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回顾|《铝锭提货爆雷事件后的冷思考》

万联网 , 毛莉 , 2022-06-23 , 浏览:684

6月21日,万联网微课堂122期由万联网创始人兼执行总裁蔡宇江主持,邀请了上海大学教授、博导、上海大学现代物流研究中心主任储雪俭、中仓登数据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马令海、北京德和衡(深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兼金融业务部主任张春艳等3位嘉宾坐镇万联网视频号直播间共论热点事件,从大宗商品、仓单、法律、企业等视角出发,跟大家分享《铝锭提货爆雷事件后的冷思考》的精彩内容。


近日,广东佛山某国企交割库首先爆出铝锭现货仓单存在“一货多单”、“有单无货”等尴尬境况之后事件迅速发酵,其后市场传闻上海南储、浙江康运、宁波九龙等几个仓库均有重复质押的问题,多家国企资金方卷入其中,这在大宗商品现货领域引发了一场地震,也引起各行业的广泛关注。在我国当下市场、法律和信用环境下,此次万联网直播微课堂邀请来的嘉宾们也分别从专家、律师、平台方参与方角度谈了铝锭提货爆雷事件后的思考,并探讨了应该怎样才能防患于未然,规避此类风险事件再次发生。


01 法律视角


在直播课堂刚开始,万联网创始人兼执行总裁蔡宇江作为主持人开场引出话题,称媒体对铝锭提货爆雷事件的报道也是众说纷纭,有说是重复质押融资,有的说是不是“青岛港事件”的翻版等等。

蔡总首先邀请北京德和衡(深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兼金融业务部主任张春艳律师从法律的角度谈到了她所了解的最新情况。张律师表示,本次铝锭提货爆雷事件不是“重复质押融资”,而是“一货多单”、“有单无货”,货物出卖人将“一货多卖”,也就是常说的“一女多嫁”,是出卖人和仓库相互勾结道德风险导致的。


蔡总接着问道:“在最新的民法典里面也提到了入库单和仓单。入库单不是提取仓储物的必备凭证,也不是可转让权利凭证,法律效力低于仓单。但是从实际业务操作来看,仓单普及率是很低的,那位什么有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对上述提问,张律师表示:入库单和其他入库凭证一样,具有提取货物的属性,但民法典第910条规定“仓单是提取仓储物的凭证”,同时民法典对仓单设定权利或转让权利做出了规定,但没有规定入库单是不是提取仓储物的必备凭证,所以我们认为入库单的法律地位低于仓单。


张律师认为,现在大部分仓库都是凭入库单或是其他收货凭证提取货物,仓库不愿意出具仓单,而造成这种局面主要还是客观上仓库的管理能力有限造成的。虽然我国仓单没有统一格式,但民法典对仓单记载事项是有明确要求的,而对入库单的记载事项没有详细明确的规定。


张律师还称,实际业务操作中的仓库入库单都是很混乱的,甚至都没具体对应到货物。而仓单则需要填写具体的货物(包括品种、数量、质量、包装及其件数和标记)、存储场所、储存期限等等。尽管我国对仓单是不是物权凭证还有争议,但是债权凭证的属性是毋庸置疑的。因此,仓库方往往为了省事、规避责任和义务等原因不愿意出具仓单,而是用入库单、存货单等五花八门的单据替代。


此外,对于主持人蔡总提及的“参与大宗商品现货市场的贸易商如何做好风险防控”问题,张律师则表示,交付作为动产物权设立与转让的生效要件,确定出卖人是否具有货物所有权要重中之重考虑。此次铝锭提货爆雷事件是仓库内部管理缺乏规范,外部缺乏监督多因素造成的。因此,张律师建议大宗商品现货贸易商交易时重点要做到权属溯源、确认交付、交付后货物的跟踪管理。


总体而言,目前仓单普及率很低,既有主观原因也有客观原因;我国现行仓单相关法律并不完善,面对仓单发展的困境,需要以顶层设计的高度,“亡羊补牢”式地加强仓单立法规制。


02 专家视角


“我们都知道,类似‘付了钱没买到货’或‘买到了货’,仓库却无货可提”的风险事件每隔几年就会来一次,而大宗商品现货领域为什么不能亡羊补牢,从根本上杜绝此类风险事件发生呢?”


对于蔡总抛来的疑问,另一位长期研究物流管理和物流供应链金融的嘉宾——上海大学教授、博导、上海大学现代物流研究中心主任储雪俭教授则从专业角度表达了他的看法。


储教授表示,“铝锭提货爆雷事件”本质还是买卖中的风险问题,在不同的时间有不同的表现形式。从上述这个风险事件来看有三个角色:一是作为仓储的监管方,二是资金提供方,三是货物的提供方。这三者构成的供应链里面,反映了交易链和物流监管这两个问题。从交易链讲,目前大宗商品交易有两种形式:一是融资性贸易,另一种就是真实性贸易。“铝锭提货爆雷”这个现象反映了我们国家大宗商品交易当中缺资金融通,是融资性贸易中出现的风险。另外,专业上来看,这次事件的发生还反映了交易中存在物流透明化的问题、交易信息不对称以及道德风险,供应链中的相关方通过隐藏相关信息期望去获取更大的投机利润。


此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中提到“支持数字化第三方物流交付平台建设”。仓单作为一种可以经由物流资产转化而为金融资本的要素,本身可作为较为理想的物流交付工具,在建设现代流通网络的过程中,仓单也是连接实体经济和金融市场的桥梁。


储教授表示,从“铝锭提货爆雷”这个事件来看,主要是信息不对称、信息不一致造成。而《意见》特别提到对数字技术作为市场要素来看待,也就是说把土地、技术、劳动力、数据等作为市场要素进行管控,建立一个统一的社会信用、社会公平竞争、市场准入、产权保护的制度。在这个制度下,我们可以打通仓单、发票、合同、订单等单证,形成业务数据化,把数据变为可交易的资产,让物流可视、交易单证透明。


储教授还称,“一货多单”这种情况,从物流维度看,物流的监管的也非常重要。我们要通过现有技术、区块链等形成云和网的结合,把所有单据透明化,实现可控透明。通过铝锭提货爆雷这个事件,如何形成一个产业供应链物流金融生态,让参与者都能共生、共享新的相互制约的生态,改变对传统融资的模式,把业务的真实交易背景和流程形成封闭的、自偿的交易模式,借统一大市场建设的契机,在铝锭提货爆雷事件这个导火索引导下,形成新的制度、新的管理方法和管理流程。


在提升物流监管能力方面,储教授则表示,交易透明化、监管可视化非常重要。在供应链金融中利用区块链、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建立物流监管品质、提升物流监管能力。储教授还提到,大宗商品货物交易“暴雷”的特点是其价格上涨的时候往往会被隐匿风险引爆点,而一旦市场价格下跌就会屡屡爆雷。因此,可以通过提升交易的透明度、物流监管的可视化来预防或缓释这些风险“暴雷”。


03 基础设施视角


当前仓单最大的问题是复杂,我们不能无所作为的等待立法。在没有仓单法之前,可以先用行业联盟的方式让存货融资包括仓单融资有序地运转起来。


据万联网了解,中仓登作为由行业协会发起成立的公共性服务平台,正在全国推进高标准的可流转仓单。那么,“目前全国性高标准的可流转仓单体系进展如何?这个体系建成后是否就能杜绝类似爆雷问题发生呢?”


对于蔡总的上述提问,中仓登数据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马令海做了相关介绍。马总表示,中仓登是全国可流转仓单体系指定的唯一运营机构,提供行业公共性基础配套服务及组织制定细分品类标准,持续推进体系覆盖范围扩大。中仓登立足于加强仓储企业的行业管理、推动仓单出具与流转的规范化、支撑与促进广大中小企业的仓单融资、仓单转让。自承接全国性可流转仓单体系建设以来,从仓库档案、数字化标识、仓单运营关系公示、仓单信息登记、业务参与主体自律公示、相关服务与能力公示等多个维度,为全国性可流转仓单体系搭建了体系化的公共运行机制。


马总称,中仓登目前在做可流转仓单基础设施的工作,从可信仓库(场景)、可信存货监管、可信电子仓单三个层面提供行业配套服务,纵向通过形成细分品类仓单标准研制,来为存货(仓单)电子化后的流转、融资和产业链应用提供体系化、标准化支持。


马总表示,目前在中仓登系统中,已经有292家企业,建立了2195个仓库档案,其中有1404个仓库是有相关物联网设备,有712个仓库是可以生成电子仓单的,可见实际业务开展中相关企业不是没有开仓单的能力,可能是因为受让方没有明确要求。


同时,中仓登也在践行透明化问题的解决,比如明确仓库的位置,给每一个仓库发包含位置信息的“身份证”,比如仓库适合存放的商品、仓库的库容、仓库的管理方、系统服务方等,都需要体现在仓库档案中。做到应公开的、可公开的相关信息,都进行公示登记,在这个基础上,同时对库内货物的监管行为提供存证工具,为将来司法争议提供相关证据等。让相关各方在交付过程中,将各种行为和数据存证为法律证据,并到中仓登平台进行公示登记,尽最大可能做到信息的公开透明,最大可能的降低“一货多卖”的情况发生。


马总表示,中仓登的准入和认证机制就是充分满足标准的要求,但在实际运营过程中,中仓登也经过了不同阶段。最开始,只有符合中仓登体系标准要求的相关企业才会进入体系,但后来发现满足条件的相关企业和仓单的数量非常少,同时有很多企业并不清楚努力的方向在哪,所以现在中仓登的运营机制是将所有愿意接受整个体系的相关企业都接入体系中,起点是仓库档案建设。


事实上,我国目前还有大量的仓库没有电子仓单系统,但全国可流转仓单运营管理规范中是不接受纸质仓单,只登记电子仓单。马总称,对于没有仓单系统的企业,中仓登接纳他们进入体系,目的就是要把仓库的基本现状呈现出来,同时告诉这些企业努力的方向,为他们推出更多的相关服务和产品,让这些企业也逐步满足规范要求,并争取获取到更多业务机会和合作。


马总还称,在机制上,中仓登的仓库档案是所有业务的基础。不断加持运营关系公示、监管公示,仓单相关信息展示包括将来哪一个仓库、哪个企业在做仓库监管等都会在平台上展示,最终只有符合全国可流转仓单运营管理规范的监管方管理的仓库开出的仓单进入系统,才会生成全国性可流转仓单的编码。所以,在这种模式下,中仓登希望更多形成良好的机制,让越来越多的企业进入到一个有序运转的模式中。同时,中仓登主要是提供行业公共性基础服务,不介入参与具体某一单业务,而是让相关各方在交付过程中,依托进行了存证的监管行为、数据记录作为法律证据,各方业务做的越来越规范。


04 总结



在直播尾声中,储教授、张律师、马总三位嘉宾也分别做了观点总结。张律师称,仓单解决了数据透明化问题就能得到相关方的认可,数据从源头、交易、运输、入库、出库等方面都体现出了真实性,那么仓单的金融属性就会很快得到认可。马总希望市场上符合监管规范的仓库越来越多,希望给这些仓库定个统一名字叫“数字良仓”,希望在这仓库下开出越来越多的可信仓单,在可信仓单的支持下,希望实体经济和相关金融服务都发展的越来越好。储教授则表示,基于数字信任的仓单信用未来会大有可为,仓单信用是建立在数字信任基础上的,即通过可信任的数字化监管品质、监管能力、监管技术和监管协同等来获得。


来源:万联网    作者:毛莉


本文为万联网(www.10000link.com)原创文章,如有异议,请联系我们。文章欢迎各界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万联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关注万联网公众号
上一篇:(无)
下一篇:赵今巍|数字时代变化中的经济秩序之结尾:数字时代经济世界运行的新范式及展望
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
的供应链金融创投资讯

返回
顶部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