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管地震——人人自危的时代突至

万联网 , 万联网综合整理 , 2019-04-12 , 浏览:1625

近来娱乐界、金融界百花齐放,新闻频发,而不少企业高管层地震不断的信息,引发了众多关注。万联网曾在昨天报道过京东、菜鸟的相关人事调整(京东裁人,菜鸟招人),其中,京东除了基层快递员薪资和人员的动荡外,高管也余震不断。


企业内高管的人事变迁是正常的,但一个企业的高管层如果频繁变动,或者,行业内多个企业的高管同时变动,就实属异象了。我们尝试从现象探索本质,对企业经营状况略窥一二。


1、京东:清理外来高管,实行10%末位淘汰


京东近来似乎将焦点持续聚焦在了自己身上。


自3月起,京东在一个月时间内失去了三位CXO:3月19日,隆雨辞去CLO(首席法务官)一职;3月15日,张晨卸任CTO(首席技术官),自6月30日起担任集团顾问。


4月4日,蓝烨因为个人和家庭原因,将辞去京东集团执行副总裁兼首席公共事务官职务,2019年5月31日生效。蓝烨在2012年加入京东,后担任京东集团首席公共事务官(CPO)。京东目前一共七名董事会成员,蓝烨是其中之一。


接着是取消快递员底薪,如今外媒又曝出京东计划大裁员的消息。4月10日凌晨,The Information引援投资者消息称,京东正在研究新一轮大规模裁员,裁员比例最高8%,相当于15万员工之中有超过1.2万人被裁,一些团队甚至可能裁员减半。彭博社随后跟进报道,对于受影响的校招生,京东准备不按之前的合同办理,仅给予5000元的赔偿款。


对此,京东辟谣称,大规模裁员的消息失实,今年还将扩招1.5万个岗位。


早在2019年集团开年大会上,刘强东宣布年内要末位淘汰10%的副总裁级别以上高管。之后,三位CXO级别高管离职。随后京东又宣布核心高管轮岗计划,京东生鲜事业部总裁王笑松、时尚生活事业群总裁胡胜利被调离原岗。


“优化掉一部分人我觉得可以,但是从VP下手实在是有点可怕。”一位京东集团的内部员工在谈及年前结束的裁员,依然心有余悸。


普通职员、外来高管、哪怕是曾经把酒言欢的快递员兄弟们,都被视作刘强东回归、大刀阔斧改革的必要牺牲品。


而大刀阔斧改革的背后,京东可能也有不少苦衷。


凭借自建仓储与物流,京东迅速筑起电商业务的“护城河”。2018年10月,京东宣布开启个人快递业务,物流江湖再起波澜。而就在京东物流宣布进军C端业务的当天,顺丰的股价下跌2.41%。


C端市场无疑是巨大的盈利点,但大量的物流资产也意味着大量的资金负担。由于烧钱自建物流体系,京东物流长期处于亏损窘况。其中,仅2017年前三季度,京东物流的亏损就达4.42亿元。


在增速下滑、竞争环境恶化的大背景下,控制成本已成京东物流乃至集团层面必须重视的事项。毕竟,在直营模式下,仓储成本或许能产生规模效应,然而,京东继续做物流,整体的公司规模势必失速膨胀,膨胀来带管理效率下降,管理效率下降又会引发其他问题。人力成本上涨只是表象问题之一。


此外,受刘强东性侵事件的影响,去年京东市值蒸发超过70亿美元,股价从去年最高为的43美元,一度跌到最底的19美元。


陷入增长困境的京东终于要动真格了,但动作慢对手不止半拍。


最强队友腾讯也选择走出“舒适区”,去年9月底宣布组织架构调整,聚焦产业互联网,原有的七大事业群重组为六大事业群,新成立了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业务重心由2C转向2B。


曾经发誓赶超阿里的京东,还要提防后起之秀拼多多的追赶。截至2018年9月30日,拼多多年活跃用户达到3.855亿,而京东同期为3.052亿人,顺利超过京东。


京东的竞争对手名单也越列越长。除拼多多外,还有云集、有赞、贝店、环球捕手、每日一淘等社交电商,线上流量被无数的点截留。在线下,苏宁在多业态、全渠道的模式上加速快跑,被认为是后劲十足的对手;国美则依托社交电商美店,向下拓展,同时也像京东一样对外输出技术解决方案。


向人事“开刀”在眼下看来,似乎是一条很艰难、但也要硬着头皮走下去的路了。


2、德邦:上市14个月,四名高管离职


德邦传言已久的离职,终于有了官宣。4月10日晚间,德邦股份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单剑林辞职,这是德邦上市至今第四位副总经理辞职。在所有上市快递公司中,德邦也成为上市时间最短(14个多月),离职高管最多的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距离德邦发布2018年度财报还不到一周,财务负责人即宣布辞职。业内人士分析称,德邦高管的频繁离职,特别是财务负责人在年度财报发布不到一周时间内离职,将对会公司将产生一定影响,资本市场可能会有新的看法。这也意味着德邦内部战略将有较大调整。


在4月4日发布的2018年度报告中,德邦在2018年快递收入首次超越快运,快运业务下降14%,经营现金流缩水明显,计划向银行申请260亿授信额度。


实际上,除了高管的频繁更换,德邦在上市之后还先后变更了两次品牌LOGO(商标)。有分析认为,无论是高管变更还是LOGO调整,都将矛头指向德邦公司内部的战略架构。在一年多前的德邦上市答谢晚宴的演讲中,德邦物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崔维星提到最多的两个公司是华为和顺丰,“华为是学习对象,顺丰则是竞争对手”。


快递专家赵小敏表示,德邦近期提到的公司中,都是类似华为的传统制造或技术类企业,而不是把学习目标指向UPS或亚马逊等新兴物流企业,这样做可能会导致公司内部战略出现偏移。他认为,德邦高管频繁离职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公司内部管理架构较为臃肿或体系僵化,加之外部快递形势的良好发展,给高管提供了更多机遇和挑战。


近年来,德邦每年在IT上的总体投入约占营业额的1.5%-2%之间。德邦科技还加强了同外部企业的战略合作。根据2018年年报显示,德邦先后与36家公司开展了72个项目,合作对象包括华为、科大讯飞等科技企业。部分受益于科技投入带来的降本增效,德邦快递单票成本有所下降,2018年快递单票成本 23.11 元,同比下降3.72%。


由此可见,德邦正是想通过数字化信息平台,促进管理和业务的持续优化,使之成为公司核心竞争力之一。


3、腐败、涉案、道德败坏……高管出事,企业兜底?


相对来说,调岗、离职属于高管变动里比较温和的方式,部分企业受高管层腐败、涉案等牵连,损失也不容小觑。京东的刘强东事件此处不再赘述,我们来看看近期高管到底震动了哪些企业的神经。


4月10日,有媒体报道称,南山集团披露2019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募集说明书称,根据发行人(即南山集团)的确认并经浩天信和律师事务所律师核查,发行人针对上述“李东光案”及“杜伟平案”发行人已进行了调查取证、积极整改。


发行文件显示,在上述案件调查审理过程中及判决后,发行人生产经营管理情况一切正常,经营稳定,公司高管正常履行职责,龙口市人民政府亦出具了相关《说明函》。本所律师认为,发行人目前经营稳定,高管均在岗任职,企业无重大变动,融资能力正常,上述案件未对发行人本期中期票据发行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资料显示,南山集团始创于改革开放初期,经过40年的艰苦拼搏,现已发展成为稳居中国企业500强前列的大型民营股份制企业,现有员工4万多人,2018年综合实力位居中国企业500强第170位,中国制造业500强第71位,目前形成了以铝业、纺织服饰、西海岸新区、金融、地产、教育、旅游、健康、航空等为主导的多产业并举的发展格局。即使实力雄厚,但从以往经验来看,腐败案件的影响威力不小。


4月8日,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发展研究部高级经理黄新被其妻子万莉莉以视频形式实名举报。万莉莉在视频中称,黄新拥有情人60多名,有多处非法所得房产登记在其亲属名下。2016年黄新利用职场盗取中国华融一枚公章,私自与外商签订合同,贪污15万美金,并在香港开设联名户把钱转到国内消费,此次给中国华融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中国华融于4月9日晚间回应表示,公司党委、纪委高度重视关于公司员工黄新个人问题的举报,正在核查中。如举报属实,那该高管的情节恶劣程度可能不是离职可以解决的了。


此外,一则关于上银基金的多位高层欲自立门户、向证监会申请设立新基金公司——“景泽基金”的消息同样引起业内广泛热议。这并不是上银基金在人事上面临的第一次动荡,相反,这家仅成立了5年多的公募已经遭遇了一场涉及3任董事长、4任督察长、6位副总经理的高管大洗牌,这次更是把战火蔓延到了总经理李永飞身上。


昨日,万联网还对葵花药业原董事长涉案事件有过相关报道,详情可点击葵花药业原董事长涉故意杀人被批捕 去年底突然辞职。


……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若连“营盘”也如流水般变迁,企业也应更警觉了。因身居高位,变动必然会影响到方方面面,企业可能面临很多问题:一是投资者价值提升问题,高管离职后,企业的股价面临如何维稳问题,如何保护投资人利益问题;二是企业管理的延续性问题,企业面临如何度过管理真空和危机,避免团队深层动荡;三是企业业务推进和业务流失问题,可能面临公司业绩落后,新的管理层能否接上手,又有何良策等;四是公司发展战略的延续问题,投资较多的发展战略能否延续,新发展战略能否及时建立和实施,公司会走向何方。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仿佛是一出不断被验证的周期规律,而企业与高管的合作与博弈,都在其中。


整理来源:AI财经社、北京商报、新京报


本文为万联网(www.10000link.com)原创文章,如有异议,请联系我们。文章欢迎各界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万联网
关注万联网公众号
上一篇:又有两家银行计划赴港上市!半年来已5家银行排队港股IPO
下一篇:区块链让数据“谁拥有 谁受益”
订阅&推送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
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
的供应链金融创投资讯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