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简单汇向晓丹: 供应链平台的价值是构建一个互信的生态,让信用可以流转起来,以此带动产业链条的金融普惠

万联网 , 许书川、叶秋香 , 2020-11-25 , 浏览:1447

自我国推动电子商业汇票发展以来,我国票据业态的发展开启了新的征程。进入2020年,随着标准化票据和供应链票据的出现,应收账款票据化进一步提速。可以说,应收账款票据化的阶段性发展成果显著。

 

2020年9月22日央行、国资委、银保监等八部门发布了《关于规范发展供应链金融 支持供应链产业链稳定循环和优化升级的指导意见》(银发【2020】226号),这是我国支持和指引供应链金融发展的又一重要文件。支持商业汇票、供应链票据、标准化票据等发展的表述赫然其中。

 

但是应收账款票据化的发展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当前也的确面临不少挑战。简单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作为票交所推动应收账款票据化发展的智囊团之一,作为引领探索与实践的供应链金融平台,一直以来有自己的深入观察、前瞻性思考、积极创新与实践。就当前应收账款票据化发展的现状、瓶颈,E信平台如何转型升级、与时俱进,核心企业的意愿和风险如何解决等问题,万联网对简单汇副总裁向晓丹女士进行了专访。

 

(简单汇副总裁向晓丹女士)

 

01一、应收账款票据化发展正在阶段性地修整,下一步将是“更上一层楼”

 

自2020年7月28日首批标准化票据发行以来,全国前3单以供应链票据为基础资产的标准化票据均由简单汇完成。对于央行、票交所推动应收账款票据化发展的意图,向晓丹认为:“‘应收账款票据化’是易纲行长在2019年6月份提出来的,央行和票交所推动应收账款票据化发展的一个重要目标还是为了解决中小企业的融资问题。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人行和票交所打出的是一套组合拳,今年除了推动供应链票据、标准化票据的发展,还推出了商业汇票信息披露平台。这三个产品的推出,都是票据史上的里程碑式的事件。”

 

目前票交所的供应链票据、标准化票据相关业务的进度有所放缓,向晓丹认为这是好事情,票交所正在为应收账款票据化的进一步普惠和稳健发展“蓄力”:“票据本质是信用支付的工具,支付背后代表的是买卖双方的谈判的地位,以及行业的惯例。企业要改变结算习惯、支付工具并不容易,背后涉及谈判与博弈,所以不是一个一蹴而就的事情。这个市场土壤还需要不断培育。要想进一步推动应收账款票据化的发展,利率和便利性是两个重要的驱动因素。”

 

不管是在业务土壤方面,还是在功能完善方面,票交所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向晓丹表示:“在功能完善方面,简单汇会定期不定期将业务推广、业务经营过程中搜集到的市场需求反馈给票交所,例如市场对再贴现功能的诉求比较强,是因为它能够解决金融机构动力的问题。在银行开展供应链票据贴现的积极性和能力方面,简单汇不仅仅积极地向银行宣传,还制作了一套制度的参考模板,帮助银行更好更快地落地供应链票据的贴现业务。在这一块,简单汇打通落地的银行是最多的,包括民生、平安、众邦、浦发、招行等,简单汇协助他们快速完成系统联调与打通、制度完善、寻找试点客户等等。10月份简单汇已经实现了供应链票据线上贴现。”

 

在标票方面,由于还没有“认标”,“细则”也还没有落实下来,进度缓下来了。但是向晓丹认为:“这两个事情是迟早会落实下来,有志于成为存托机构的金融机构应该提前做好准备。标票的业务相对传统业务对系统的要求更高,资产的归集是技术活儿。在这方面,简单汇也能帮助存托机构提升系统能力。”

 

02二、同是E信,但各家千差万别,E信平台要重视合规和开放

 

226号文第22条明确指出:“各类供应链金融服务平台应付账款的流转应采用合法合规的金融工具,不得封闭循环和限定融资服务方。”这是国家部门第一次在政策文件中点明当前市场上部分E信平台存在的问题。

 

自2015年6月份,简单汇推出了金单之后,E信模式的确越来越受到市场所认可。市场上涌现出各种各样的E信平台,有银行系的、有产业系的、有互联网系的。但是不同的平台有不同的基因,做出来的E信产品是千差万别的,因为E信产品不仅仅是产品,背后是一套多方协同的体系。有的平台是非常注意合规的,有的是踩红线、涉嫌违规的,例如有的E信平台会伪造贸易背景,甚至把E信称为“虚拟币”。还有的平台是封闭的,一个健康的生态应该是开放的、基于市场化机制进行资源配置的。向晓丹表示:“226号文的指引对市场的健康发展、规避劣币驱逐良币现象出现,是很有意义的。”

 

除了一些涉嫌违规的E信平台,大多数E信平台是具有不可或缺的价值,他们解决了传统金融机构解决不了的问题,例如一些个性化需求的满足、个性化的场景和标准化金融产品的连接,是传统金融体系很好的补充。简单汇就一直坚持打造开放、合规的平台。简单汇是第一家实现与银行总行(光大银行)直连的E信平台,目前与总行系统直连的效率也非常高,1个月接1家银行都没有问题,简单汇已经跟口行、工行、农行、中行、交行、中信等大银行总行实现了系统的直连,能把多元化的资金和服务提供给客户选择,如口行在当下疫情期间免除了企业融资需在口行开户的要求。

 

对于票交所或者监管部门来说,供应链票据要想稳健、可持续发展,必须重视对核心企业风险的把控和对供应链金融平台的风险把控。什么样的E信平台更容易获得票交所的青睐?向晓丹表示:“票交所会比较看重以下几点,首先,财务上要足够健康,股本和股东都要比较可靠,因为E信平台的起始投入并不小,投资回收也需要一定时间,这需要平台有可持续经营的能力。第二,系统研发能力上要经得起考验,历史上未出现过重大系统风险事故。第三,对客户的贸易背景的风控能力,公司内控能力要过硬,这背后是科技的支撑、制度的支撑、人员的支撑等等。其他方面还有高管团队背景、历史违法违规等等。”

 

03三、应收账款票据化发展绕不开的两个核心:核心企业的意愿和风险问题

供应链金融的发展、票据的发展、应收账款票据的发展,都非常依赖核心企业的支持。226号文中,多次重申核心企业要及时支付、要支持中小企业发展。但核心企业的意愿问题一直是供应链金融服务企业的魔咒。有的人认为必须要用行政手段来推动核心企业,有的人觉得应当重视市场机制。

 

向晓丹认为:“推广过程中我们发现不同的核心企业的诉求是不一样的,并且诉求是复杂、不显而易见的,这是核心企业魔咒根源。有的核心企业的意愿是比较摇摆的。一方面,我们要让核心企业清楚地认识到,通过平台,他们可以与好的供应商形成更稳健的合作关系,在采购成本、销售利润等方面会有提升,也能帮助核心企业掌握上游供应链的健康情况提前做好自身的供应链管理工作。另一方面,核心企业还会考量使用平台、加入平台带来的风险,例如数据安全风险,还会考量财务上的成本、操作上的成本,针对这些问题平台都要有解决方案。正因为简单汇形成了成熟强大的科技能力、营销能力以及商业模式/市场机制,简单汇才能有今天的成绩。”

 

关于核心企业的风险,这两年来核心企业债券暴雷事件着实不少见。核心企业的风险比中小企业的风险更加让人心惊胆战。国家推动应收账款票据化发展除了要解决中小企业问题,也是为了推动中国的商业信用体系的建立,不仅仅是中小企业的商业信用,还有核心企业的商业信用。“核心企业的信用超发、债券暴雷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其融资并不是根植于真实贸易或者良性经营的,商业套利、监管套利现象严重,”向晓丹表示:“普通的电子商票开立在贸易背景审查方面也是不足的,但供应链票据的签发会对贸易背景的审查、核心企业的准入有严格的要求,这样核心企业的风险才会相对更可控。换言之,供应链平台的价值是培养核心企业的商业信用,以此带动产业链条的金融普惠!”

 

在11月24日召开的“2020第三届中国(南京)产业供应链金融高峰论坛”上,简单汇凭借自身平台优势荣获了“支持供应链产业链稳定升级优秀服务商”金融科技创新奖项。

 

 

来源:万联网

 

本文为万联网(www.10000link.com)原创文章,如有异议,请联系我们。文章欢迎各界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万联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关注万联网公众号
上一篇:深圳银控供应链:不断创新,倾注全力创造企业价值
下一篇:【现场直击】上海融盈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朱鑫鹏:法律视角下的产融供应链及票据业务风险
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
的供应链金融创投资讯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