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奇帆再谈产业互联网:是未来风口 将催生体量更大的独角兽企业

新华财经、B2B内参 , 万联网综合整理 , 2020-11-17 , 浏览:1892

(图源:中新网)


近日,复旦大学特聘教授、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学术顾问、重庆市原市长黄奇帆在多个场合的公开演讲中均围绕产业互联网、独角兽企业等做了独到分享,其中不少观点值得研读,万联网整理如下,内有删减,仅供业内人士了解和学习。


一、产业互联网要建立在“五全”信息的基础上


11月16日,在第三届十字门金融周蓝迪国际智库专题报告会上,黄奇帆指出,产业互联网将是未来的风口,当前应抓住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先机,大力发展以“五全”信息为基础的产业互联网。


黄奇帆认为,产业互联网要建立在“五全”信息的基础上,即全空域泛在的信息、全时序流动的信息、全社会场景的信息、全智能解析的信息和全价值叠加的信息。通过掌握生产流动程序中供应链的“五全”信息,才能对生产系统实现比较好的自动控制。


1、产业互联网发展的三个阶段


黄奇帆介绍,产业互联网发展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万物发声,即感知、感应、检测、传送整个系统的信息,这是产业互联网发展的基础。“但中国在这方面还比较薄弱。”他指出,美国工业里有各种各样领先的智能化设备,有非常好的检测、感知、感应的终端,比如一台核磁共振里面就有300多个感应元器件,如果没有这些感应元器件,核磁共振就是个聋子、瞎子、哑巴。所以在这个意义上,万物感知是基础。


第二阶段是万物万联,即将几万亿数量的不同类型的终端联结起来。这一阶段的关键是速度快、频带宽、反应快、稳定、能耗低、安全度高,这正是5G的特点,5G的诞生使得我们在这个领域走到了世界前列。


第三个阶段是智慧网络,即大力发展人工智能。万物万联之后需要与人的智能系统结合起来,从而形成智慧城市、智慧网络、智慧金融等。


2、产业互联网与消费互联网的区别


区别于消费互联网,产业互联网有其特征和优势。在黄奇帆看来,产业互联网与消费互联网的区别在于:第一,消费互联网是零和游戏,是一家独大的个体化发展,而产业互联网必须是集群化发展。产业互联网要求产业中的主体要和龙头企业合作,要和中小企业合作,要和银行、中介机构合作,要和物流、其他厂商合作,必须依靠系统的关联单位协同发展才能成功。所以产业互联网是协同化、集群化的发展。


第二,消费互联网追求的是流量,产业互联网追求的是信用。在产业互联网中,只有龙头企业、中小企业、金融机构及社会各方面都有信用,产业互联网公司才有生存价值。


第三,两者在发展模式、目标模式、措施等方面都有不同。产业互联网在发展过程中,每一步都要让各方看到某种资源配置的价值、效益,并且不断壮大,让各方受益;而消费互联网一般的模式是先烧钱,在形成垄断后实现先行者通吃。


第四,产业互联网将是未来的风口。黄奇帆判断,未来的风口就是新基建、数字化平台、产业互联网这个阶段,在国外把这个称为第四次工业革命,我国提出的新基建实际上就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内涵。目前,我国是引领者之一,若能实现一步领先、步步领先,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发挥领头羊的作用,对世界、对中国的发展将产生不可估量的作用。


3、数字金融发展要遵循五个原则


黄奇帆认为,产业互联网和金融结合形成的数字金融,才是真正的普惠金融。产业互联网将龙头企业和中小微企业的产业链用“五全”信息锁定,企业的运行状态、经济、金融状况的资金链条就能一目了然,小微企业的信用问题就可以得到有效解决。因此,真正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要靠产业互联网下的数字金融。


黄奇帆指出,产业互联网和金融相结合形成的数字金融,要遵循以下五个原则。

第一,数字金融公司要对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都有深度研究,并将研究成果应用在数字化平台、数字金融系统中。


第二,数字金融公司要有金融的基因、性质,要按照金融的规则、金融防风险的宗旨来办事,遵循金融业的基本制度。比如遵照巴塞尔协议,资本充足率要达标,要有风险准备金,风险拨备要到位,控制好信用杠杆风险。


第三,在产业互联网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数字金融,既要解决融资难,也要解决融资贵难题。通过产业链上的“五全”信息,实现低成本高效获客,就能降低贷款利息,这也是数字金融公司应该遵循的原则。


第四,数字金融公司应利用好“五全”信息实现全社会的资源优化配置。


第五,数字金融平台需要与专业银行等金融机构强强联合,实现资源优化配置,这是更合理的发展模式。


二、产业互联网的发展模式更像是“小锅菜”


11月13日,“智创未来,才汇山西”——2020中国未来独角兽高峰论坛在太原举行,黄奇帆在主旨演讲中表示,我们正处于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蓬勃兴起、数字经济风起云涌的新时代,在新基建的加持下,产业互联网是一个风口,一定会催生出体量更大、影响更广的独角兽企业。


黄奇帆是产业互联网的支持者和倡导者,在他看来,产业互联网是一片蓝色的海洋,如果数字化转型能拓展10%的产业价值空间每年就能多创造2000亿美元的价值。如果说中国的消费互联网市场目前能够容纳几家万亿级的企业,在产业互联网领域,今后有可能产生或者容纳几十家同等规模的创新企业。


那么到底什么是产业互联网?黄奇帆认为,所谓产业互联网也就是利用数字技术,把产业各要素、各环节全部数字化、网络化,推动业务流程生产方式的变革重组,进而形成新的产业协作、资源配置和价值创造体系。按照这个理解,产业互联网实际上在发展中,实际是一个行业一个行业的“小锅菜”。


以下为黄奇帆演讲中关于产业互联网的内容,内有删减。


1、培育独角兽企业成为各级政府产业政策的重要目标


在胡润2020年全球独角兽榜上显示,今年全球一共有586家独角兽企业上榜,比去年增加了92家,中国和美国占据全球独角兽数量的80%。美国有233家,比2019年的203家,增加了30家,中国今年有227家,比2019年的206家增加了21家;美国估值超过100亿美元的超级独角兽有11家,市值加起来比日本的GDP的6万亿美元还要大。从区域来看,美国硅谷有122家,占全球独角兽企业的21%,中国的北京、上海、深圳等地,是独角兽出没相对较多的地区。正是由于独角兽企业在加速全产业链裂变和迭代方面的特殊作用,培育独角兽企业也成为各级政府产业政策的重要目标。


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浪潮下,产业互联网是新风口,将会出现新的独角兽。独角兽的企业概念,虽然是近10来年提出来的,但这个现象本身早已存在。事实上,我们回顾经济史,每一个时代的风口都会催生一批独角兽,工业产品的风口,所谓的一个个时代,大体上可以用20年划一个时代。


最近这10年,实际上就出现了互联网消费时代的企业,比如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美团等等。我讲这个概念就是说,每个时代总会有一批企业跟千家万户的生活融合在一起,这种产品需求量规模巨大,谁能在这样的一个巨大的产品需求和产业链当中崛起,成为主体的企业,一般都会成为世界级的大企业。


2、产业互联网是一个行业一个行业的“小锅菜”


所谓产业互联网也就是利用数字技术,把产业各要素、各环节全部数字化、网络化,推动业务流程生产方式的变革重组,进而形成新的产业协作、资源配置和价值创造体系,与消费互联网相比,产业互联网有明显的区别。比如,产业互联网是产业链集群中多方协作共赢,消费互联网是赢者通吃,产业互联网的价值链更复杂、链条更长,消费互联网集中度较高;产业互联网的盈利模式是为产业创造价值、提高效率、节省开支,消费互联网盈利通常是先烧钱补贴,打败同行对手,再通过规模经济或增值业务赚钱。


这个意思就是,产业互联网实际上在发展中,实际是一个行业一个行业的“小锅菜”。比如汽车产业链,上千个零部件企业,就是一个行业“小锅菜”,就可能使得不增加投入、不增加原材料消耗的背景下,为产业链增长提供1%~10%的新增值。也就是说,如果这个产业链原来有1万亿的产出,由于数字化平台的赋能,使得产业链增加额外增加5~10%,变成10,500亿或者11,000亿,新增的500、1000亿,既是产值也是利润,也是增加值,总之是一个很好的产出的链。但这个链做完以后,你要像消费互联网一样,1000万人,10亿人、50亿人一刀切的模式推开,是不行的。因为汽车产业链有汽车产业链的工业互联网的信息构架,如果到医疗产品的产业链,它的产业链的构架同样是产业链的泛在信息,有各种人工智能分析的信息,这里的结构、内在的含义是完全不同的。也就是说,你在汽车产业链上发明创造的一些数字技术,不一定在医疗体系的产业链能够直截了当的应用。从这个意义上,产业互联网这个菜,是要一锅一锅的炒。100个工业产业链,可能会有100种工业互联网的摆布结构,你不能一刀切,排浪式的推开,这个是工业互联网跟消费互联网的不同点。


产业互联网是在为上千个小企业或者一群龙头企业服务,如果整个的活动过程中,两年、三年对小企业、对龙头企业、毫无帮助、毫无效益,你自己也在烧钱,而别人并没有跟你垄断性市场份额的竞争,大家各管各的。你做汽车,我做化工,你做机电工业,我做手工业、消费品工业,大家行当不同,也不存在过分的竞争。你自己烧了许多本钱,又没有给你服务的企业带来具体的好处,你这个企业是没有生存能力的。就像猪八戒网,它是一个产业互联网,这个产业互联网上现在有5个门类各种各样的企业,如果猪八戒网不能为这5个门类、几十万个企业带来每天看得见摸得着的市场效应、服务效率提高或者各种成本下降的好处,猪八戒网一天都生存不了。所以搞产业互联网的思维模式,要摒弃消费互联网的发展模式,在消费互联网成功的那一套,产业互联网不一定会成功,这方面大家要有认识。


3、产业互联网是一片蓝色的海洋,它的市场空间有多大呢?


有关材料分析,目前全球有60多个、万亿美元级的产业集群,可以和数字化结合,实现数字化转型。根据测算,仅仅在航空、电力、医疗、保健、铁路、油气这5个领域,如果引入数字化平台支持,假设只提高1%的效率,全球在未来的15年中可以预计节约近300亿美元;平均每年产生约200亿美元的效益,如果数字化转型能拓展10%的产业价值空间,每年就可以多创造2000亿美元以上的价值。所以,如果说中国的消费互联网市场目前能够容纳几家万亿级的企业,在产业互联网领域,今后有可能产生或者容纳几十家同等规模的创新企业。这是一个巨大的蓝海,今后的独角兽将主要产生于工业互联网的体系。


最后,黄奇帆还称,新基建的核心体系是产业互联网:现在发生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是人类智能化的革命,这个智能化革命时代,以5G为基础的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包括区块链在内的数字革命,也包括生物工程等等。所有这些,我们不仅是跟进者,我们中国也会是引领者,至少是引领者之一,跟美国、欧洲、日本等等国家一起引领第四次工业革命。


所以这将是人类百年未遇之大变局的一个机遇,人类将从第四次工业革命过程中化解过去几十年积累的欠账坏账,各种各样的要淘汰的东西,走出困境,走上一个新的发展道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国家用新基建来引领、推动第四次工业革命,一定能抓住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战略机遇,在百年未遇之大变局中发挥重大作用。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新基建就是我们时代的风口,而今后二三十年,很多独角兽就将在这个新基建的范围内发生、发育、成长、壮大。而新基建的核心体系,将不再是消费互联网,而是产业互联网,也就是5G引领下的产业互联网。


WWW.10000link.COM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文章来源于新华财经、B2B内参

关注万联网公众号
上一篇:快讯 | 2020食用菌全产业链创新博览会在厦开幕 万联网受邀出席
下一篇:黄奇帆最新演讲:产业互联网的发展模式更像是“小锅菜”
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
的供应链金融创投资讯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