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联网整理 , 毛莉 , 2023-03-17 , 浏览:7039

成立于2018年的银保监会将成为历史,五年后的今天,一个新的金融监管总局和中央金融委员会将诞生。中国金融监管体系迎重大变革,我们也再一次见证历史。


据新华社消息,3月10日,十四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决定。13项具体改革内容中,金融监管涉及6项,成为本轮改革的重头戏;具体包括:组建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深化地方金融监管体制改革、中国证监会调整为国务院直属机构、统筹推进中国人民银行分支机构改革、完善国有金融资本管理体制、加强金融管理部门工作人员统一规范管理等。


此外,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日印发的《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详见:重磅!《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来了)也提到,组建中央金融委员会和中央金融工作委员会,不再保留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及其办事机构等。


金融系统组建“两大”委员会


根据《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将组建中央金融委员会。加强党中央对金融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负责金融稳定和发展的顶层设计、统筹协调、整体推进、督促落实,研究审议金融领域重大政策、重大问题等,作为党中央决策议事协调机构。


设立中央金融委员会办公室,作为中央金融委员会的办事机构,列入党中央机构序列。不再保留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及其办事机构。将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职责划入中央金融委员会办公室。


同时,组建中央金融工作委员会。统一领导金融系统党的工作,指导金融系统党的政治建设、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纪律建设等,作为党中央派出机关,同中央金融委员会办公室合署办公。将中央和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的金融系统党的建设职责划入中央金融工作委员会。


值得一提的是,中央金融工作委员会并不是第一次设立。上个世纪末的1998年5月19日,《中共中央关于完善金融系统党的领导体制,加强和改进金融系统党的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发出,决定成立中共中央金融工作委员会,加强党对金融工作的领导。当时处于世纪之交节点上的中国金融,在推进金融体制改革、应对亚洲金融危机以及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多重背景下,需要组建一个金融领域的核心部门,统筹推进金融改革决策的实施与政策的落地。2003年3月,中共中央决定,撤销中央金融工作委员会。


2023年3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决定再次组建中央金融工作委员会。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新成立的中央金融委员会以及中央金融工作委员会,也肩负了新的历史使命。

图片

国家金监总局“问世”,人民银行“瘦身”


3月7日,受国务院委托,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肖捷作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说明。机构改革包括组建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深化地方金融监管体制改革、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整为国务院直属机构等。


“党的二十大作出明确部署,要依法将各类金融活动全部纳入监管。为解决金融领域长期存在的突出矛盾和问题,在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基础上组建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时任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肖捷表示。


中央监管层面,“改革方案”提出,国家金监总局将组建,统一负责除证券业之外的金融业监管,强化机构监管、行为监管、功能监管、穿透式监管、持续监管,统筹负责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加强风险管理和防范处置,依法查处违法违规行为,作为国务院直属机构。


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在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基础上组建,将中国人民银行对金融控股公司等金融集团的日常监管职责、有关金融消费者保护职责,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投资者保护职责划入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不再保留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


与金监总局有关的另一较大变动是,吸纳了中国人民银行有关金融消费者保护职责、证监会的投资者保护职责。此外,中国人民银行对金融控股公司等金融集团的日常监管职责将划入国家金监总局。而在此之前,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局下设的金融控股公司处,牵头金控公司等金融集团规则拟订、监测分析和并表监管。而金控公司由实质控制多类金融机构的非金融企业设立,涉及大型央企、地方国资以及民营企业,备受关注的蚂蚁集团就属于后者。而银行保险业金融机构控股形成的金融集团则由银保监会监管。


另外,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还显示,撤销中国人民银行大区分行及分行营业管理部、总行直属营业管理部和省会城市中心支行,在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设立省级分行,在深圳、大连、宁波、青岛、厦门设立计划单列市分行;中国人民银行北京分行保留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牌子,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与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合署办公。同时,不再保留中国人民银行县(市)支行,相关职能上收至中国人民银行地(市)中心支行。


有业内人士分析,重新调整成省分行模式,让央行地方分行与行政区划之间完全匹配,后续加强与地方政府之间的协调配合,加强和其他中央金融监管部门的地方派出机构之间的协调配合,这对于处置地方金融机构风险、地方金融市场事件、加强地方宏观调控等都会产生直接的影响。而被撤销的央行县(市)支行,由于业务量并不多,不会造成什么影响。至于县(市)支行人员则有可能会分流到国家金监总局在当地的派出机构,或者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充实监管力量。


地方金融监管专职专责


深化地方金融监管体制改革也是此次“改革方案”的重要部分。目前,基层特别是县域地区的金融监管力量十分薄弱,而大量非法金融活动出现在县域,工作任务繁重与监管力量不足之间的矛盾成为影响区域金融稳定的重要隐患。


针对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存在的监管手段缺乏、专业人才不足等问题,“改革方案”提到,强化金融管理中央事权,建立以中央金融管理部门地方派出机构为主的地方金融监管体制,统筹优化中央金融管理部门地方派出机构设置和力量配备。此外,“改革方案还提到,压实地方金融监管主体责任,地方政府设立的金融监管机构专司监管职责,不再加挂金融工作局、金融办公室等牌子。


业内人士表示,此次改革将地方金融监管局和金融办分离,不再裁判员和运动员一肩挑,前者专司监管职能,聚焦于提高监管能力和效率。而金融办分离后,则专门承担‘发展’职责。


强化金融监管统筹协调


党的二十届二中全会提出:“有效防范化解重大经济金融风险,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从此次金融监管改革方案的内容来看,既符合我国金融监管框架优化改革的演进规律,也吸取了国际金融监管框架改革实践的经验。总体来看,本次调整强化了金融监管之间的统筹协调,既可以更好地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也可以从微观对金融服务行为进行规范和干预。同时,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职责将统一由金融监督管理总局负责保障,也有助于行为监管的强化统一,避免分业保护模式带来的责任不清等问题。


正如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日前所言:“总的方案是要使得我国的金融体制更加完善、管理的效率能够进一步地提高,而且能够更安全。”


此次金融监管机构之后,主要解决职能理顺的问题,将从根本上理顺机构监管和功能监管、宏观审慎和微观审慎、审慎监管和行为监管之间的关系。比如,原本一些监管职能在人民银行,改革后就专门负责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主要抓微观审慎和消费者保护;证监会专门管资本市场,发改委部分职责也划到证监会。这样,各部门就能理清职能,各司其职。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田轩在接受浙江日报的采访时也表示,新机构成立的核心使命是通过更高站位的统一规划、引领和协调,全面提高政府机构设置和职能配置的合理性、提高政府运行效率和管理能力,从而助力现代化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构建。


在田轩看来,《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中关于金融方面的改革与部署,意味着我国金融监管体制进一步向着监管职责更集中、规则加统一的“一揽子”方向推进。新设立的中央金融委负责金融稳定和发展的顶层设计等一系列金融领域重大政策和重大问题的议事协调,这意味着金融监管工作,也从此前的国务院议事协调上升为党中央决策议事,通过更强有力的力量保障实现监管全覆盖,加强了金融一体化的协调,从而防止监管部门条块分割导致的监管真空,杜绝了监管套利的发生。


来源来源:万联网整理,业内观点参考券商中国/浙江日报等媒体报道


INFO.10000link.COM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文章来源于万联网整理

相关新闻

返回
顶部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