各业里面去。总结一下,面对小卡车、小司机,去连接大市场,将价值通过系统和金融进行连接,提供刚性服务。 



恽绵:龚总,您说说您的观点。


龚晓斌:我们公司是从网络货运一路走来,现在成为大宗商品供应链服务平台,与网络货运一起经历了一个发展。我们是国内第一批做网络货运的,从网络货运试点到正式启动,行业的标准的起草、研讨等也有参与。


网络货运的发展经历了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过去讲的试点阶段,在这个阶段,网络货运究竟怎么做,大家都在探索。这个试点阶段现在已经过去了;第二个阶段,属于鱼目混珠阶段,也就是一些票贩可能不明白我做这个事情的目标是干嘛,只知道这是一个生意、知道这个可以赚钱(导致了一些乱象);第三个阶段就是,网络货运最大的价值就是数据化,可以赋能于上下游的,也就是说,必然要和供应链结合起来。如果不和供应链结合,在鱼目混珠阶段就会被淘汰。到了和供应链结合之后,网络货运的基础生态自然就会形成。只有到了赋能上下游后,才能进入第四个阶段,才能称之为(真正的)网络货运平台阶段。


按照我们的想法,在第二、第三阶段如何和上下游融合?优势就是场景融合,和上下游结合得越紧密,才越有可能做大做强。如果和金融结合,一定要解决好三个问题,第一是能够解决好这个业务的真伪验证,第二是如何把业务做好、赋能上下游,让这个业务赚钱,第三是帮助解决问题后这个钱还能收回来,用最朴实的观点打造服务体系。虽然银行给我们的授信很多,但我们永远只做金融的场景,不做金融,我们永远不碰金融的钱,在这个过程中让你放心。我们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赋能给供应链上下端合作方。我们赋能各家金融机构授信,提高授信额度,这样就把信心大大提升了,做这个平台之后物流行业也得到了发展。我坚信,继续这么走下去,物流行业其他政策、服务自然会生长出来,而不是刻意设计出来的。




恽绵:我一直觉得互联网共享思维是有局限的,你看看几个互联网巨头照样掐架就明白了。这是商业关系所导致的,这是没有办法的。我们看看各位嘉宾的观点:从银行角度来说,银行最重要的就是担心(风险),怎么样把担心消除,事情就有可能可以解决。物流这件事情本质就是商流、信息流、金融流合一,这就是供应链,所以这个事情从银行角度来看,他们看得很明白,看得很清楚,他们要做的就是这个事情,他们直接推出的物流宝就是针对具体的需求,而这个物流宝已经打破了传统的风控模型,采用了全新的模型,而且这个模型里有一个最重要的基础就是少不了平台,没有平台的数据就没办法办法对应成千成万的司机,一个个谈都没法弄。

王总提出的是从公路货运角度来说,核心是信用,数据的真实性、交易的真实性,最后建立起来的信用,这个信用是供应链金融最核心的。不能忘记物流的核心作用是降本增效,在降本增效里,我们需要合法合规地把现在所有的业务扎扎实实做下去,所以数据的真实、业务的真实,加上保险等各种各样服务体系,这里我觉得王总他们做得和一般的网络货运平台不太一样,他们是一个S2B2C,这说明平台是多样的,平台的需求也是多样化的。我们过去认为网络货运平台没有多少机会,至少快递平台没有多少机会了,现在看来专业的平台还是有机会的。


司总从金融出身进入网络货运,他看得特别深。凡是做金融的他们逻辑性非常强,一上来看到了“大”和“小”,大的是大机会、大形势、大市场,这就是他进入这个行业就能从零到几十亿规模的原因之一;还要从小处着眼,也就是小服务、小司机。网络货运平台的定位特别精确,就是让它的数据链起来,金融一定是手段。对于数据到底能不能分享,司总看得非常透彻,从资源的角度看就是可以分享的,当资产看就是我的不能分享,即使这些东西是一个数据。


龚总更像一个学者,他把货运分成四个阶段,试点阶段,鱼目混珠,这个还是发展初级阶段,再进入供应链结合阶段——其实只要和金融、商流融合,就进入供应链结合阶段,后面才是网络货运平台。龚总解决金融解决真实性问题,帮承运商解决运营问题,把事情都替人家想好了,可是他没踏踏实实在座椅上坐着,他走到综合物流了,这有点像张慧总(注:即华兴资本董事)说的那句话,要成为综合物流服务商。


最后抛一个题目给大家,我梦想的供应链企业的专业平台有没有可能实现?大家的回答给了我信心,只是我今年67岁了,不知道是否看得见。只要大家共同努力,供应链服务对网络货运平台或者即使不是平台而言,在未来的发展中一定是非常重要的,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管住本心、不忘初心,我们做物流是为客户创造价值,只要能为客户创造价值,我们所做的事情也一定会实现我们的价值。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感谢各位嘉宾带来的精彩观点。


本文为万联网(www.10000link.com)原创文章,如有异议,请联系我们。文章欢迎各界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万联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关注万联网公众号
上一篇:核心对话:仓单融资的法律与标准、科技与管理之深度探讨
下一篇:圆桌交锋 | 物联网金融重塑数字信任与智能风控的真知灼见
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
的供应链金融创投资讯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