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构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收回,超能国际被深圳证监局警示

万联网 , 罗艳 , 2020-11-14 , 浏览:1185

近日,万联网记者注意到,中国证监会网站近日公布的深圳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显示:深圳证监局自2020年8月起对深圳市超能国际供应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超能国际”)进行了现场检查。检查发现,超能国际存在虚构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收回以及房地产供应链服务业务未单独核算成本问题,深圳证监局对其发布了警示函。


来源: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深圳监管局


公告显示,2019年3月,超能国际全资子公司深圳市供给通供应链管理服务有限公司转让应收账款的保理款资金850万元最终来源于公司及实际控制人朱泽侨,构成虚构应收账款收回。另外,公司2.51亿元应收票据的回款资金最终来源于公司,构成虚构应收票据收回。


据记者了解,超能国际上述情形违反了《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相关规定,董事长兼总经理朱泽侨、财务总监刘丹瑛对公司上述问题负有主要责任。根据相关规定,深圳证监局对公司及朱泽侨、刘丹瑛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偏离正轨的超能国际


据悉,超能国际成立于2012年,是一家综合供应链服务平台,主要为客户提供大宗商品的供应链方案设计及优化、采购分销、库存管理、资金结算、通关物流等诸多环节在内的一体化供应链管理服务,同时还提供综合基建房地产行业配套供应链服务、城市更新的配套服务等。


超能国际于2015年9月完成股份制改造,2016年3月30日起在全国股转系统挂牌公开转让,证券简称:超能国际,证券代码:836686,属创新层企业。主办券商为西藏同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3月24日,西藏同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西藏东方财富证券股份有限公司,2020年3月5日,西藏东方财富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东方财富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从上述来看,超能国际似乎正朝着正轨前进。但实则不然。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2017年,超能国际经历了两大事件。其一,超能国际与东方财富证券签订了《关于深圳市超能国际供应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A 股)并上市之项目合作协议》,拟启动IPO上市。其二,据中国网财经报道,新三板创新层企业超能国际发布终止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公告,并表示公司股票开始复牌。开盘后,超能国际盘中股价直线下跌。截至午间收盘。超能国际报16.50元,跌14.88元,跌幅47.42%,领跌新三板创新层个股;另外,超能国际半日仅发生一笔交易,共计成交1000股,成交1.65万元。


但此举并没有阻止超能国际走向下坡路的步伐。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超能国际2017年营业收入为72.7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84%;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633.1万元,较上年同期下滑4.38%。截止2017年,超能国际资产总计为12.63亿元,较上年期末下滑13.44%。资产负债率为59.44%,较上年期末66.63%,下滑7.19个百分点。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本期为-1.49亿元,上年同期为-3.35亿元。


并且,下滑仍在继续。根据超能国际近3年财报显示,2018上半年营业收入达42.36亿元,同比增长25.5%;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达588.31万元,同比减少71.39%。2019年第三季度营业收入为19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0.32%;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031,195.23元,较上年同期减少234.34%。而在2020年上半年营业收入5.39亿元,亏损1258万元。不难发现,超能国际的的营业收入目前已呈现亏损之势。


为了进行自我拯救,2018年超能国际董事长质押了2000万股 为2.5亿元授信作担保,以此为公司取得经营发展资金。据股票频道报道,2020年5月,超能国际股东朱泽侨向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行质押4000万股用于公司贷款。在本次质押的股份中,2600万股为有限售条件股份,1400万股为无限售条件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2.15%,质押期限为2020年5月13日起至2021年4月24日止。


然而,这些做法却掩盖不了超能国际近些年发展步伐略显紊乱的实质问题。尤其是再加上上述的虚构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收回方面的假账,让超能国际在信任方面岌岌可危。


警钟长鸣,仍有企业“触礁”


除此之外,万联网记者也注意到,账面作假的问题也非超能国际一家。深圳市麦达数字股份有限公司在2020年也曾被深圳证监局点名:2017年至2019年,该公司全资下属公司上海顺为广告传播有限公司和上海利宣广告有限公司的部分应收账款回款最终来源于业绩补偿义务人,构成虚构应收账款收回。可见,在相关监管部门管理之下,即使是警钟长鸣,但仍有企业顶风作案,且形式多种多样。


据中新经纬报道,山东胜通涉嫌募集时虚构客户、虚增收入、固定资产和存货虚高;秋林集团应收账款及合同造假,虚构交易往来;东方园林经营性应付项目增加、挂账,以减少经营性现金流流出;康得新2019亿货币资金存疑,账面存款实际流动性为0……这些企业均以不同的形式进行账面作假,打着法律的擦边球,达到谋利需求。


对此,相关监管部门也应承担起职责,杜绝不正之风,还市场一片净土。

本文为万联网(www.10000link.com)原创文章,如有异议,请联系我们。文章欢迎各界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万联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关注万联网公众号
上一篇:卓尔智联CIC:充分挖掘RCEP参与国间交易潜力
下一篇:“西部跨境 先跨为敬”——天秤星与西部跨境卖家携手并进!
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
的供应链金融创投资讯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