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佳信联CEO张远:以“连接+信用输出”逻辑践行一条新的普惠金融道路

万联网 , 万联网 , 2021-04-06 , 浏览:3517

万联导读:2021年3月30日,由万联网主办的“CSCFIS 2021第八届中国供应链金融创新高峰论坛”在深圳隆重召开,本届论坛以线下会议+线上直播联动的方式展开,邀请了国内供应链金融生态圈专家及企业家线下聚首,聚焦后疫情与强监管下的供应链金融,围绕“合规·数字·融合”展开深度研讨。


会上,盈佳信联CEO 张远围绕“产业供应链金融的合规与科技风控平台”带来了主题分享。以下内容由万联网根据论坛现场速记整理而来,略有删减,仅供业内人士参考:

张远:各位尊敬的来宾,下午好!我是张远,我将代表我们公司分享盈佳信联在供应链金融以及普惠金融这一块的设想和实践进行简单的分享。

 

首先,从逻辑角度来看,我们认为以“连接+信用输出”的逻辑可以践行一条新的普惠金融的道路。目前,中小企业在国内的经济贡献占据着重要比例,但是获取的资金和贷款的支持却是非常有限。产生这个现象的原因是什么?我将从底层原因分享我的一些观点。

 

第一,我们认为,造成这个现象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现在市场上的传统金融机构,以及相对于标准化的产品和这些中小企业的融资需求是存在一个错位的问题。传统的融资包含股项和债项。债项端其实基于两种产品进行投放,第一种是基于本身融资人的主体信用投放,中小微企业的主体信用放到这些金融机构准入名单,很难达标;第二种是基于银行和金融机构认可的合规资产进行相关的一个融资来帮企业获取相关的资金,这对中小微企业而言,也很难实现。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被银行和金融机构认可的可融资资产基本会聚焦在房,房产、厂房等相关企业,但是这些企业达到合规的过程很长,在融资的过程中,这些企业一定会先拿部分资产融资。这个过程中,若企业信用不达标,或者资产用过了,抑或是没有真正符合合格的资产,在一定程度上,会导致中小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出现。

 

基于此,我们进行了一个设想,对于中小企业而言,其本身的经营和真正的实际信用是什么?这个实际信用或许不一定是目前在市场上公开评级产生的。此外,信用的本质是什么?我们认为,主体信用是对于可延续、可持续向好经营的一个预判,这叫信用。在这个环节中,我们从连接产生的信息对中小企业的可持续经营和向好经营进行预判。我们认为,判断一个中小企业(的信用)从报表来看维度相对不足,还应该考虑该企业所从事行业、定位、与哪些客户连接,连接产生的交易,包括交易的环节中可预期的业务和现金流,这个连接采用的密接是信息、ERP、交易环节、数据的连接。

 

第二,我们提出一个概念,我们认为可以通过信用输出的逻辑来做普惠金融。传统的信用输出中,有两个概念:授信和增信,而在整个供应链和产业链链条中能够做强增信的只有核心企业,但没有核心企业愿意帮助中小企业做真正的信用输出。在这个背景下,我们引出另一个概念——泛信用输出。其含义为,我们在整个环节中用数据,用交易流把核心企业的数据穿插在中间,但是核心企业不会增加信用压力,也不会形成负债。举个例子,上午,宋教授也提到了,在涉及融资的过程中,我们有三函的难处。其中,对于核心企业而言,不仅出函有难度,还要占信用,对报表也有压力。因此,盈佳信联和几个金融机构形成了一个模式,如果核心企业不做强确权,但是通过我们ERP内部层级从专员到总经理的审批,对收货的确认审批,这一系列可以作为视同的资产的确权。在整个执行过程中,我们通过技术化的手段对于未来这笔款项支付的路径进行控制,在核心企业不丢失主观能动性的情况下实现闭环,这个就是在真正的信用输出,核心企业在里面,只是签署的不是担保函而已。这是我们对此情况的解决方案之一。

 

另一方面,不得不提的是,信用输出这类产品已经备受国家政策支持。在此情况下,盈佳信联如何看待详细信用输出的产品和路径?首先,从定位来看,我们的核心定位是——“我们愿意在供应链金融和普惠金融这个环节中承担最底层的基础设施提供方”。

 

虽然我们不做金融业务,但不管是在供应链金融抑或是普惠金融领域,我们皆有涉及。对于核心企业、中小企业融资人、金融机构来说,大家的需求和痛点无疑聚焦在如何找到合规的资产。其中,关于证明合规资产可行,以及完成相关的风控闭环逻辑,是盈佳信联一直专注的领域。上午,宋教授也提到,我们有银行资金、保险资金、国企资金等等一系列资金,对于这些资金的拥有人和实控人而言,进行投放的过程中,起到了资金方的作用,而我们的目的是和这些拥有资金、资产的人合作,为大家做好统一的服务。但值得注意的是,我们不会和大家在过程中产生争利,因为从我们的角度出发,我们希望模式更良性地运转,我们希望提供服务是刚性的产品,这才是我们存在的价值。

 

为了实现连接和信用输出的整个逻辑,我们必然要回答一个问题,即如何做整个路径。对于市场三方而言,每一方信息获取都是非常繁重的环节。譬如中小微企业,全国有几百万家中小微企业,获取这它们的信息可以采用外拓的方式,也可以采用其他的方式。但是我们在这个环节中换了一种逻辑。

 

我们认为一个产品的产生,应该基于客户有什么样的需要,如果我们直接以连接的逻辑和大家获取信息,对接系统,这个是悖论。反其道而行之,我们发现,在整个企业端对于不同的环节有不同的需求。比如结算环节,这是由核心企业和中小微企业发生交易的环节,包括从合同签订之后货物的供货、收货、执行、审批,审批相关之后把货物信息转化成结算单信息,结算单信息转化成发票信息,发票信息转化成税局的底帐信息。这对各方耗费非常高,所以我们为了获取信息和取得这块的连接线从交易结算、发票结算做起,我们把中小微企业的交易信息获取掉,也获得相关的信息授权。在此基础之上,我们如果想做普惠金融一定要所有的金融和类金融机构成为我的客户,我们之间也要产生连接,也要把核心企业的信用输出到这些金融机构这里。

 

对于一个创业公司而言,其实这个环节会很难。但是我们中间也发现另外一个需求,上午宋院长说了,对于核心企业而言,反向产业动力不足。我们的逻辑是所谓的动力不足,一定是没有发现它的需求和痛点而它做反向保理好处是什么?这里我们有一套完整的解决方案。如果核心企业在传统模式上做反向保理会有很大的压力和挑眼,但若是我们让核心企业做这个业务的时候,一是做的很轻松,该掌控的权利在手中。比如500亿由一个人管控起来,耗费很低。二是如果做反向保理,传统的融资是融资,我们做的反向保理可以减轻报表的压力,减轻负债的压力,同时还有通过一系列技术手段帮他把过程中产生的利息进行抵税作用。核心企业不仅能实现管理,自己的行业地位不变,职责权限不变,额外的好处也能享受到,这个产品对于核心产品就有用。同时也为我们的连接和信用传输能够形成闭环具备一种可能性,这是我们认为的一个路径。

 

我们的愿景是基于授权为中小企业获取一个数字资产库,淘宝有个说法“让天上没有难做的生意”,我们希望“天下没有难融的资”。因为我们有大量行业级的结算信息,有行业级本身的融资信息,其实我可以精准地把供应商在这个行业内的行业地位、贸易关系,整个图谱画出来。首先,这个可以回答出我们刚刚所说的基于连接产生真实的主体信用是什么。其次,因为拥有本身的应收应付关系,我们可以按刚才说企业一些核心审批可以作为收货的确认,收货的确认可以作为前端做正向保理的依据,可以实现普惠的依据。这是我们认为可行的方式,也是我们希望做到的方式。

 

此外,为了实现连接或者信用输出,以及对各方的赋能,我们势必要具备几种能力。

 

第一,基于贸易产生的供应链金融。在供应链金融领域最重要的一个逻辑叫做贸易背景的真实性。过去很长时间,大家把发票作为贸易真实存在的载体,这个逻辑非常认同。但我们认为发票的存在理应有更深层次的意义,试点的发票真伪不能代表贸易背景真实,能够代表的是发票真实、发票背后的供货真实,并且这张发票未来在融资环节中,供货后,不会因为融资行为的产生作废。这就是我们做的结算协同系统起到的作用,现在我们这个系统每年有10万亿的交易量,通过这部分交易量,当这些客户做供应链金融的时候,我们可以对贸易背景真实性进行控制,这是我们做平台给大家提供的第一点服务。

 

第二,这会审计大量的审单,需要用技术识别中间地风险。大家做了很多供应链环节,知道中间做一次反向保理需要十几份资料验证,而且很多都是单向维度。因为我们本身基于结算业务,我和核心企业的系统等于是打通的,在核心企业和供应商给我授权的情况下,我可以叫做一个交叉地兑。现在我们交易系统也实现了这个作用。此外,本身片段化的信息没有意义,但是中间的关系有意义。为了审核的状态,势必需要一个非常完整的基于AI的风控体系。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将把百度金融首席科学家请到我们公司做首席科学家后,搭建了一套基于AI整个风控体系。我们现在这个说法叫做:为某一个行业制定这个行业供应链金融和普惠金融风控标准的最小公倍数。这个最小公倍数是由这个行业中做业务的各类金融机构,保理公司、券商等,我们给大家形成一套完整的AI风控体系,由风控体系对未来做业务中每一笔单据做是否合格的审核。

 

第三,因为做供应链金融少不了中登,众所周知,中登数据是非常非结构化,差异化、量级也很大。另一方面,也会涉及到我既然作为中间的基础服务设施,我会连接中间的各方,包括我们的金融机构,保理公司,供应商,中间的信息传输过程对于这一块的安全性、加密性问题,大家都会有焦虑。基于此,我们构建了自己的联盟链,目前,联盟链的节点以世界500强企业和各类大机构为主,我们帮大家做信息传递过程中可信的桥梁。除此之外,这个作用还有一个重要的职责,目前,AI解决不了全部业务量,现在每年差不多有10万笔业务量需要AI、人工介入5%也有很大的业务量做。对于这个业务量,一个是量大,二是每个行业和每一家金融机构的标准也是有差异化的。为了解决这个过程中的审核和风控问题,我们专门把某家世界500强整个财务共享公司的负责人请到我们公司,以财务共享的逻辑重构我们整个运营体系。我们有自己的运营中心,数据中心,通过共享的逻辑对整个需要人工介入部分进行重构。

 

这是我们简单的技术成果,我们去年有幸参加大湾区金融数据大赛,有幸与各位大咖同台展示,也获得了一个不错的名次。另外,对于科技公司来说,专利、安全级别等是其必备品。我们都对其进行了申请,近期,有几个申请的资质也会与大家见面。同时,我们目前服务的客户都是跨行业的,全年的交易量超过10万亿。而在金融机构方面,我们供应链金融业务落地已有2年,目前已与40多家的机构取得深度合作。在各类业务上,我们立志帮助大家做好普惠金融,在我们的运营数据方面,2020年资产服务金额超500亿,今年会实现更大的增加。

 

最后,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管理团队,董事长是周瑜,总裁是冯少贤,CTO是王洋,首席科学家是百度的首席科学家。运营总经理是万科共享中心的负责人。我们希望通过连接+信用输出的路径去践行普惠金融,走出属于我们自己的一条路。在业务过程中希望做全链条的连接和全链条的赋能,我们希望参与业务各方的需求汇总在一起统一进行解决,但是在过程中我们起到的作用永远是一个底层的基础设施服务商,我们不会与大家争利,希望大家共同把业务量做大。我们也会有科技的方式,定制化的手段,全线上运营让整个过程,让大家做得轻松,没有忧虑。谢谢大家。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由万联网根据论坛现场速记整理而来,略有删减,未经嘉宾审阅,仅供业内人士参考。

本文为万联网(www.10000link.com)原创文章,如有异议,请联系我们。文章欢迎各界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万联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关注万联网公众号
上一篇:中企云链董事长、总裁刘江:可持续发展的产融生态圈有4个基本特征
下一篇:邯郸建投邢海平:建投产融“双百战略”——赋能平台公司转型发展
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
的供应链金融创投资讯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