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联网 , 毛莉 , 2024-02-06 , 浏览:4783

坊间传言,近期国务院国资委大力整顿虚假贸易其中一个导火索可能就是中林集团债务暴雷事件。为加强对虚假贸易的治理力度,2023年10月13日,国资委印发了《关于规范中央企业贸易业务管理严禁各类虚假贸易的通知》,提出了贸易业务的“十不准”,要求各中央企业要严格按照“十不准”相关要求梳理集团全部贸易业务,规范贸易管理,完善内控制度,坚决清理退出各种类型的虚假贸易;明确了对虚假贸易业务的严厉态度,一经发现要求对直接责任人就地免职并严肃追究责任(详见:

此文件措辞之严厉,详细描述了不准开展的贸易业务,可谓前所未有,也引发了市场的广泛关注与探讨。那么,传说中作为导致“十不准”出台的一个重要诱因,中林集团又是什么来头?本文带您了解一二。

中林集团:首家构成商票实质逾期的央企

2023年11月23日,中国林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林集团”)公告,上海票据交易所披露了关于中林集团下属子公司发生商业承兑汇票逾期的事项,包括中林时代控股有限公司,涉及逾期金额6.92亿元;上海国林鸿港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涉及逾期金额2.40亿元;中国林产品集团有限公司,涉及逾期金额13.25亿元;泉州国林林产品有限责任公司,涉及逾期金额0.60亿元。截至10月31日,上述中林集团子公司票据逾期合计规模为23.17亿元,也成为首家构成商票实质逾期的央企。

根据中林集团发布的《关于子公司未能清偿到期债务的公告》,截至2023年10月31日,集团旗下中林时代控股有限公司、上海国林鸿港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中国林产品集团有限公司、泉州国林林产品有限责任公司4家子公司发生商票逾期,月末逾期余额合计23.17亿元。

中林集团表示,上述债务逾期事项触发“19中林集团MTN002”、“21中林集团MTN001”募集说明书中约定的“交叉保护条款”。同日主承公告,中林集团旗下公司债券“21中林01”拟于12月7日召开持有人会议,审议变更兑付日的议案。原兑付日为2024年10月12日,发行人将该期债券兑付日变更至2023年12月19日。

万联网注意到,在公告披露之前,中林集团的子公司就已发生数次票据逾期。

根据上海票交所披露情况显示,2023年3~8月期间,中国林产品集团曾经有14张商业承兑汇票逾期,累计金额共4.05亿元。据中国林产品集团9月4日公告称,上述票据逾期原因为公司财务人员未及时应答提示付款,以上票据均已结清,公司“承兑票据不存在信用风险”。

但2023年10月以来,中林集团子公司票据逾期规模大幅增加。截至2023年11月末累计逾期金额已达55.91亿元,较10月份公布的票据逾期数据增加了33.74亿元。

债务危机早现端倪,目前已被三峡集团托管

中林集团成立于1984 年,企业注册资本97000万人民币,是林业行业唯一由国务院国资委管理的集营林造林、林产品加工和贸易于一体的大型综合性林业企业,其业务范围主要涵盖森林资源开发与利用、种子苗木培育、木材及林产品贸易、生态旅游、林业产业配套服务等业务。

据官网介绍,中林集团目前在全球经营企业224家,综合实力位居全球林业企业前列,在重庆、广东、广西、福建、贵州、陕西、江西、湖南、安徽、山西、四川、内蒙古、云南、浙江等十五个省市自治区规划国储林近2亿亩,目前已完成意向签约超1亿亩。

事实上,中林集团近年风波不断,出现债务危机也早现端倪。

2021年8月,中林集团总会计师曹军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资委纪检监察组宣布接受调查。

3个月后,中林集团董事长宋权礼被免职;2022年8月,中林集团原总经理林展、党委巡视组原副组长杨光双双被查。

2023年3月,中林集团一级子公司中国林产品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旭被查。2023年5月,中林集团董事长宋权礼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接受调查。

2023年9月28日,中林集团发布公告,称即日起中林集团由三峡集团托管,并表示目前公司生产经营正常、债券兑付正常。同日晚间,中林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永安林业也同步披露了其间接控股股东被托管的事项。永安林业表示,“该事项目前不会导致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不涉及公司重大资产重组,也不会影响公司正常生产经营活动。” 10月11日,中林集团旗下另一上市公司中江种业亦发布了同样的公告信息。

中林集团由三峡集团托管,这种情况在央企中较为少见,也引发了市场的广泛关注。

公开信息显示,三峡集团是由国务院国资委直接管理的央企集团,不过从综合实力来看,三峡集团更胜一筹。2022年,中林集团的总资产为2101亿元,而三峡集团的总资产为12687亿元,是中林集团的6倍。据了解,三峡集团缘起于1993年的三峡工程,现如今历经30年发展,该集团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水电开发运营企业和中国领先的清洁能源集团,成为国务院国资委确定的首批创建世界一流示范企业之一,旗下有长江电力、三峡能源和湖北能源三家上市公司,其中长江电力和三峡能源市值均超千亿元。

2023年11月9日,中林集团公告披露,原董事长宋权礼因受贿被逮捕,该案目前还在进一步办理中。

2023年11月21日,中林集团发布《关于公司债券停牌的公告》,称因重大事项存在不确定性,其所发行的债券停牌。

资本结构恶化,资金使用存在违规

时光倒流至几年前,中林集团还曾是最知名的央企高收益债的代表。作为国务院国资委直接管理的一级央企,中林集团拥有着和地位完全不匹配的高收益,在市场上散发出诱人的光芒。而到了2023年9月,经国务院批准,中林集团被三峡集团托管。

那么,中林集团是如何从林业部设立的央企一步步踏入高收益债的漩涡?

从业务范围来看,中林集团主要从事林业及相关产业贸易业务,其中林业板块规模较小,公司利润主要来自于利润水平较低的林产品贸易,公司总体的销售毛利率长期维持在4%左右。2020年以来,中林集团由于坏账计提信用减值损失,在扣除少数股东损益之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持续为负,已呈现连年亏损。

中林集团的林业资源以海外采购为主,近年来公司积极加大上游海外林业资源收购,同时在物流方面投资自有港口,包括参与收购重组江苏如皋港、新民洲港和宿迁港等。上述投资举措有利于建立一体化经营模式,降低经营成本,但也导致资金沉淀于港口、林地等长期资产。

此外,中林集团介入熔盛重工重组项目但进度未达预期。2022年12月,熔盛重工重组项目终止,中林集团账面应收承债本息约41亿元,未来回收情况有赖于重组项目重启进展。总体来看,中林集团投资项目相较自身体量而言规模较大、周期较长、未来回收状况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在加剧资金占用的同时还面临损失风险。

从债务的角度来看,中林集团的积极扩张导致债务规模增加的同时期限结构也呈现短期化,公司出现短债长投问题,资本结构有待改善。

图源:中林集团2022年年报

中林集团披露财务数据显示,2022年,该公司实现营收约2050.6亿元,净利润约5.1亿元;2022年末,中林集团短期借款、应付票据和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分别为128.77亿元、108.53亿元和49.29亿元,长期借款和应付债券则为136.59亿元和1.38亿元,短期偿债压力较大。2023年前三季度财务报表显示,截至2023年9月末,中林集团总营收1161.15亿元,归母净利润亏损3.84亿元,公司资产总额2285.48亿元,其中:货币资金142.35亿元、应收账款473.4亿元,负债总额1567.48亿元,其中短期借款491.3亿元、应付票据269.2亿元、长期借款340.98亿元、应付债券13.44亿元,公司面临的资金压力较大。

从债券发行情况来看,2021年下半年以来除10亿元“21中林01”之外其余境内债券均为一年期以下,公司融资环境呈现一定程度的收紧态势。中林集团这让人惊讶的负债结构,应收账款、预付款项、其他应收款数字背后的压力让其不堪重负。

从现金流方面来看,中林的经营模式也更是让人叹为观止。连续14年的经营活动净现金流为负,而筹资活动现金流却持续为正。这似乎在告诉我们,中林一直在努力筹措资金,以维持这个庞大商业帝国的运转。

图源:中林集团:2022年年报

中林集团2022年收入虽然高达2050亿元,林业收入却仅有23.24亿元,仅占主营业务收入总额的1.13%;贸易业务收入却占比高达93%,而毛利率却微薄得可怜。原来,它并不是一个我们所想象的林业巨头,而是一个在贸易浪潮中努力求生的企业。

从中林集团过往财务数据来看,所有者权益和利润表上的数字也表达了中林的困境,看似光鲜亮丽的收入背后是微薄的利润和沉重的负债。而且这家公司,在经营模式上还利用央企的负债补贴上下游企业,自己每年承担着高达40%的利息支出。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从最近6年的经营成果来看,少数股东权益占比竟然从45%逐步增长至77%,占公司净利润的比重从60%飙升到119%。

另外,在公司治理方面,中林集团在资金使用上也存在诸多违规之处。

根据国家审计署2018年对中林集团的审计结果显示:2014年,中林集团评估报告审核中未能发现漏评3.2亿元的资本性支出事项,批准所属林产品公司依据评估金额出资10.66亿元对外收购股权。2016年,其所属的中国林产品公司在无贸易背景下,通过开立信用证、银行承兑汇票等方式,让10家外部企业轻易获取了12.38亿元的银行资金;更为震惊的是,2014至2016年间,中国林产品公司等5家企业以预付货款、股东借款等名目,违规向外部企业出借了8.21亿元,至审计时仍有1.14亿元无法收回。

财务管理和会计核算方面,2016年,中林集团所属林产品公司在编制合并财务报表时虚增关联交易金额,少计收入、成本各77.96亿元。2016年,所属中林森旅控股虚构业务为外部单位虚开发票,多计收入232.34万元。

国资委巡视组于2020年6月对中林集团进行巡视时,再次强调了其存在资金占用等问题,并提出针对自身发展定位、重难点问题,开展“坚守主责主业”、“降杠杆减负债”等5个方面专项整改。中林集团随后在2021年4月发布了整改通报,根据整改通报披露,公司下属企业贸易类业务、与混合所有制民营股东方及其关联业务往来、预付应收款项未及时结算,导致公司存在资金占用问题,也加剧了公司的坏账风险。截至2022年末,中林集团应收账款、预付款项和其他应收款的规模分别为315.47亿元、360.15亿元和70.46亿元,分别占资产总额的29.51%、33.69%和6.59%。

据2018年的《国资报告》数据显示,中林集团在2013至2018年间,与众多地方国企、民企、外企、机构携手合作,共同创立了78家混合所有制企业,成功吸引了94亿元的民营和其他社会资本,这些混合所有制企业在整个集团中所占比例超过了6成。

2018年,少数股东的权益在中林集团中占比为45.5%,有息负债为595亿元,利息支出达到27.4亿元,上下游企业对资金的占用为517亿元,无形资产为145亿元。但仅仅过去四年,到2022年,少数股东的权益占比已激增至77%,有息负债翻了一番达到1227亿元,利息支出增至41.31亿元,上下游企业对资金的占用更是翻倍至1145亿元,无形资产也增至314亿元。尽管如此,中林集团在这几年间还是成功吸引了152亿元的民营和其他社会资本。

从上述数据中我们不难看出,尽管中林集团曾尝试进行整改,但其经营的核心问题并未得到真正地解决,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到了2023年,中林集团旗下子公司商票出现大规模实质逾期,最终走上了被托管的道路。

中林集团被谁掏空?

作为我国林业行业的唯一一家中央企业,中林集团本应是前景广阔、大有可为。然而,过去一段时间,由于盲目追求规模快速扩张,中林集团将更多精力放在木材贸易端,寄望于短贷长投,导致资产负债率持续攀升,企业发展陷入困境。

林业投资大、回报周期长,是一个需要历史耐心的行业。中林集团底子薄、注册资本金少,但又追求速度规模,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从资产端获取资本,而是从贸易端获取资金进行“短贷长投”,导致资金沉淀为港口、林地资产,在“快速做大”的同时企业现金流压力不断加剧。

从过往财务报表层面来看,中林集团的资产来源主要来自债务融资、少数股东权益增加以及林地入账这三部分,其中资产的一半又流向了应收、预付类科目(贸易业务多导致也可理解,但应收、预付端对象存有丝丝联系),形成的实际林业资产不到20%,公司呈现“债务实、资产虚”的状况

贸易是我国经济活动重要组成部分,但背离商业实质的虚假贸易不仅干扰了正常的经济秩序和金融市场,而且也导致了其作为一个央企国有资产的损失。在管理失控或管理层与他人共谋的时刻,掏空中林集团资产的手段也远超财务报表所能揭露的范畴。

结合历年财报披露情况来看,其掏空资产的方式主要有:

一、高价收购,让商誉、无形资产与自己的资产规模一同膨胀。

以中林集团子公司中国林产品公司为例,2014年豪掷10.66亿元重组如皋港务,获得35%股权。两位同姓但关系成谜的股东黄飞、黄成通过江苏金海岸、香港金海岸两家公司持有剩余股份,并与中国林产品公司签下一纸一致行动协议,将中国林产品公司并入麾下。法律意见书在并购重组中明确核查:江苏金海岸与香港金海岸并无关联关系,而黄飞和黄成之间更无亲属关系。


图源:中林集团2022年年报

二、逐年对借款、应收账款等进行坏账准备减记,让财务状况愈发扑朔迷离。

根据中林集团年报显示,中林集团的预付、应收端关联对象关联较多,多家公司与中林集团之间存在着关联关系,资产真实性也存疑。这些关系,或许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但在报表上,却又是隐蔽而难以察觉。

图源:中林集团:2022年年报

2022年年报显示,富来森系、繁昌系、胡凌峰系,这些名字背后的企业,竟然合计欠款达到了惊人的120亿元。

而从年报披露以及相关企业的工商信息关联来看:富来森系的企业,包括富来森资源有限公司、杭州西格玛贸易有限公司、上海恒冠新材料有限公司,他们合计欠款11.6亿元。而中林集团2022年年报显示,单项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中,上海恒冠有2笔,合计8.4亿元;富来森集团有一笔,3.5亿元。繁昌系的企业,包括上海繁昌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上海煜昇实业有限公司、上海的圣实业有限公司。2022年末,繁昌系企业的欠款达到了惊人的61.3亿元。胡凌峰系的企业,包括上海置言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上海莉能实业有限公司和上海隽能实业有限公司。2022年末,胡凌峰系企业的欠款也高达46.8亿元。

上述这些企业之间的关联关系,早已成为中林集团资金流失的罪魁祸首。而这些被披露出来的公司,也仅仅只是整个中林集团千亿坏账中的冰山一角。

资料来源:Wind

同时,根据Wind梳理2015年-2020年期间的财务数据也发现:中林集团的预付账款的预付产品主要为木材、煤炭,占比分别为70%、20%,而从2017年开始预付账款涨势异常凶猛,每年增幅在100亿元左右。而按公开披露的资料,是因为中国林产品、中国林产工业、中林实业控股等加大了采购力度。

从2017年突增开始,中林集团前五大预付款对象中可分两类,一类是“异军突起”,预付数额超过10亿元,如上海中鸿燃料、江苏江盛燃料物资、江苏首佳能源(穿透股权看,均为在江苏的民营私企);另一类是多次位列前五名的,如江苏新民洲贸易、上海莉能实业、上海弘昀国际贸易(穿透股权看,均为在江苏或上海的民营私企)以及穆棱经开基建有限公司;另外2019年出现在预付前五名的上海奔隆实业有限公司于2020年7月经营状态已变为注销。

巨额预付,且对手方公司并不是很知名企业,显然这有些违背正常商业逻辑。如果说这是正常贸易而没有一点弄虚作假,谁信呢?

事实上,通过企查查对上述几家预付款对象的股权梳理,也佐证了这些关联交易的猫腻。例如,2018年位列预付账款第一位的中鸿燃料,在2017年及其以前为中林集团重要参股公司(中国林业集团50%+江苏金海岸投资建设发展有限公司50%),现转变为民营私企;江苏金海岸投资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为集团并表子公司如皋港务集团的股东之一,亦是中林集团的一致行动人,也是预付端对象江苏江盛燃料物资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而穆棱经济开发区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为中林实业控股有限公司(中国林业的全资子公司)的合营方,共同投资了穆棱信达资产运营管理有限公司。

根据以上对预付、应收账款的资质判断(数额巨大、财务透明度弱,潜在治理风险极高),因此这一块偿还债务的可能性存疑。

总之,通过贸易起量,目前两千亿营收的央企中林集团却利润微薄,内生现金流差,债务高举且形成的有效林业资产很少,应收和预付不仅每年大额稳增,其中关系也是说不清、道不明,民营关联方身影较多,资产存在较大的潜在治理风险。

而中林集团到底还有多少资金是被民营企业非法占用?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一定是一个需要国资委、审计署、三峡集团凭借明细会计分录账目一一核实的重大问题。

债务高举却没有形成有效资产,中林集团巨额短债下面对的流动性压力可想而知。不过,被三峡集团托管后,叠加当下化债利好行情,面临短期还债压力的中林集团或许可以松口气了。

来源:万联网,相关数据源于中林集团财报、公告以及新世纪债券评级等

“十不准”下国企供应链公司合规应对与增量转型实战课程

核心话题

1.如何记账、签合同、商务洽谈、运营,才经得起审计的问询?

2.如何实质控货,怎么做才算“到位”?

3.如果真实业务场景中只能原地货转或直发怎么办?

4.要深入产业、做强主业,但怎么选品?

5.供应商、客户怎么准入?是不是必须有一端与工厂贸易?

6.怎样插入原有链条才算“必要”?

7.如何立足本地实际、本地特色产业厘清发展主线?

8.如何避免掉进别人设计的融资性贸易、循环贸易骗局?

9.如何建立内控体系?

10.团队人员严重不足,如何高质量实现那么多目标?

11.如何与民企合作,快速解决问题?

12.别家供应链公司是怎么把业务做合规的?

本文为万联网(www.10000link.com)原创文章,如有异议,请联系我们。文章欢迎各界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万联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相关新闻

返回
顶部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微信扫一扫