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电气超80亿应收账款爆雷 又是融资性贸易惹的祸?

万联网 , 金秀青 , 2021-08-16 , 浏览:4733

草木皆兵,风声鹤唳,这是一个市值600亿国资企业的生存现状。


噩耗连连,高管跳楼,这是一个曾经以稳健著称的知名上市公司。


官宣爆雷,骗局浮现,这是一个83亿坏账牵出900亿骗局的大案。


将近4个月时间,上海电气这家公司爆火出圈,成为众人谈资,旗下子公司83亿应收账款未收回,而事情却远远不止表面简单。从官宣自爆83亿坏账,背后却涉及上市企业达13家。案中案,局中局,到目前为止,真相依然还在路上。


高管接连出事  公司自爆存在83亿坏账

 

85日,上海电气(601727,SH)发布公告称:“公司执行董事兼总裁黄瓯于202185日不幸逝世”。而关于去世原因,公告中并未披露。

 

而黄瓯的家属证实黄瓯系跳楼身亡,且这并不是第一次自杀,在730号,黄瓯就曾有过割腕举动,幸亏发现及时并阻拦,而就在此后一周左右,黄瓯再次选择以极其惨烈的方式结束自己生命。

 

身居高位却多番自杀,手握重权却牵涉高额坏账,这其中又有什么隐情?随着黄瓯的突然离世,事情的真相仍扑朔迷离。

 

万联网记者查询上海电气资料时发现,上海电气高管出事并非个例。

 

早在4月份,上海电气高管吕亚臣涉嫌违纪违法。上海市纪委监委网站发布消息,已经退休的上海电气原副总裁吕亚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上海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727日,上海市纪委监委发布消息,上海电气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郑建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上海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而在729日,上海电气执行董事、总裁黄瓯公开参加公司的干部大会,并在最后代表领导班子发言,表示全力支持配合新任党委书记冷伟青的工作。

 

在其发言第二天,黄瓯第一次采取割腕自杀方式,前后不过一周时间,黄瓯最终以跳楼方式宣告自己对这个世界的态度。

 

反常之处必有可疑之处,高管接连出事,上海电气被推至舆论热点。

 

查询上海电气近期内的公告,万联网记者发现,其中的一份公告格外引人注意。

 

530日,上海电气发布重大风险提示公告,公司持股40%的控股子公司上海电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通讯公司)应收账款普遍逾期,该公司对通讯公司的股东权益账面值为5.26亿元,另该公司向其提供了77.66亿元的股东借款。极端情况下,最终可能对公司的归母净利润造成83亿元的损失。

 

查询上海电气公开资料得知,这是一家上海老牌国资企业,公司主营业务分为聚焦能源装备、工业装备、集成服务三大领域。

 

而上述“通讯公司”则是上海电气子公司,且此次上海电气财务爆雷与它直接关联。

 

上海电气“爆雷”  一项“专网通信”业务引发惊天大案

 

在梳理上海电气此次爆雷事件时,万联网记者不禁思考,上海电气身为国企,能源业务关乎国家命脉,其究竟是如何操作才能出现83亿坏账以及牵扯出900亿高额资金骗局,蝴蝶效应从哪一个环节开始?

 

在查阅资料过程中,记者发现,上海电气此次涉及的案件并非来源于其明面上的三大主营业务,而主要在于一项叫做“专网通信”的业务,而此项业务爆雷的关键点也在于此。

 

530号上海电气官宣面临着重大风险提示公告,之后陆陆续续包括上海电气(601727.SH)、宏达新材、瑞斯康达、国瑞科技(300600.SH)、中天科技、汇鸿集团(600981)、凯乐科技(600260.SH)、中利集团和康隆达和华讯方舟等公司相继发布重大风险提示公告,合计的可能损失或高达245亿元,财务爆雷的原因都是电子通信设备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

 

此后各大上市公司纷纷响应,“83亿坏账”迅速膨胀到900多亿。十几家上市公司,不约而同与这项专网通信业务存在直接或间接关系。

 

万联网记者注意到,上海电气“爆雷”后,向四家下游客户提起了诉讼,分别是北京首创、南京长江、富申实业和哈尔滨工业投资。

 

查阅相关资料后得知,富申实业是新海宜、华讯方舟、国瑞科技的大客户,是中利集团、凯乐科技、瑞斯康达的前五大客户。

 

和富申实业相似的下游客户还有普天信息,普天信息是凯乐科技、宁通信B的第一大客户,是华讯方舟、新海宜的第三大客户。

 

环球景行,分别是凯乐科技、瑞斯康达的前五大客户,以及上海电气的客户;航天神禾,分别是中天科技、汇鸿集团、飞利信、凯乐科技、中利集团的前五大客户。

 

再往上游供应商看看,分别是上海星地通、新一代专网、重庆博琨、宁波鸿孜和浙江鑫网。

 

其中,上海星地通是新海宜、华讯方舟、凯乐科技、宁通信B等四家公司的供应商;新一代专网是新海宜、凯乐科技、中利集团等三家的供应商。

 

而查阅这些上市公司披露的数据,这些上市公司和上海电气公司的业务场景中有一个始终抹不掉的人,他就是隋田力。

 

隋田力是谁?他在这起爆雷事件中充当什么角色?答案不言而喻,从已知的资料以及公开披露的信息可知,隋田力是此次事件的关键人物。

 

资料显示,隋田力系上海电气“爆雷” 子公司上海通讯的第二大股东,也是上海星地通的实控人。而国瑞科技此次 “爆雷” 事件中也出现上海星地通的身影。

 

此外,在中天科技、汇鸿集团相关通信业务爆雷中均出现的航天神禾,法定代表人为隋田力,并且该公司由隋田力控制。

 

综合信息可知,隋田力控制的海高通信是上游的主要供应商,而其控制的航天神禾是下游的主要客户,上游供应商需要上市公司支付100%预付款,而下游客户仅需要支付10%的预付款给上市公司,这种“融资性贸易”的大部分资金全部流入到了隋田力控制的上游公司。

 

截至目前,隋田力处于失联状态。

 

有人分析,此次爆雷是隋田力以一人之力盘下了一个大局,入局的除了上海电气,还有那些上市公司,最终这些公司被套牢;也有人分析,此次上海电气执行董事黄瓯采取极端方式是因为其也是合谋之一,怕东窗事发最终结束生命。不论哪一种,我们相信,真相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83亿坏账 又是融资性贸易惹的祸?

 

此次事件牵涉公司面之广,涉及金额之高,确实令人咂舌。从关注、梳理、分析上海电气此次爆雷事件中,记者多次看到,有人称其为供应链金融行业2021年最大的爆雷事件,万联网认为,这个锅不应该供应链金融来背。这些上市公司踩雷可能方面原因方面自身风控漏洞,另一方面内鬼、遭遇内外串谋诈骗不管哪方面原因不是供应链金融本身模式原则逻辑造成的


尽管,案件真相还未查明,我们不妄加揣测,但我们可以借此反思什么样的供应链金融才是健康的、值得鼓励的。

 

首先,开展供应链金融,一定不能被可观的营业流水、收益蒙蔽双眼,抱着侥幸心理,为挣快钱,盲目信仰大企业/专家的个体信用信誉,开展无真实贸易背景的融资性贸易业务。因为无真实贸易背景的融资行为遭遇违约是必然事件,且带来的损失定远大于营收增加、利润增加带来的收益。真正的供应链金融从来离不开“真实贸易背景”。

 

早在2014年,广东省就出台新政,禁止国企参与融资性贸易业务。在《关于推进广东省属商贸业务风险防控及企业转型创新的指导意见》中《意见》要求省属企业加强对各类贸易业务的审批、监管和定期清理。明确规定,以借出资金赚取息差为目的的融资性贸易业务要限期清退,以融资为目的、无真实货物交易的虚开发票等虚假贸易业务要坚决禁止。省国资委还专门下达通知,明确指出,省属企业在《意见》下发后仍开展坚决禁止类贸易业务的,或重新开展已退出的限期清退类贸易业务的,年度考核扣10分并相应降级。

 

另外,2018年国资委官网也发布了当年的国资委令第37号《中央企业违规经营投资责任追究实施办法(试行)》,其中第九条明确了以下情形要追究责任:


“违反规定开展融资性贸易业务或“空转”“走单”等虚假贸易业务。”


“违反规定提供赊销信用、资质、担保或预付款项,利用业务预付或物资交易等方式变相融资或投资。”


第二,一定要警惕诈骗风险,尤其要警惕内外串谋的诈骗。近年来,高智商诈骗事件近年来并不少见,例如去年的近200亿金凰珠宝黄金答案。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多方串谋、造假做局、诈骗自融、然后跑路逃债是很常见的套路;还有2014年的广东纸浆案,自保自融做局诈骗。遭遇高智商诈骗,如同遭遇飞机坠毁,概率小但损失大,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并且,越是“成熟”的企业越容易遭遇高智商诈骗。所以,供应链金融企业永远不能放松警惕,并且应特别重视风险分散、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本文为万联网(www.10000link.com)原创文章,如有异议,请联系我们。文章欢迎各界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万联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关注万联网公众号
上一篇: 国美之供应链金融及物流供应链 有多大的想象空间?
下一篇:重磅专家沈亦文深度解析产业互联网与供应链金融
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
的供应链金融创投资讯

返回
顶部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