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镇银行400亿存款消失陷入“罗生门” 我国金融防风险任重道远

万联网 , 毛莉 , 2022-07-12 , 浏览:4797

2022年4月以来,安徽、河南等6家村镇银行陆续曝出无法线上取款,随后事件持续发酵,前段时间郑州给储户赋红码更是让全国人民震惊。然而,赋红码事件过去不久,这不仅没有解决和缓和的迹象,反令矛盾在上周末达到高潮。


7月10日,郑州人民银行门口人潮涌动、群情激愤。在高温烈日下,他们戴着口罩聚在一起,只是想要回自己的存款和积蓄,然而最终现场激烈程度的负面纪录远超想象。从新财富集团实际控制人吕奕跑路灯塔国,到储户健康码被赋红码,再到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突然的15分钟网上交易条系统开放……这一个接一个离谱事件,持续不断的在河南上演,咱围观网民看着视频和照片也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表达自己的震惊。


河南村镇银行“爆雷”时间线


朗朗乾坤,老百姓们以为的无风险的存款都能取不出来,这件事的负面影响实在是非同一般。毕竟涉及天南海北的储户40多万人,涉及金额达400亿之巨,可谓史无前例。


昨晚,河南省地方金融监管局网站发布公告称,为维护广大群众合法权益,有关部门正在加快核实4家村镇银行客户资金信息,制定处置方案,将于近期公布。与此同时,“平安许昌”也深夜发布通报,近期公安机关又抓获一批犯罪嫌疑人,又依法查封、扣押、冻结一批涉案资金、资产,相关案件侦办工作也正在有序推进。


看到上述河南相关部门半夜一连串的官方公告,万联网也梳理串联了一下此次事件的时间线。


4月18日,河南几家村镇银行发布消息称,因系统升级,暂停网上银行和手机银行服务,同时关闭线上交易系统,后续接连有储户反映无法在线上存取款。

4月25日,央行回应称,有关部门已开展调查。

5月18日,中国银保监会农村银行部主任公开发言,将此事定义成新财富集团非法集资,引起储户集体愤怒。

5月23日,储户集体去河南郑州市银保监局抗议。

6月14日,有多名网友反馈健康码被赋红码,其中都与村镇银行有关,甚至包括人在外地从未到过河南的储户。

6月18日,河南省银保监局和地方金融监管局发文回应,要求储户完成信息登记。

6月22日,郑州官方发布关于储户被赋红码事件问责通报。

6月26日,在涉事银行公告关闭线上交易系统的同时,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突然开通15分钟线上交易系统。

7月1日,河南银保监局,地方金融监管局提醒“客户”通过线上抓紧登记。

7月4日深夜,河南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柘城黄淮村镇银行、上蔡惠民村镇银行、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4家村镇银行在官网发布有关选举产生新的董事长、监事长和高管人员的公告。

……


直至如今,该案件又有一批嫌犯被抓获。

结合目前河南银监会公布的信息,通报的这几家涉事银行的股东涉嫌勾结内外,非法揽储,其也被定性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400亿元存款如何消失的?


根据公开资料,本次出事的几村镇银行,除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外,其余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柘城黄淮村镇银行、上蔡惠民村镇银行以及有安徽的固镇新淮河村镇银行、黄山黟县新淮河村镇银行发起行和大股东均指向了许昌农村商业银行。综合媒体消息,事实上河南新财富集团并不直接持股前文所述的村镇银行,而是经过层层股权渗透后,通过代持的方式持股许昌农商行及其发起的4家村镇银行。


根据官方最新通告,从2011年以来,河南新财富集团就一直都在涉嫌利用村镇银行实施系列严重犯罪,其犯罪的流程其实也很简单,就是通过银行股东和公司高管勾结然后用一套虚假的线上系统来套取储户的存款。


众所周知,储户要从自己其他大行把钱转到新开的村镇银行账户,这个转账过程必须由转出行发起。转出行接收到转账指令后,首先就是核实收款账户的真实性,必须在央行系统内可查询并确保转账过程可监控。其次,转账完成后,转出行和村镇银行都需要向央行报备。而央行每天都要平账,储户的转出行和村镇银行的账目必须要对得上,否则就会立刻迎来监管铁拳。最后,村镇银行收到存款后还要提取一定比例的存款准备金存进央行,比如收到100万存款,央行要“截留”20万用来应付客户平时的取款需求,村镇银行只能动用80万去放贷和投资。因此,就正常合规转账而言,这一整套转出和转入流程都在央行的监管下进行,是绝不可能绕过去的“高压线”。但新财富集团通过设计一套虚假的线上系统并利用高利息来吸引各地储户通过网上转账存钱。在储户认知中,这套系统中认证、转账记录、存款协议应有尽有,实际上储户存进虚假系统的钱却并没有进入村镇银行账户,而是进入了一套假系统中。


400亿元的巨额资金,直到今年4月因为储户无法取款才被曝光,这就说明在这之前央行作为监管机构是从未发现这里的风险的。不仅央行没有发现,这套畅通无阻的虚假操作系统也躲过了几乎所有的校验程序。那么,由此引发的一些问题也成了争议热点:这一套虚假系统,是如何绕过层层监管的?又是怎么顺利与大银行以及央行连通实现正常转账和存取款操作的?这套虚假系统,是如何和正规系统互联互通,还能完全规避金融监管的?


据万联网了解,涉事储户们起初确实是建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II类账户,并且从自己名下的大行转账至村镇银行同名个人账户下。在我国现行的网银转账业务下,一笔转账能够成功,要求收款清算行在收到付款行的报文后,检查无误后发送确认回执才行。也就是说,储户任何一笔向自己II类账户发起的转账能够通过,必然是获得了该II类账户所在的清算行的确认过的。


这就不得不提到一个冷知识:村镇银行并没有直接在我国央行开设清算结算账户。实际情况是,目前我国的1640多家村镇银行大多是在代理行开立同业存款账户,留存清算资金用于支付系统交易的资金结算。可见,在这些储户转账过程中,向付款行发送回执的、决定付款能否成功的不是这几家河南村镇银行本身,而是它们的上层清算行——许昌农商行。另外,就村镇银行平均仅10多亿的资产规模来看,如果能拉到百亿级的存款也不可能不引起监管机构注意的。因此,河南村镇银行储户消失的400亿,最大可能就是这些钱到许昌农商行的账上后压根就没有进入村镇银行账上,而是流向了新财富指定的账户,被悄无声息转移了。


我国金融防风险任重道远


中国村镇银行最早诞生于2007年,目前已有15年发展历史。从2006年村镇银行开始论证试点到2007年开始大面积推广,几年间就发展的如火如荼。截至2021年末,我国拥有1651家村镇银行。


原本作为一项政策红利,村镇银行设立的初衷是为了服务三农;而为支持村镇银行发展,其注册门槛也极低,最低注册资本限额为100万人民币;但成立之初,村镇银行也被诸多政策明确限制,例如《村镇银行管理暂行规定》中明确指出,村镇银行不得发放异地贷款、可经营业务中也不包括理财产品等。


不过,近些年随着互联网科技的发展,金融互联网给中国的金融行业插上了腾飞的翅膀,同时也给我国金融行业带来了巨大的风险和漏洞:一是金融互联网化所带来的风险,例如和一些高流量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合作,给了一些罔顾法律的村镇银行铤而走险的机会。此次河南村镇银行危机波及的客户就是来自全国各地,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线上客户,即主要通过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办理异地存款业务,包括度小满、天星金融、京东金融、360“你财富”等,以及从上述平台转到村镇银行自营小程序上的客户。二是股权治理混乱,让一些投机客趁虚而入。三是,整个银行监管系统漏成筛子,银行引狼入室,关键管理人员监守自盗也是重要原因。


此前2020年底,央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就公开指,通过互联网平台吸收存款的银行主要为地方中小银行甚至村镇银行,借助互联网平台的流量优势,部分银行存款规模得以快速增长,有的平台存款规模占其各项存款比重达83%。考虑到这些可能带来的金融风险,2021年1月,我国银保监、央行印发《关于规范商业银行通过互联网开展个人存款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明确规定,商业银行不得通过非自营网络平台开展定期存款和定活两便存款业务,包括但不限于由非自营网络平台提供营销宣传、产品展示、信息传输、购买入口、高息补贴等服务。


另外,根据《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21》的文件显示,截止到2021年第二季,有271家高风险农合机构(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农村信用社)和122家村镇银行被列为“高风险机构”,如果把“中风险”也加进来,占比则会更大。另有数据显示,2022年开年至今,银保监会及各分支机构共计对村镇银行开出121张罚单,119家村镇银行挨罚,其中77张罚单均涉及贷款问题,占比超六成,包括贷款“三查”不严、贷款用途管控不当、贷款风险分类不准确等。而此次河南村镇银行风波就是一次典型的“复合型金融犯罪”:非法揽储,银行内部人员内外勾结、互联网金融犯罪,偷天换日、移花接木,各路牛鬼神蛇互相配合逃避监管。


就现实而言,尽管像河南新财富集团这种利用村镇银行明目张胆的欺诈不一定普遍,但村镇银行通过各种线上渠道“高息揽储”,然后放贷到一些不一定靠谱项目中去的情况却是很常见的。我们都知道,不少储户选择村镇级别的银行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利率较高,但其实也应该知道一个常识:收益越高,风险越大,这是基本道理。因为一家正常经营的银行,如果资金不紧张是完全没有必要靠高息揽储的,而高息揽储的银行往往就是高风险银行。


事实上,过去几年银保监会围绕监管也做了不少工作,已经公开了五批重大违法违规股东的名单。今年6月,银保监公布的第五批违法违规股东当中,就涉及到多家农商行、村镇银行、信托公司等。但这种小银行破产爆雷事仍然是周而复始地在发生,“管”的范围越来越宽,“监”的效率却仍然有待提高。


我国的银行监管体系如今虽已形成了一定的体系,实际上却依然存在着许多缺陷和漏洞。随着经济持续快速增长,金融体系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金融创新、金融科技等也加速渗透到我国经济活动的方方面面。与此同时,金融的复杂性、关联性不断增强,对金融监管也提出了新的挑战。因此,金融反腐和防控金融风险统筹衔接这条监管之路还任重道远,相关监管制度也需要不断地完善和补充。


来源:万联网   作者:毛莉

本文为万联网(www.10000link.com)原创文章,如有异议,请联系我们。文章欢迎各界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万联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关注万联网公众号
上一篇:熊登峰:供应链金融体系化风控突破路径是基于银行风控体系的迁移
下一篇:扶小助微,供应链金融以技术创新助力实体经济发展
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
的供应链金融创投资讯

返回
顶部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